月收數十萬只是神話!從業公關揭密酒店真面目 上班1天自賠破千不為人知隱形成本

2021-01-13 09:10

? 人氣

更麻煩的是性病,Y說很多客人習慣不戴套、多重性行為導致公關風險,一些按摩店的衛生條件坦白說也不好,即便公關知道自己有無套性交而陷入焦慮也很難去做性病篩檢,怕嚴重點就不能喝酒、不能工作,甚至有些醫檢師看不起酒店小姐、婦科會多問身心狀況,想到看病就想逃。性侵更是常見對酒店小姐的犯罪,但去法院告也不一定贏,吳俊志說:「可能風險更高,漫長過程、傷心傷錢、開庭還要被羞辱。」莉亞則說小姐最常感受到法官的不友善在:「你做這行業不知道嗎?不知道風險還要來唉?」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長期高壓工作環境下,蛹說也常有酒店公關自殺、情緒勞動一直累積會生病的,Y也說不少公關會對客人、兄弟、經紀人有情感依附,若是被拋棄,就連工作、生活都無法維持,加上有些公關入行前身心狀態就不是很平穩、入行後容易變得更嚴重,「每隔幾個月都會死人,有人掉下來。」

20200505-疫情專題、酒店、林森北路、酒與妹仔的日常(陳品佑攝)
長期高壓工作環境下,常有酒店公關自殺、情緒勞動一直累積會生病的,加上有些公關入行前身心狀態就不是很平穩、入行後容易變得更嚴重,「每隔幾個月都會死人,有人掉下來。」(資料照,陳品佑攝)

至於過勞死與猝死,莉亞說酒店小姐年紀多半在18–40歲,要發生很難、會發生多半是中年轉向茶室工作以後,Y則說比較常聽到是做傳播被約去「藥趴」在新型毒品咖啡包、糖果包作用下猝死,但無論狀況如何,酒店小姐的職業災害是難以被認定的。

律師吳俊志說,酒店業最困難的就是目前尚無法定義何謂「職災」,工廠作業員手被機器軋斷顯然是職災,但政府部門並沒有定義對酒店的職災、沒有勞保職災給付雇主也不會理──雖然目前過勞死、精神疾病在其他行業會被認定是職災,酒店沒有,若是不間斷上班導致身體傷害、酒精中毒、精神疾病,能否跟工作相連結是個問號。有些去「藥店」的公關也會認為自己用藥後果是職災,但蛹說困難在於用藥是犯法的、要如何界定很難。

職業災害的輕忽,從店家就開始了。就喝酒傷身這點,莉亞說平時就會遇到店家行政說「你要想辦法讓自己不喝酒」,蛹則說很多行政沒考量到每個公關跟客人互動方式不同,有些可以不喝酒就拿到業績、有些人不喝酒連檯都上不了,有些公關長得柔弱會被客人擋酒、有些長相卻是讓客人一看到就喊「來!喝」──「以前酒店會特別注意公關是否喝醉、在包廂看來微醉會把你抽出來,但現在喝醉,管你去死。」Y說。

即便終於撐不下去、想離開了,也未必走得了。經紀人Y說酒店是周薪制、這周賺的錢要下周才能拿到,但如果是最後一檔,有些經紀人不是已讀不回、就是開始跟小姐清算之前欠多少錢,這些口頭上的名目難以訂出明細,就算為了欠薪去報警也沒人理,更麻煩的是一些迫於生活的小姐會跟店家簽本票借錢救急、借5萬卻簽了30萬。

在勒令停業狀況持續下,不少八大行業工作者選擇退租出走「林森北路」。(林瑞慶攝)
職業災害的輕忽,從店家就開始了,即便終於撐不下去、想離開了,也未必走得了(資料照,林瑞慶攝)

律師吳俊志說,雖然這契約顯然有問題,但本票不管契約、只是執行的工具,此外酒店小姐跟經紀人之間是否為雇傭關係也是問號,沒有小姐真的會為欠薪去打官司。多數公關都無法處理這筆債務也要不回薪水,莉亞直說整個過程就是「累,又傷心,又徒勞無功」。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