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收數十萬只是神話!從業公關揭密酒店真面目 上班1天自賠破千不為人知隱形成本

2021-01-13 09:10

? 人氣

「如果不能正視這些問題,酒店公關就永遠只能躲躲藏藏,有賺到錢就安靜、其他就自己小心點…」

一切酒店工作會碰到的問題,經紀人Y說大部份還是用「喬」來解決,看是跟店家喬、跟經紀喬,欠薪問題也有一些小姐會選擇找兄弟圍事,但找兄弟圍事要花錢、薪水不一定拿得回來,甚至有兄弟會直接掏錢給小姐、等於又欠人情,非紅牌的小姐總是勢單力薄、難以跟整個店家經紀體系對抗,而「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的出現,便是希望提供公關們一個不同的解決管道。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蛹自認「同溫層」比較厚,可以放心跟朋友說自己在做酒店、碰到問題也可以求救,但多數酒店公關迫於社會眼光無法說出身份、多數朋友就只有其他公關跟行政,碰到事情無法尋求業界以外的管道、被苛扣薪水就只能問姐妹怎麼辦,因此組織工會的用意,是希望酒店公關能多一個選項,至少是有制度、能被社會承認的一個選項。

律師吳俊志說,會協助工會是因2020年疫情看到酒店被強制停業、看見工會前身「酒與妹仔的日常」發文而思考自己能做什麼,多數律師成長背景優渥、一路順風、就算接到酒店公關的案子也不見得有耐心,吳俊志身為律師想做的,就是填補法律上的一塊死角──例如本票問題,沒有一個人會用10萬元律師費去處理一個10萬元的本票債務,一般民間法規也很難處理不對等契約與本票問題,很多狀況不是法律人能想像的:「法律人很常主張自己權利被侵害要救濟,但事實上,遇到的人不一定會提救濟、或救濟成本真的不划算……」

20210112-酒店組工會專題配圖,林森北路,鋼琴酒吧,八大行業,條通,霓虹燈。(顏麟宇攝)
在律師吳俊志看來,法律人很難理解貧困者的生活、很常主張自己權利被侵害要救濟,但事實上,遇到的人不一定會提救濟、或救濟成本真的不划算(資料照,顏麟宇攝)

目前工會雖然還有很多行政流程在跑,談起首要目標,蛹說主要是先確立勞僱關係、推動店家、經紀人跟小姐之間明確的定型化契約,律師吳俊志則說困難在於店家跟經紀人能否接受,如果對方不願意、工會單方面喊也沒用,只能持續增加會員人數、增加跟店家談判的實力。

增加資訊流通也是重要工作,包括店家該給多少錢、哪些資訊是真的、哪裡可以做健康檢查與性病篩檢、彼此心理經驗的分享,蛹說目前工會已有心理諮商、對酒店友善的檢驗所、還有律師可以做法律諮詢,Y則說酒店小姐最需要的就是實際資源,包括小孩無法好好照顧該怎麼社工、碰到家暴怎麼搬家、租屋碰到歧視怎麼辦、被經紀人欠薪怎麼辦,一項項都是必要資源。

「這行業因為封閉,互相剝削情況很嚴重,經紀人如果沒遇到好的機會、好的投資就必須剝削小姐才能獲益,被剝削的公關也可能做額外冒險、噱客人的錢或去詐騙,這樣大家互相捅來捅去、出事情無法透過法律跟正當途徑解決,人就是被綁在那邊。」Y說首要想推廣的,還是協助酒店小姐解決眼前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