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堅強死囚!受冤坐牢32年「牙齦整排膿包、腳長滿瘤」 律師道出他畢生堅持一件事

2020-11-26 09:00

? 人氣

死者陸正家屬亦遭錯誤答案「二度傷害」 律師盼平反冤案搶救失控司法:這是台隨時會出軌的列車,誰都可能搭上

同樣成為司法犧牲者的,在律師們看來不只邱和順,還有陸正家屬。雖然郭皓仁看似在一個與陸正家屬對立的位置、是被告邱和順律師,他仍說:「我對被害人家屬有很深的同情。」犯罪被害人只能靠國家幫忙調查真相,但當一個冤案形成,對被告、被害人來說都是傷害。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你錯誤告訴他凶手是誰,讓他參與他可能不應該參與的程序,讓他對不是真相的『真相』深信不已,過了10年20年再告訴他,抱歉,我們查錯了,凶手是誰不知道──我如果是被害人家屬一定無法接受,我可以體會陸家的心情。」郭皓仁說,尤伯祥也同意:「一個冤案的發生,兩邊都是被害人,唯一加害人是國家……犯罪被害人跟家屬,他已被犯罪傷害一次,沒有給他一個正確的回答、給他錯的回答說這人犯了罪,這是二度傷害。」

20201115-專訪邱和順案義務律師團成員尤伯祥。(陳品佑攝)
「一個冤案的發生,兩邊都是被害人,唯一加害人是國家……犯罪被害人跟家屬,他已被犯罪傷害一次,沒有給他一個正確的回答、給他錯的回答說這人犯了罪,這是二度傷害。」律師尤伯祥說(陳品佑攝)

郭皓仁印象極深的,是邱和順被警察刑求、用家人見面威脅邱和順與被告吳淑貞下跪後,陸正父親陸晉德在警局看到的那一幕下跪道歉,那一跪讓陸晉德始終深信邱和順就是凶手。尤伯祥說,當時陸晉德質問邱和順是怎麼「盯上」陸正的,邱和順說因為那孩子當天坐家裡的車到學校、覺得他家有錢,陸晉德當場傻眼,根本亂講。

身為父親,怎麼可能不記得孩子失蹤前的最後身影?陸晉德當場駁斥說陸正那天是搭公車上學的,邱和順講的話明顯曝露對真實案情的無知,即便如此,陸晉德還是深信邱和順是凶手,甚至在1989年新竹發現古井男童屍體命案、與陸正特徵高度相符,陸晉德也是拒絕去認屍,他深信司法給的答案,直到今日。

郭皓仁心裡明白,一次次試圖替邱和順平反、反駁案情裡的瑕疵,在承受錯誤的其實都是陸正家屬,否認邱和順犯罪這事形同精神攻擊。儘管如此,郭皓仁依然希望邱和順案能有平反的一日,這已不只是為了邱和順,而是為了台灣司法:「一個冤案代表的是司法問題的具現化,司法問題就在那裡面,而冤案平反,就代表司法進步。」

據2019年統計,地方法院一審民事案件就有256萬件、刑事46萬,郭皓仁探問:「如果這麼重大的案子,兩條人命、10幾次死刑都可以辦得這麼草率,你覺得他對我們這些市井小民的小案子會多嚴謹呢?」當邱和順案還在司法裡,就證明司法是隨時會出軌的列車、修了32年還沒修好,包括過度重視自白、不重視科學證據、濫用自由心證,而這班列車,每個台灣人都有機會搭上。

為了修好司法這列車,邱和順案義務律師團也提出3釋憲案,包括上銬取供、院檢壟斷鑑定、法官「洗證據」等問題。尤伯祥坦言,每次救援失敗都會讓他很沮喪,包括2020年4月份民間終於用上最終手段、請求總統蔡英文特赦邱和順、卻遭「已讀不回」,現有的唯一可能解套就在大法官手上了,但申請釋憲以來也過了3年,無消無息,接下來能盼望的,還有社會大眾對邱和順的支持。

在郭皓仁看來,邱和順之所以能堅持到今日,很大一部份來自數以百計給他寫信、去看守所探視他的志工,而在尤伯祥看來,社會大眾的支持,更是冤案的唯一救命線──若是單純靠律師寫冤案再審申請狀,對法院來說這狀子跟其他數以萬計請求再審的狀子其實沒什麼不同,但如果社會大眾都認為有問題,自然也可能影響到法官,而非輕易駁回。

202001105-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團體5日召開「海旺天光,邱和順被遺忘的32年特展開幕茶會暨記者會」。(顏麟宇攝)
若是單純靠律師寫冤案再審申請狀,對法院來說這狀子跟其他數以萬字請求再審的其實沒什麼不同,但如果社會大眾都認為有問題,自然也可能影響到法官,而非輕易駁回(資料照,攝於「海旺天光:邱和順被遺忘的32年」特展/顏麟宇攝)

「回到最根本的問題,冤案對整個社會國家都是道德上的負擔,這看起來好像是法官做的判決,其實是整個社會大眾做的判決,因為法官是用我們賦予他的權力去判案的。」尤伯祥最後如此提醒。

當一個人活生生被失控司法列車輾過、壓在下面32年,誰能無動於衷?邱和順一天離不開監牢,律師們就一天離不開這案子,同時離不開的或許還有「我們」,當司法重重輾來,一切都不只是靠「堅強」可以撐過的了。

了解更多邱和順案情與現況,請參考「我是邱和順」臉書粉絲專頁救援特赦連署網頁(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