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春鴻觀點:殘疾人有尊嚴,你我才有尊嚴

2020-10-24 05:50

? 人氣

作者認為台灣社會面臨高齡化、少子化等問題,需要有一個開放的移民、移工政策來應對。(資料照,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台灣社會面臨高齡化、少子化等問題,需要有一個開放的移民、移工政策來應對。(資料照,盧逸峰攝)

印尼要求雇主負擔移工安置費,引發雇主不滿。台灣國際勞工暨雇主和諧促進協會21日到「駐台北印尼經濟貿易代表處」表達抗議。對此,勞動部說,已持續透過外交管道表達我方立場,盼相關規定適用能兼顧我國雇主權益跟移工工作機會。雇主協會則說:「勞動部不顧僱主一直以來的陳情;政府也遲遲不願意修改外勞制度;而印尼不顧台灣、香港、新加坡等國的抗議及他們想出國工作的人民,仍舊一意孤行。印尼政府還有顧到他們勞工的權利,而我們台灣呢?顧到人民了嗎?」

據悉,印尼7月底釋出訊息指稱,明年1月起將要求移工輸入國雇主負擔移工來台費用,包含往來機票、護照、簽證費用及仲介服務費等,大約7-10萬元。這些費用過去都是由移工向兩國的仲介公司借貸,也就是費用由移工負擔,大約7000元美金。這筆錢由仲介公司先墊,俟移工在台上工之後,再逐月從雇主給的薪資扣除攤還。如果新制改為由雇主一筆支付,不但造成雇主的負擔,仲介公司也拿不到他們說的包括移工職前訓練、在職期間雇傭之間糾紛協調等服務費;此外,近年來,台灣移工逃逸的現象越來越嚴重,雇主最擔心的是一筆付出7-10萬元,如果移工跑掉了,政府查緝「黑工」不力,這筆錢要向誰討索?

表面功夫、冰山崩壞的長照政策敲下警鐘

根據勞動部的調查,截至今年八月,全台灣產業與社福移工人數合計有699,154 人;其中社福移工,主要是看護外勞;截至今年5月底,全台外籍看護約25萬人,主要來自印尼。因為各種制度的缺失,以及台灣對外勞管理監督的不力,目前從工作地點逃逸的外勞有5萬人之譜,他們成為「黑工」在台灣四處藏匿打工,形成極嚴重的社會問題。家中外勞逃逸的雇主,殘疾家人頓時失去照顧人力,全家不知所措,這個「長照缺口」已經成為台灣民間重大的災難。

我的友人聘用的看護移工逃逸,因為糾紛到法院提告,豈知遇到的法警和檢察官都跟他說:「我們家的也逃了!」可見看護移工不告而別,在台灣已司空見慣。台灣有很多的人權團體為移工的權益請命,但是雇主方的權益不但政府的政策不健全,民意代表插手外勞引進的仲介業務,每年牟得數億的利益,社會上只見為移工權益維權,不見為雇主以及殘疾家人請命。這次,「台灣國際勞工暨雇主和諧促進協會」對應印尼要求移工輸入國雇主負擔移工來台費用而挺身抗議,雖然人數不多,但卻為台灣長照政策多年來只做表面功夫,冰山崩壞的長照敲下警鐘。

只有三分鐘的憐憫,瞬間就「眼不見為淨」

殘疾人指得不是別人,他是你現在的親友;也是未來得你我。殘疾人就像少數族裔的一員一樣,要受到特殊對待。但是人們可以體驗到這種待遇而不會感到被迫將殘障或少數群體低一等的地位,視為特殊個人身份的一部分,因為,這在實際意義上是一種對現在仍然康健的自己以及家人的重視。通常,將殘障身份歸屬於某人,就像將種族身份歸屬於某人一樣,部分地是作為各種歧視,貶低或有辱人格的待遇的對象,並成為政策施捨的表面作為,比如為希缺的殘障福利提供藉口。對於那些可以立即觀察到損傷的人,以及那些身體損傷被隱藏但由於外表暫時改變而容易受到暴露和嘲笑的人,例如對於在公共場所癲癇發作的病人;臥病在床、失智老人,必須被24小時監看照顧的殘疾人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實質長期的照顧與補貼。

喜歡這篇文章嗎?

鄭春鴻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