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最大受害者》德國性工作者獲准重新接客:我們的職業對社會有意義!

2020-09-13 13:30

? 人氣

她們是受新冠危機打擊最大的群體之一:性工作者。整整半年時間裡,性服務業遭禁。現在,她們重被允許接客。

至少妓女克萊(Stephanie Klee)尚未失去幽默感。在被問及她多大歲數時,她笑答:「不啦,這我不告訴您,您也知道,所有妓女都說謊。」真實情況是:克萊58歲。作為聯邦性服務聯合會創始人和董事,克萊代表了德國男女性工作者。談及政府的相關限制措施,她依舊十分惱怒:「新冠時期,政界輕慢我們,有意忽視我們,根本不顧我們死活!其實,我們至少和理髮師一樣,對社會生活具有系統性意義。」

明斯特(Münster)高等行政法院好歹推翻了人口最多的北萊茵-西發利亞(Nordrhein-Westfalen)邦政府的性服務禁令;在其它多數邦,性工作者們也被重新允許接客。克萊指出,遭禁期間,很多性工作者沒有收入來源,不得不借款度日,尤其是來自東歐的女性相當絕望。她說,「她們在這裡部分交稅,卻因是外國人,現在連基本生活保障金都得不到。」

新冠疫情期間 德國漢堡性工作者走上街頭抗議營業禁令(攝於2020年7月28日)

新冠受害方

要是開列一份新冠危機的最大受害群體名單,性工作者肯定上榜。3月16日,聯邦各州下令禁止所有性工作行業。無論是妓院、街頭接客還是桑那俱樂部,一夜之間統統關門。在位於科隆的歐洲最大妓院——帕莎(Pascha)提供性服務的東歐女性匆匆返回家鄉,

不過,其他妓女則繼續提供性服務——網上、非法、並常常不採取任何保護措施。

畢竟,人世間這一最古老職業根本就不能如此輕易被禁。克萊回憶說,她和其他同仁在妓院會商在新冠時期該有怎樣的性服務時,電話鈴聲不斷、亦總有人敲門。她指出,「男人們一再試圖保持聯繫,即便只為聊聊天。」

整個行業遭遇了同許多酒吧和餐館一樣的生存危機。不僅是帕莎瀕臨破產。克萊憂心忡忡,指出,很多妓院無法生存下去,因為負債累累,而且,主顧們肯定不會全部再現。她強調,妓院是一方面,但將來,面對新冠、保持間距、戴口罩義務,性服務該是什麼樣子?她嘴角顯出一絲笑意,說,「我們將更多些創意,重拾此前迴避或遺忘的那些性實踐。少一些機械動作。」

禁令無效

人們可以像克萊那樣,爭取性服務工作的合法地位。20年前,她上訴成功,得到薪水,從而為性工作被承認為一項職業鋪平了道路。人們也可以像人權組織和政界人士那樣,痛斥性剝削和強姦現象,譴責性工作,嘗試予以禁止。或者,人們可以像羅森巴赫那樣對性工作採取務實態度。她指出,「禁止無助於我們,新冠表明了這一點。賣淫現象仍在繼續。現在,性工作者們又可以掙到自己的錢了,重新回到合法狀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