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玉秀觀點:蔡英文和習近平一樣

2020-07-04 06:50

? 人氣

民進黨可不可以和他們的總統好好確認一下,到底無罪率低是人民討厭的,還是檢察官討厭的?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需要澄清的無罪率問題

到底所謂的無罪率高是甚麼意思?實證資料顯示,陪審團的定罪率比職業法官制的定罪率低,因為職業法官和檢察官經常面對犯罪人,而且因為他們的職業倫理要求比較嚴謹地面對社會交往關係,如果沒有特別自我警惕,難免淪於生活經驗貧乏、視野狹隘,對被告容易有系統性的歧視。前不久殺警犯鄭再由遭判無罪,引起一股由檢察官鼓動的社會騷動,有些名嘴附和的假精神病患說,就是一種系統性歧視的現象。因為命案發生時,被害人是一個年輕盡責孝順的警察,而殺人犯在媒體的形象,是一個高壯、衝動、粗魯、敵視警察的工人。媒體的喧嘩弄成好像整個社會都高度不滿,連掌握最高行政權的法律人總統、行政院長都做出錯誤的政治判斷,瞬間理盲到對一個有著悲慘生命故事、沒有被社會安全網接住的人,表達極為不適當又傷害司法的言論。

反觀陪審員來自社會各個階層、各種生活背景、不同專業領域,所有陪審員加起來的生命經驗比個別法官和檢察官豐富,而且因為一輩子擔任陪審員的次數不會太多,不至於產生慣性疲乏,面對事實真相和被告,可以期待有比較寬廣、比較準確的觀照和解讀能力。比起獨任或三五人合議的職業法官,可以期待更有能力監督證據的檢驗程序,更容易看穿檢察官所提出證據的狹隘和偏執。而其中還有一個重要的心理因素,會加強監督效果。陪審員會擔心草率的證據有一天會用到自己身上,法官和檢察官比較不會擔心自己可能站在法庭的被告席。對於陪審團的定罪率普遍比職業法官低,但不是偏誤而不可信賴的原因分析,是可以經過實證科學驗證的,不是直覺。

拿無罪率反對陪審制,對一般人民沒有說服力,遑論對知識份子,甚至對法律人? 如果法律人拿無罪率當藉口,反對陪審制,實在有損法律人的專業形象。(大白話就是,法律唸到哪裡去了?)

不相信民主的蔡英文和習近平一樣

如果本來就是無辜,判決無罪,除了習近平們,應該沒有人會反對。蔡總統聽到陪審制無罪率可能比較高,就直覺地感到害怕,不管是因為被司法官僚矇騙,還是出於自己的欠缺思考,都讓人對她的決策判斷不能信服。而隨便拖善良的台灣人民下水,更顯示蔡總統根本不真正知道台灣人民在想甚麼。

港版國安法排除陪審制,就是因為代表人民良心的陪審員比較不好控制,職業法官或有職業法官參與的參審庭,都比較容易控制。過去一段時間,台灣的法官甚至在檢察官的煽動之下,經常動不動對外高聲捍衛審判獨立,其實最能有效干預審判獨立的力量,都來自體制內部。法官對外,只要不語,誰也拿他們沒法子。面對外力,他們就像林輝煌秘書長所說,法官沒有那麼脆弱(這是在媒體上面看到,他過去兩個多月以來,唯一一次妥當的發言)。有些人為了討好法官,把法官當幼幼班,說審判獨立很脆弱,法官們哪裡看不懂這種阿諛諂媚之詞,他們心知肚明,他們是面對體制內部的利誘,才會很脆弱。

再問一遍,蔡英文和習近平是一樣的人嗎?看起來至少他們看法一致,陪審團不好控制,職業法官和有職業法官參與的參審法庭,比較好控制。他們想的一樣,都是要以行政權控制司法。基本態度因此也一樣:不尊重權力分立,不相信民主!

*作者為模擬憲法法庭暨模擬亞洲人權法院發起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