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僅1例確診!高海拔地區感染人數少 新冠病毒也有「高山症」?

2020-06-01 17:52

? 人氣

馬丘比丘(取自Pixabay)

馬丘比丘(取自Pixabay)

秘魯東南城市庫斯科曾是印加帝國首都,也是前往帝國遺跡「馬丘比丘」的門戶,每年迎來逾300萬名國際旅客,而在3月23日至4月3日,接連出現來自墨西哥、中國、英國的旅客感染武漢肺炎(新冠肺炎)過世,但之後就沒有死亡病例出現,就連確診數也相對少很多,同樣的情形也在其他安地斯山脈地區和西藏出現,令人質疑導致疾病的新冠病毒是不是也有「高山症」。

低地確診數是高海拔區數倍

庫斯科(Cusco)的海拔高度近3400公尺,而秘魯3月15日開始禁止國際航班入境,在出現3名外籍旅客因武漢肺炎病逝的案例後,庫斯科當地未再傳出死亡病例,且秘魯累計確診超過16萬例中,僅1000出頭病例來自庫斯科所在的庫斯科大區(Department of Cuzco),感染率整整比秘魯全國平均感染率低了8成,《華盛頓郵報》指出,其他安地斯山脈地區和西藏都有類似情況。

武漢肺炎:秘魯實施宵禁(AP)
武漢肺炎:秘魯實施宵禁(AP)

關注生理學和呼吸系統的國際醫學期刊《呼吸生理學與神經生物學》(Respiratory Physiology & Neurobiology)曾刊登文章稱,澳洲、加拿大、瑞士的科學家檢視玻利維亞、厄瓜多、西藏等海拔3000公尺以上地區的流行病數據資料,發現當地確診數比低地少很多,像是西藏目前僅有1例確診,且已治癒,並維持123天零新增病例,而玻利維亞與厄瓜多低地確診數,分別是高海拔地區的3、4倍。

自然環境因素使感染率低?

厄瓜多目前確診數近4萬例,其中3900例治癒、逾3300例死亡,是拉美地區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而病例都集中在最大城市瓜亞基爾(Guayaquil),其所在的瓜亞斯省(Guayas)累計確診超過14000例,包括逾1400例死亡。玻利維亞累計確診數近9600例,海拔僅數百公尺高的聖克魯斯省(Santa Cruz)是重疫區,反觀海拔3640公尺的拉巴斯(La Paz)只有410例確診。

為何海拔高地區較少人感染武漢肺炎?《華盛頓郵報》引述科學家假設稱,由於高海拔使人血液中的含氧量低,加上高山空氣乾燥、高紫外線輻射,且可能受到氣壓低等自然環境因素影響,使得病毒不易存留在空氣中。不過也有專家認為,自然環境因素可能與感染無關,因為許多人是在室內感染,但建議研究高海拔地區人民感染後的反應,像是症狀較輕,甚至未就診和進行篩檢。

厄瓜多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婦人因新冠肺炎死在家中,圖為公衛人員前往社區消毒。(AP)
厄瓜多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圖為公衛人員前往社區消毒。(AP)

人體調適能力可能是關鍵

「病毒就跟人類一樣,沒在管海拔高低」,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院副院長陳子平(Peter Chin-Hong)告訴《華盛頓郵報》,「我們還在研究這種病毒,而這給予我們良好線索,繼續試著了解此病毒」。現今全球只有喜馬拉雅山脈、衣索比亞高原和安地斯山脈的居民基因,能夠適應高海拔環境,美國梅約診所(Mayo Clinic)肺科醫師寇爾(Clayton Cowl)認為,人體調適能力可能是關鍵。

曾是美國胸腔醫學會(ACCP)主席的寇爾指出,當長時間待在高海拔地區,會促使ACE2這種蛋白質做出反應,避免肺泡出現分流(shunting)狀態,即肺泡有血液灌流,但沒有通氣,這是武漢肺炎患者常出現的情況,因為在正常情況下,當肺部分受損時,會讓血液流入好的區域吸收氧氣,否則會出現缺氧狀況,而約3成輕微症狀患者的血液含氧量低,之後狀況瞬間惡化。

秘魯安地斯山脈近日遭寒流侵襲,數萬隻羊駝因食物不足餓死,當地原住民生活大受影響(美聯社)
秘魯安地斯山脈當地原住民(資料照,美聯社)

陳子平和寇爾均表示,要找出海拔高度與感染率之間的關係,必須要實地觀察患者調適程度,但這需要花上3個月的時間,且他們也都強調,武漢肺炎病患去高海拔地區,只會加劇病況,「我們可能要動用高壓氧治療」,寇爾直言,「從流行病學角度來看,很難知道之間的關聯性,可能有很多因素影響,但都值得研究探討」。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