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從第一世界到第三世界─阿根廷的哭泣

2020-05-27 06:20

? 人氣

百年來阿根廷從富裕第一世界日益沉淪,是發展經濟學的研究案例與謎。(資料照片,美聯社)

百年來阿根廷從富裕第一世界日益沉淪,是發展經濟學的研究案例與謎。(資料照片,美聯社)

上周五阿根廷債務違約,這是這個國家歷史上第9次倒債;阿根廷一直是發展經濟學中最被關注的案例,因為,從位居全球經濟前緣、近乎所謂富裕的「第一世界」,一路退到第三世界、倒債不斷、前景暗淡,算是另外一種「經濟奇蹟」。

第9次違約,阿根廷準備賴帳400億美元

上周五阿根廷一筆 5 億美元國際債券利息寬限期屆滿,仍無力償還;雖然阿根廷政府表示,仍持續與國際機構協商整頓債務,希望能「重組」約 650 億美元的債務─「重組」債務其實就是賴帳的含蓄或是「專業」說法。依照其提出的重組計劃,包括本金與利息,阿根廷準備賴帳的金額高達400億美元。

阿根廷出現債務違約、政府準備要賴帳,但全球金融市場衝擊不大。一來該國債務問題出現數年,2年前就已不支向IMF(國際貨幣基金)要到570億美元的紓困金(尚未全部撥用),債務協商也已進行相當一段時間;二來阿根廷的政治與經濟亂局持續下行,如去年通膨高達54%的近30年最高紀錄。當然,更悲哀的是:這顯示阿根廷無論在實體經濟世界、或是金融市場上,在世界體系中的地位江河日下。

現在通行全球、廣為所有國家採用的「國民生產總值」統計創立者顧志耐(Simon Kuznets),曾在 1970 年代說過:「世界上有四種國家:已發展國家、發展中國家、日本與阿根廷」─顧志耐不僅是GDP統計的創立者,同時也是研究發展經濟的先驅,這番話道出阿根廷的特殊之處,因為,「當年」阿根廷可不是如此。

20世紀初富裕與經濟實力居全球5名

阿根廷是在1861年時從西班牙手中獨立建國,無論從那個觀點來看,這都應該是一個充滿潛力與機會的國度─肥沃、平坦又廣大的彭巴草原如上帝的恩賜、各種礦藏資源豐富、海岸線長且提供眾多不凍港、人民教育程度高勞動力素質佳又無種族衝突等。

而阿根廷也確實一度成為躍升中閃亮的巨星,從獨立後到20世紀初,阿根廷快速成長、吸引眾多移民,從1870年到1910年,人口成為原來的5倍、經濟規模為原來的15倍、出口居全球第5名、號稱「世界的糧倉和肉庫」;鐵路里程增加60倍;19世紀時,阿根廷與美國經濟實力相當,外界多認為未來強國不是美國就是阿根廷。到上世紀初,阿根廷20世紀初阿根廷已經成為世界第七經濟強國,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則被視做「南美洲的巴黎」。

快速的經濟成長,反應在民眾身上,就是名列前茅的平均國民所得。1908之後,阿根廷平均國民所得超越歐洲的德、法、荷及北美的加拿大,全球排名第5名,歐洲人形容富裕是「像阿根廷人一樣有錢」;1950年代,其人均所得也還是前宗主國西班牙的2倍、日本的3倍。到1965年時,人均所得變成是法國、英國的60%-70%,美國的40%。

百年無進展,從高所得跌回中等所得陷阱多年

現在,阿根廷平均國民所得還是在1.2萬美元,但其它國家早已是其數倍之多─美國6.2萬、荷蘭5.1萬、德4.7萬、加4.4萬、日4.1萬、法4.1萬、西2.9萬,只剩下英法的29%、美國的19%。

看這個數字,阿根廷確定是該哭泣,因為以經濟角度而言,這個國家幾乎原地踏步、毫無進展的過了一甲子(甚至或百年);不但每況愈下,而且下跌速度越來越快。

阿根廷從排名第5、領先群的富裕國家,停滯甚至下滑到排名52名的開發中國家的原因,一直是發展經濟學的研究對象,不同領域的學者切入角度不同,因此得到迴異的答案。貿易產業派認為其貿易保護過盛而自食其果、又錯失了工業化的機會;地理派認為其地理位置距離幾個經濟中心同樣遙遠,終而影響其最終發展;左派著墨在其土地與資本的集中問題,制度派認為其經濟制度屬「榨取式」而非「廣納式」所以難持久;政治學者焦點則在其社會與政治制度帶來的民粹橫行、政變與軍政府等問題。

「贏在起跑點」卻「輸到脫褲子」的案例不少

其實類似這種「贏在起跑點」,之後卻「輸到脫褲子」的案例還不少─特別是拿類似四小龍這種新興經濟體的資優生來看時,更凸顯出其落差之大。現在所有人都視人均所得3萬美元的韓國是富裕先進經濟體、1千多美元的北韓是落後貧窮地區,但可知在韓戰結束後的1961年,因為日據時代是把工業發展擺在北部,北韓是比南韓進步又富裕嗎?

當年南韓人均所得82美元,連迦納179美元的一半都不到,現在迦納的2130美元只有韓國的7%。60年代,韓國時常派員去巴基斯坦、菲律賓取經、學習,因為巴基斯坦當時是世銀的「明星學生」,菲律賓則是僅次於日本的亞洲第2富國,現在巴基斯坦人均所得只有約1600美元、菲律賓近4000美元,差距數十倍。

這次阿根廷再次倒債、加上政治混亂不堪,悲劇應該尚未走到要反轉的盡頭,百年來從富裕的第一世界淪落到第三世界,阿根廷的哭泣尚未結束。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