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這份疫情地圖,全世界都在參考!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師生如何打造每月近10億流量的資訊平台?

2020-05-14 11:30

? 人氣

「這絕對是有用的,我們有非常明確的證據可以證明,」賈德納博士在接受採訪時談到社交距離時說道。「我們有觀察到的數據可用來量化社交距離,也有病例數據可量化爆發增長率,並且可以證明兩者之間確實有很強的相關性。」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35歲的賈德納是德州人,在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獲得博士學位。她在雪梨新南威爾士大學(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擔任多年的土木工程講師後,去年來到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她和她的丈夫以澳洲的巧克力小點心Tim Tam幫他們的愛犬命名。

這個計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展開了。賈德納的一名學生董恩生,非常擔心住在武漢以北山西省的家人們。這位2012年以來一直在美國學習和工作的地理製圖高手,花了很長時間手工輸入數據,同時間還要上課。

他們剛開始是從一些網站、新聞報導和Twitter上獲取數據。由於當時病例集中在中國,他們最初的資訊源之一是中國醫療專業人士使用的線上社區丁香園(DXY.cn),這個網站會追蹤官方統計的病例數據。

賈德納說:「我們當時覺得,如果能有幾十名甚至上百名研究人員想用我們的數據,就很棒了。」董恩生也希望為他的論文獲取數據。「那天晚上我們把數據彙整在一起。」

隨著疾病的發展,越來越多人來這裏查看最新動態,網站開發得越發精細和自動化。除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國家、省、市和其他政府機構的官方數據之外,該小組還開始抓取美國各市和州的官方數據。賈德納介紹,他們追蹤了來自幾十個資訊源、約7000個數據點,包括一些數據匯總的站點。

他們的團隊也從霍普金斯大學的其他地方擴展並吸納了資源,現在把大部分時間花在輸入數據。其中包括「異常檢測系統」,用來偵測輸入過程中的異常情況。工作也從校園轉移到了遠端。

現在許多政府官員反過來依靠他們追蹤病毒傳播之處。

康乃狄克州州長拉蒙特(Ned Lamont)的發言人賴斯(Max Reiss)表示:「剛開始的時候,他們還不是我們擷取本地和美國實時動態的最佳資訊來源。」

3月10日,拉蒙特和州政府官員擠在緊急行動中心的一張桌子旁,討論宣布民防和公共衛生緊急情況,室內的大螢幕顯示了疫情追蹤地圖。

聯邦政府的冠狀病毒工作組依靠位於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健康指標與評估研究所(IHME)創建的模型,而該模型又依賴霍普金斯大學Covid-19資訊匯總平台收集的死亡病例數據,IHME一位女發言人說。白宮戰情室舉行的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會議,很多時候都是先由白宮冠狀病毒應對協調員伯克斯(Deborah Birx)博士和政府最高傳染病官員佛奇(Anthony Fauci)博士對IHME的模型進行介紹分析。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