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辭卸黨主席 馬英九還有什麼選擇?

2014-12-01 05:57

? 人氣

馬英九決定辭黨主席,國民黨如何舖排黨政人事,成為選後第一道考驗。(林韶安攝)

馬英九決定辭黨主席,國民黨如何舖排黨政人事,成為選後第一道考驗。(林韶安攝)

敗選思痛,不必長考,一夜過後,所謂「高層」釋出訊息,指馬英九總統決定辭卸國民黨主席;不到幾小時,國民黨發言人出面「不承認」相關報導,只說周三(中常會)「必有所宣布」,敗選政黨還有這麼大力氣,在「逼宮」與「勤王」兩端勢力間裝神弄鬼,照走老派權力遊戲的套路,可悲更可笑。

馬英九所餘任期一年多,國民黨於他助力微乎其微,霸著黨權不放,只會讓自己未來卸任姿態更難看,與其抱著操盤不動的國民黨,不如放下,還有機會在未來一年多時間中修補修補「全民總統」的形象。

黨主席為敗選負責,的確不是國民黨的慣例,二千年政黨輪替,形勢逼人,不想走的李登輝走得一肚子怨氣;二00四年敗選,黨主席兼總統候選人的連戰同樣想走,拖了一年到二00五年交棒,同樣一肚子氣;但不論如何,這兩次「前例」都是涉及中央執政的總統大選。

這也是為什麼無黨籍台北市長當選人柯文哲早在選前就為馬開脫,「九合一選舉是基層選舉,黨主席不必為選舉結果負責。」事實上,國民黨的推演裡,就算輸掉台中台北,馬英九都未必要辭主席,沒想到,開票結果,國民黨形同全線潰堤,原執政十五市縣一輸就連掉九席,最後只剩下六席,遠比一九九七年縣市長選舉大輸到只剩八席還慘,而當年還有一個直轄市高雄,而當年是第一屆總統民選隔年,李登輝氣勢仍盛;相對而言,這倒反而像是二00五年縣市長選舉民進黨大敗的翻版,重點是,民進黨還有三年時間挽救頹局,所謂權力使人傲慢,三年不改只能翻盤,而國民黨的時間只有一年,其勢難挽幾可預見。

質言之,選舉結果對國民黨的統治正當性形成嚴厲挑戰,即使全台基層議席國民黨勉強還是過半,即使選舉結果必須有五席立委補選(不計割闌尾進行中的三席),也不影響國民黨在立院依舊過半的事實,這一次選舉就是對馬政府的不信任投票,身為國家領袖,馬英九不能不正視最新基層首長回應民意的需求,身兼國民黨主席,如何面對十三席民進黨市縣長與十三個市縣議員的衝突?地方需求與中央政策有所扞格時,他該如何折衝?做為黨主席,他不能不站在國民黨的一邊,但十三比六(不計無黨籍三席),這樣的選邊能符合民意嗎?

就此一點,馬英九這個黨主席不兼也罷,兼了黨主席想當全民總統也沒人信,當了黨主席想接納異見,黨內反彈又無法處理,不如不兼。

權力是一個極其可怕的恐怖怪圈,這個漩渦擁有強大的滅頂誘惑力,陳水扁頂著光環攀上高峰而後墜落,馬英九到現在或許還不信自己是會被權力怪圈吞噬的人,但是,從他辛苦連任後愈聽不進異見開始,就印証他也是難逃於權力邏輯的凡人,甚至他更妥協於權力。就像陳水扁以「新中間路線」當選總統,卻向基本教義靠攏,馬英九以「國民黨改革派」當選竟靠攏「深藍」一樣荒謬,更荒謬的是,所謂深藍的新黨既是柯文哲的總幹事,也可以是柯文哲的副市長。

但是,這一點都不荒謬,這就是「權力」。權力可以為己可以為人,回過頭來看擁有最大權力,但令已無法出府的馬英九還有什麼選擇?力守黨主席之位,而無法帶動國民黨,這就是馬政府這幾年的困境,不捨就突破不了困境。

辭卸黨主席的馬英九,最壞的情況就是沒人理他,但是,包袱放下自有天空。第一,馬王之爭,國民黨還要不要再上訴?交給新任主席考慮,是非留待歷史公評,馬英九不必再為一個打不贏的官司被人恥笑;第二,江揆請辭已成定局,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尚未經立法院三讀通過,選後形式有無變化?比方說,桃園航空城,新任桃園市長鄭文燦已經說了要重議,如何議?北北基十二年國教之學測基測在執政地方首長不同黨的情況,聽誰的?江揆助選開下的支票到底要不要兌現?更甭提這些政策都要反應在中央政府總預算案上,藍綠地方首長的政策需要凡與中央政策相關凡此種種,都要調處之人,此人可以是新任閣揆,當然也可以是全民總統。

從國民黨的觀點,馬英九杵著黨主席之位,就是頂罪待罪者,馬英九一旦請辭,三個月內召開黨員大會改選,誰適合?

政治觀察認為是副總統吳敦義與新北市長朱立倫呼聲最高,吳敦義在馬決定請辭主席訊息曝光後轉趨低調,正表現他的確是熟悉政治之人,試想敗選辭卸執政黨主席的總統孤坐總統府,結果副總統竟兼黨主席,請問,國家政務是總統說了算還是副總統說了算?國會過半的行政院長是聽總統的還是聽副總統的?不論國民黨如何想,總統不兼主席,與總統同進退的副總統兼政黨主席,只有四個字形容:就是不宜。

立法院長王金平適合嗎?國會議長要超越政黨議事,馬王自有心結後,即使王金平一再聲言他是永遠的黨員,但在議事上確實謹守分際,也不覬覦黨權,此刻,相信他更無意以國會議長之尊兼一個被民意活當的國民黨主席職務。即使他想,還是只有四個字奉送;當然不宜。

國民黨在野八年,除了總統落選人之外,當年馬英九是以首都市長(最大地方執政首長)的身份當選黨主席,以此前例,新北市長朱立倫相對當然是適合接任黨主席的人,差別是,當年的馬英九人氣無人能敵,朱立倫人氣仍遠遜於此,遑論此番勝選票差甚至不到三萬,能不能帶動一個黨,不無疑問。做為新北市長,新北議會甚至是綠大於藍,眼前的府會關係就夠嗆的了,遑論分心顧及全國事務。

江內閣總辭後,行政院在立法院會期中改組,若為政務故,行政院長兼黨主席是相對適合的,畢竟閣揆是憲法明定的「最高行政首長」,身兼黨主席至少號令黨籍立委,拜託國會議長份量也夠重。當然,能兼「執政黨」主席的閣揆政治份量也要夠重,不論傳聞中可能組閣的是郝是胡,能否頂下重任,做為任命閣揆的總統,馬英九得自己警醒,在他任內幾任閣揆都有狀況,不論是識人未明或者放權不夠,此刻不論他如何博採周議選任適合的最高行政首長,都不能忘記不賦予行政院長足夠的權力,就不可能有效推動政務。

最後一年多,能給馬英九的建議已言盡於此,盡心而已,不為馬英九,不為國民黨,只為台灣繼續走下去,明天必須更好,只能更好。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