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嚴選:APEC藍,只是過眼煙雲

2014-11-11 05:04

? 人氣

APEC召開期間,北京難得出現藍天。(CFP供圖/騰訊大家網)

APEC召開期間,北京難得出現藍天。(CFP供圖/騰訊大家網)

前兩天我的微信朋友圈,北京朋友們發的照片主題自發地一致:藍天。不在北京的朋友們,討論和感嘆的話題也非常一致:北京的藍天。於是,我知道了一個詞:APEC藍。而圍繞著這個詞的各種段子,包括調侃性的英文解釋,也成為這兩天的網絡熱門。

關於北京的霧霾,上一次討論得如此熱烈的,是幾個星期前的北京馬拉松(註:10月19日早上,2014北京馬拉松比賽開賽,正值空氣重度污染),朋友圈裡面轉發的都是戴著口罩跑馬拉松的照片,最吸引眼球的,是戴上了防毒面具的跑手。

(2014年10月19日,北京馬拉松陰霾中開跑選手戴防毒面具。騰訊大家網)

北京馬拉松那天,我正好在北京,雖然只是待了一天一夜,但是已經感受到了霧霾對呼吸道的影響,也因為這樣,對於馬拉松愛好者們依然堅持在這樣的天氣下跑步,我必須承認,是有些難以理解,因為跑步不是為了更健康嗎?當然,我也會覺得,戴上口罩面具,倒是一個行為藝術的機會,讓更多人關心空氣質量問題,因為談論的多了,久了,很多人就會習以為常了。

北京馬拉松那天,人們的運氣沒有APEC開始這些天好。說運氣,這是因為,北京的空氣,如果遇上風,霧霾就會飄散,會有短期的立竿見影的效果,因此北京還是會有藍天的,和以往的區別在於,藍天少了。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要改善空氣質量,只能像一位前環保官員所說的:「環保基本靠風」,相反,APEC期間採取的一系列的減排措施,可以保障,即便天沒有了APEC藍,空氣中的污染物可以大大降低。也就是說,如果馬拉松比賽那天也採取同樣的措施,那麼選手們吸入的污染物,一定要少很多。

採取這樣大規模的措施,減少空氣中的污染物,上一次是2008年北京奧運。不過那個時候,除了一些西方媒體和參加比賽的選手,中國民眾對於空氣質量問題沒有那樣關心,只是覺得,停工停產,是為了讓空氣更好而已。

不過學者們已經從那個時候開始,監測北京的空氣質量,當時我和我的同事去北大採訪監測站,專家言談間顯然也算輕鬆;四年之後,我又去北大,還有清華的空氣監測中心,採訪一些專家,我得到的結論:對於空氣污染的原因,已經有足夠的數據來支撐結論,問題在於,採取怎樣的措施,來進行改善,比如油品的改善、減少對煤炭的依賴等。

APEC藍從一個側面證明,短期效果除了大自然的風,還是有很多人為措施可以做到,現在的問題在於,如何有一個長期的效果?如果說,為了一個短期效果,可以犧牲一些經濟利益、生活便利程度,那麼如果為了長期效果,這個社會,不管是政府還是個人,可以付出多大的代價?

PM2.5數據向公眾公佈,是一種進步,但是這只是一個開始,有關部門的責任在於,如何讓每天公佈的數據,能夠更多地保持在健康水平上。這不是做不到的事情,從其他國家城市治理污染的先例,到中國政府可以做到的臨時措施,當然還有這些年研究的結果,都提供了很多解決問題的路徑。

在越來越多人意識到空氣質量對於自己的影響,以及環保意識提升之後,政府會面臨越來越多,人們提出的問題。比如,在空氣不達標的情況下,為何學校不停課?為何類似馬拉松不停賽?為何只有APEC藍?

不過,即便是APEC藍,也只是短暫的。很快朋友圈裡面的天,又恢復了常態。

*作者為鳳凰衛視著名記者、主持人。(原文刊載於騰訊大家網,責任編輯:代金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