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玉秀專文:墩銘吾師 好走

2014-11-09 10:37

? 人氣

刑法學權威蔡墩銘博士十月十七日病逝,告別式於9日舉行。(截取自公視新聞網 / 新聞議題中心上傳youtube畫面)

刑法學權威蔡墩銘博士十月十七日病逝,告別式於9日舉行。(截取自公視新聞網 / 新聞議題中心上傳youtube畫面)

我的碩士論文指導教授蔡墩銘博士,也是早我二十一年,在德國佛萊堡大學同一個研究所完成博士學位的學長,今年10月17日早晨7時55分,在台大醫院安寧病房中,於睡夢中仙逝。這個消息在8個月前已經預告,延遲了兩個月成真。最後一刻能夠安詳離世,不捨中也算有些許安慰。

這8個月來,每次去探病,總不知道還能探看幾回;家中電話響起,難免會掛意是不是噩耗。幾個月的猜測,答案竟然是在無暇想到 老師的時候揭曉。那個早上的那個時間,正忙著趕往中研院主持一場研討會,沒有在第一時間接獲訊息、看上最後一面,難免略感遺憾。

7月中旬,大約是第5次去看老師吧?老師臉色極佳,看來心情很好,因為還不知道醫師已經打算否決為他開刀的要求。老師耳背已經好幾年,特地寫字告訴老師,他雖然生病,還是很帥,老師很開心地笑了。認識老師38年,印象中他不曾有過那麼好的氣色,那一天只有師母一個人陪侍在側,感覺老師很滿足、很開朗。我知道在往後的歲月裡,再想起老師,都會是那個場景,也都會是那樣一臉面色光亮、笑意滿盈的俊帥。

要怎麼形容蔡墩銘老師?這幾日盤旋腦底的,就是這四個字:惜話如金。一個惜話如金的人,卻是著作近千,老師把精力和時間都用在著書立說。閒聊的話、街談巷議的話,沒有;宣揚民主、傳達自由理念的文字,汗牛充棟。

老師在退休以後,自費出版20套工具書,以及80歲回憶錄,這些跨越醫學、科技、法律、環境、歷史等17個領域的工具書,都是老師終其一生蒐集的資料,在他生命的最後十幾年裡,老師給了這些日積月累耳目所及的資訊一個交代。那是一個負責勤奮的知識人典範,絲毫不願辜負知識對他一生的陪伴。

三年前,師母和孩子們安排了一個較長的聖誕假期,老師很興奮地告訴我這個訊息,希望能安排一個餐宴,介紹我和他的家人認識,我的回應竟是要帶媽媽遠赴歐洲3個月,老師當時失望的表情,至今想起來總是難過。遺憾的是,進一步認識師母和老師經常提起的大女兒,是在老師的癌末病房。

就像道歉,未必是真心悔過,可能只是要從當下的責難脫身。赴醫院探病,或許只是表演一點世俗的禮儀,或許只是讓自己減輕一點心理負擔,未必能真正給病人任何精神上的支持。八個月來幾次探病,究竟給予病人多少支持和安慰,一點把握都沒有,倒是有了一點新的領悟。

探病的第一個意義,應該是給予病人精神上的支持,不過如果生命的終點已經相當確定,那麼真正能夠支持的對象,其實是病患的家屬。面對病患即將抵達生命終點的事實,家屬必然也必須承受各種內外煎熬,他們於是成為真正需要支持的人。自己感覺給予老師家屬的支持,恐怕太過不足。只能在這個送別的時刻,一方面希望老師放下這個世界的一切牽掛,走向另一個世界一路順遂;一方面祝福師母和孩子們,在完成這個人生任務之後,繼續守護他們穩固而溫暖的家。

女弟 許玉秀悼別

*作者為前大法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