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戶籍不在天龍國的選民有福了

2014-09-22 06:17

? 人氣

柯文哲(左)與連勝文(右)兩位參選人,讓台北市民不知從何選起。(吳逸驊、余志偉攝)

柯文哲(左)與連勝文(右)兩位參選人,讓台北市民不知從何選起。(吳逸驊、余志偉攝)

台北做為首善之區,歷經多次激烈選戰,今年市長選舉落到這個地步,委實出人意表。

不必推遠到當年無黨籍高玉樹的魅力,就從第一屆直轄市長開放選舉數起,不談扁、馬總統當得到底好不好,他們從當選市長到擔任市長期間,至少沒人會懷疑他們適任市長的能力,現任的郝龍斌,乃至曾經參與激烈競爭的藍綠候選人黃大洲、趙少康、李應元、宋楚瑜、謝長廷、蘇貞昌…,一路數下來,不是有過中央民代、政務官、地方首長、甚至政黨主席的政治歷練,沒有人不是身經百戰,難以想像,在經過五次選舉的二十年後,會碰上不知如何評價參選人的狀況。

在過去五次選戰中,除了第一次選舉因為藍分裂讓陳水扁得以當選市長外,台北市選民結構始終藍大於綠,長達十六年的優勢處境,卻可能因為提名連勝文而改變,做為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的長子,很難說連勝文有什麼不好,奇特的是,他的一切好都是「生而勝利組」的基本元素,即使言行教養都可歸類為他的世家背景,做為一般人他可傲視群倫,做為市長候選人,就叫人不知從何說起。

投資圈的經歷是錢滾錢滾來的基礎,悠遊卡公司轉虧為盈是事實,但時間畢竟太短,市政治理不是單一公司治理,唯一的優勢是仰仗父蔭之政商人脈,或許可以政通人和,歸結到最後還是一句話:如果沒有父蔭之政商人脈,連勝文還能是連勝文嗎?

而柯文哲因案被調查而動念選市長,一動念就讓台北天外飛來一個「素人參政」,從他開玩笑說要上禮儀課開始,就註定這場選戰對他對多數選民,可能都是一場災難。

年過半百、遙望耳順之年的人,改變性格和言行習慣是困難的,若真改變,不論是為了權力或者為了選票,都是可怕的,基本還是要設定柯文哲不是「可怕的人」,那麼就不能不想像一下,當台北市長日復一日講出讓人瞠目結舌之言,他的不可怕就可能造成許多人的可怕。

他到底是否歧視女性,不談了,不論是「婦科洞洞論」或者「美女櫃台說」,都反應了他的「素人觀點」:美女理應無大腦、婦科登不了大雅之堂,這當然不是柯文哲的創見,而是不少醫界聰明人的笑談,不要說醫界,就說台大醫院,對男女性別待遇當然還是有相當差異的。

就算女人不與男爭,刻意忽略性別條件在職場上拚搏,把男人的笑話當成一般笑話,甚至更進步一點的女人,還可以把高個兒男人取諢號叫「蛋糕(高)」,但一般女人不至於無聊到拿性別開玩笑。

比較讓人頭痛的是,他的素人觀點可以素到完全缺乏民主法治素養,其保守程度幾乎不輸威權統治者,連討論都困難。不知是否受到房祖名、柯震東在大陸吸大麻被逮,以及最近發生的夜店襲警案衍生的夜成為毒品之源的影響,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我當市長就先抓毒品,一個地方有,就整棟抄,採連坐法。

就算「市政如麻」,他應該知道抓毒品權責在警調而非市長,就算要抄毒品,他也該知道民主時代沒有「連坐法」,就算要連坐,也是連坐行政處分管區查緝不力的員警,而非「整棟樓」,重點是,他難道不知道沒有檢察官、法官會開這樣的搜索票,讓你「抄整棟」嗎?他再解釋因為從醫,知道毒品危害之大,所以一定要「消滅」,如果他真的有醫者的專業和仁心,他不會不明白毒品需要管制查抄之外,重點是「勒戒」。

柯文哲不會認為自己說錯了什麼,事實上,他的「素人觀點」正是很多人的「正常反應」,犯罪?抓!重罪?唯一死刑!販毒?加重死刑!就像餿水油事件發生,也有人主張排除一罪不兩罰的法律基本原則,講重一點,他的腦袋裡對「人權」兩個字顯然還是空白一片,這就是台北人要的市長嗎?我沒有結論,只能慶幸,還好,我的戶籍不在天龍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