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日治(據)時代的殘影

2014-09-21 12:03

? 人氣

前總統李登輝訪日演講時說,「日本殖民剝台灣是彌天大謊。」(資料照/葉信菉攝)

前總統李登輝訪日演講時說,「日本殖民剝台灣是彌天大謊。」(資料照/葉信菉攝)

前總統李登輝赴日演講「未來的世界與日本」,大大肯定安倍政府容許集體自衛權行使,演講末更提及日本年輕人很可憐,因為接受「日本以前做壞事,是侵略亞洲的壞國家」,從而喪失信心,還談到自己在台灣的日僑學校演講,知道日本學校教育都教他們「日本殖民台灣,剝削人民,帶來苦難」,李登輝的結論是,「那可真是彌天大謊」。

距離李登輝發表〈生為台灣人的悲哀〉,已經是整整二十年前的事了;二十年前的李登輝口中,還有台灣,為台灣人四百多年周轉於各種不同政權,甚至因此有著無法自我定位的認同困擾感到悲哀;如今的李登輝記憶卻只剩「日治時代」的美好,對於長輩返祖的必然,不必苛責於李登輝耿耿於國民黨政權的「無良」,雖然他自己曾經這個政權的黨主席、甚至「國家」元首,但事實還是得與長輩「分辯」,否則,生為台灣人就只能一直悲哀下去。

首先,日本侵略亞洲是事實,就像希特勒時代的德國曾經犯下種族滅絕的恐怖惡事一般,發生過的歷史不能因為日本在戰後成為非憲無武裝國家,就一筆抹殺。走過七十年,日本當然不再是當年軍國主義的日本,但殘魂不斷,如果改變非戰憲法,只是邁向正常國家的新生的一步,外人不必置喙,但若為此而扭曲過去的錯誤都屬「勢所應為之正常舉措」,冒犯他國之尊嚴與歷史傷痛,想來也非李登輝口中之「好國家」所應為。

李登輝說,他告訴學生:第四代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的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只用了八年七個月的時間,就把台灣打造成幾乎「相差百年」的近代化社會,從而建構出當今繁榮的基礎。

李登輝的說法,某種程度反應了若干真實,但這個部份真實同樣不能抹去日本據(治)台前期的高壓政策。經濟上,是官方方日本資本家量身定做各種規則,台灣從物產到勞力都是提供日本經濟發展的資源,台灣成為支持日本本國工業的南向基地;社會上,則是嚴格警察控制,台灣人沒有平等的參政權,即使教育制度也不平等;日治(據)中後期,則採取內地延長主義,並改派文官總督,才公布日台共學制度和共婚法等;直到中日戰爭爆發,日本全面推動皇民化政策,禁絕各種社會運動,從高砂報國隊到全面徵兵,乃至徵集慰安婦,而台灣甚至等不到日本一句正式道歉。

根據台灣文化協會的統計,日據(治)前二十年,台灣人抗日被判刑者超過六千五百人,其中三分之二是死刑;台灣文化協會發起「議會請願運動」,最終遭到全面整肅(治警事件)。當李登輝描繪美麗舊台灣的時候,其實正是對先人的否定,這不也是另一種「生為台灣人的悲哀」。

不論是為了否定現政權(包括藍綠)或拉攏選票而肯定蔣經國,或者為了否定國民黨統治而肯定日本統治,對已經政黨替兩次的民主台灣,都不是正常現象。在國家發展的過程中,沒有烏托邦,歷史的軌跡不容模糊或扭曲,歷史為鑑往以知來,任何不切實際的憶舊,對塑形國民共同意識毫無助益,就讓殘影漸淡漸消逝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