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龍應台誤解了公民社會

2014-05-19 06:12

? 人氣

文化部長龍應台接受媒體訪問對318學運憂心忡忡。(資料照,余志偉攝)

文化部長龍應台接受媒體訪問對318學運憂心忡忡。(資料照,余志偉攝)

龍應台接受媒體專訪,指人民仍以威權時代心態看現在民選政府,「一味反抗」。她認為,若318學運及核四封存種種問題都靠街頭解決,「那是一個可怕的未來」。對於越南排華暴動,民間把箭頭指向政府,而非檢討越南,她認為這種永遠批評政府、不信任政府的社會氛圍,「不是政府的危機,而是台灣根本的危機」。很顯然,龍應台認為人民已站在政府對立面,「政府」與「民間」呈現二元對立,而其責任不在政府,是民間「心底未徹底解嚴」。


龍應台的憂心和批評都是一種慣性思維。如同大多數藍營支持者仍把318學運及核四禁食視為「藍綠對立」,她的「民間與政府對立」也是站在統治者立場講話,不承認或根本不了解這不是藍綠對立,而是公民運動,是公民覺醒、公民社會成熟必經的歷程或陣痛。她的誤解,讓人想到法國大革命一段著名對話,路易十六問近臣:「這是一埸叛亂嗎?」對方答:「不,陛下,這是一場革命。」革命與叛亂之不同,猶如公民運動與群眾運動之不同!


公民運動的原因恰恰不在「民間心底未徹底解嚴」,而是政府高層還停留在威權心態(與龍應台批評的剛好相反),用黨國思維及黨國方式處理事情,黑箱、獨斷、目無人民。必須到政府認清黨國體制(以黨領政)及黨國思維(黨主席說了算、黨紀高於法律)已不適於公民社會,而是臣民社會(威權時代及戒嚴時代)遺習,承認公民運動不是「一味反抗」,而是「收回公民應有的決策權」(對政府的內政決策及外交表現忍無可忍,對政府領導人的一意孤行及「私爾忘公」不再姑息),以直接民主(無法公投,只好訴諸街頭)彌補台灣代議民主的重大缺失,公民與政府的對抗才會結束,「主權在民」真諦才會落實,「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一當官就忘了自己過去的理想及初衷)的可悲故事也才不會一再重演。


公民社會與政府的關係就是政治學上「社會」與「國家」的關係。而該二元結構的奠基者正是洛克,他把國家視為社會為達成某些目的而形成的契約結果,其中社會具有獨立於國家的生命及身分,國家的生命及權力則是社會所賦予,國家的存在不是最終目的,最終目的是維護人的生命、財產等天賦權利。因此,一切政府就其權力而言,皆受制於社會,是「社會高於國家」。


洛克以上理論,適足以破解龍應台「國家高於社會」的迷思;尤其若以為「政府是人民一票一票選出,人民就該服從政府」,那更是一種加上選票偽裝的變相國家主義。不要忘了,希特勒也是選票選出來的!而黑格爾和洛克唱反調的另一套「國家高於社會」理論,也早已因無限誇大國家功能及神聖性而破產、而為德國帶來國家冒險主義大災難。兩次世界大戰都是徳國挑起!


不止於此,德國偏於臣民文化的傳統也有別於英美的公民文化,艾爾蒙在其經典名著《公民文化》中指述甚詳。中國人及過去台灣人已嫌臣民文化太多,公民文化太少,曾經久居德國的龍應台切莫再拿德國政治文化中的「服從性」例子來要求台灣媒體及人民!


龍應台誤解了公民社會。那什麼是公民社會?達倫道夫最早解答這問題:社會成員公民身分充分實現的社會就是公民社會(不同於「市民社會」)。公民社會是自願的、民主的聯合,不受政黨或國家操控,行動是講理的、寬容的、非暴力的,注重公民權利、公共參與。他特別強調公民意識,將之與各種公民美德連貫起來,如自信、自動自發、正直,最重要的是公民自主意識。有獨立自主意識的公民不是要求別人做什麼,而是自己在公共事務上能做什麼、該做什麼。


這樣的公民社會一點也不危險。318學運及核四禁食正像這樣,不論佔領立院的學生或林義雄的禁食,大家都看到了「令人感動」的畫面。同時反黑箱服貿及反核四,也都建基於七成以上的民意支持,遠非龍應台所擔心的「一個可怕的未來」或「台灣根本的危機」。兩種運動都讓人想到馬基維利《李維史論》永不磨滅的共和主義理想:「自由人民的對抗及要求很少危害到大家自由,如果他們錯了,糾正的手段還是公共集會,優秀者的真知灼見足以讓他們意識到錯誤。」「自由更可靠的監護者是平民,而非貴族(統治者),因為前者只希望不被壓迫,更希望活在自由中。因此把監護自由的權力托付在人民手中,會更好好照管、更能防止別人(主要是統治者)侵奪。」


共和主義的理想更接近公民社會的理想。希特的《什麼是公民》一書指出:「共和主義從共同體角度定義公民,把公民當作參與公共討論和集體決策、超越私利而追求公益等公民自由的具體體現:公民即自由。」從去年反核四大遊行到今年318學運、林義雄禁食,大家都看到了這種公民意識及公民身分的體現,不只公民偉大,「自己國家自己救」,政府的回應也差強人意,願意從善如流,及時解決問題。


龍應台的訪問談話極度保守。如果她只是一個作家,她不合時宜、不符事實的談話也就算了。但她現在是文化部長,而且是首任部長,具有「啓後」的示範甚至垂範作用,這種言論有害台灣公民文化發展,對台灣仍在成長中(而非西方已成熟)的民主不利,必須公開提出檢討。法國的文化部長不少是作家,地位崇隆,受到首部級禮遇,龍應台應該見賢思齊,別像馬英九一樣,把自己做小了!

*作者為專欄作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