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黨部也無法控制救國團」,學者:蔣經國睿智安排

2017-02-24 21:23

? 人氣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針對救國團是否國民黨附隨組織舉行聽證會,文化大學史學系教授陳立文出席。(甘岱民攝)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針對救國團是否國民黨附隨組織舉行聽證會,文化大學史學系教授陳立文出席。(甘岱民攝)

救國團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今天在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聽證會,正反雙方分別邀請政大歷史系教授薛化元,與文化大學歷史系教授陳立文擔任鑑定人,薛引述《自由中國雜誌》與前台灣省主席吳國禎口述傳記,強調救國團是國民黨改造遂行「以黨領政、以黨領軍」成立外圍機構,不能只從表面上由國防部頒布籌組原則,認定救國團初期隸屬國防部,陳則強調,行政院最後頒布救國團籌組原則,和原先國民黨版比較,把黨版「黨團領導其活動」文字拿掉,顯示當初擔任國防部總政治局局長的蔣經國,當初刻意將救國團與國民黨保持距離,「是睿智的安排」。

薛化元引前台灣省主席吳國楨說法,指國民黨挹注救國團

薛化元表示,救國團是國民黨改造學生校園的組織,它初期取得資源方式,一定是國民黨透過黨政運作由政府挹注資源,吳國禎擔任省主席期間,拒絕編預算給救國團,與蔣經國嚴重衝突,後來去職赴美定居,當時口述傳記提到,蔣宋美齡寫給吳國禎,建議他好好與經國合作,就可以回台擔任行政院長或總統府秘書長。

20170224-黨產會「社團法人中國青年救國團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案」聽證程序。(甘岱民攝)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24日舉行「社團法人中國青年救國團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案」聽證會。(甘岱民攝)

薛表示,救國團本身就是國民黨改造工作下的歷史產物,形式上雖隸屬總政治部,但壓根沒有法律依據,連在學校推動軍訓教育都沒法源,《自由中國》雜誌社論就曾批評救國團從事軍訓教育,後來救國團因此也停止校園軍訓業務,然而,它為國民黨在校園運作,是可以確認的。

陳立文:救國團籌備過程,必須放在大陸淪陷的時代檢視

陳立文表示,救國團的組織籌備過程,必須放在那個時代檢視,當時大陸淪陷,內在是革命情勢困頓,中央改造委員會歷次會議顯示,蔣介石認為大陸丟掉,顯示國家教育對青年沒有發揮作用,救國團也在在大環境下被提出,

但救國團成立起有無受到國民黨實質控制,從當初1952年國民黨邀請教育部國防部省教育廳出席救國團籌備會議,邀請的官員都是從政黨員,會議結論顯示,國民黨準備將救國團建構在行政院體系下,決策過程外界可能解讀有政治角力,但行政院最後公佈的籌組原則,第三條規定「救國團隸屬總政治部」,但原先黨版規劃「黨團領導其活動,從教育行政體系選拔優秀人員擔任黨員」,在行政院被刪除,這是重要的轉捩點。

陳立文表示,民國13年國民黨黨綱,有寫到「必須在非黨團體中,擴大黨的勢力」,行政院最後版本,是希望國防部下成立非黨組織(救國團),能夠發揮作用,即便日後國民黨成立知青黨部,也無法實質控制救國團,「這是經國先生的智慧。」

陳立文說,救國團隸屬國防部期間,主要負責大陸工作青年工作,並無在活動中宣揚國民黨或介入選舉,1954年救國團頒發青年獎章,選出楊傳廣與林海峰等三人,都不是國民黨員。

黨產會:大隊黨員比率達80%,陳立文:玩數字遊戲

黨產會引述學者李泰翰「1950年代台灣學生軍訓之研究」,強調國民黨在救國團成立第九知青黨部,是為了要藉此以黨領軍,陳立文認為,國民黨知青黨部在50年代,的確希望介入教育團體組織,但救國團的「大專工作綱要」主要是配合訓保活動,救國團行動工作委員延聘對象為「熱心教職員及學生」,沒提到國民黨與知青黨部。

對於李泰翰論文主張「救國團在人事聘僱上,盡量以黨員充任」,並強調大隊黨員比率達到80%,顯示救國團是國民黨外圍組織,陳立文解讀,當時時空環境,必然導致黨員出任工作委員比率偏高,然而,他們用的是學校裡面的黨幹部,不是黨的幹部黨員,與黨工是不同的,黨產會如果以此主張,國民黨控制救國團,「這是玩數字遊戲。」

陳立文強調,研究救國團與國民黨關係,應該讓史料自己說話,不是以今天角度「以今非古」。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