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專欄:在未知的地方 遇上未知的你

2017-01-29 06:25

? 人氣

數跑在屏東。(寇延丁攝)

數跑在屏東。(寇延丁攝)

泰山,在小雨中,她慢跑著,響應她無緣與的香港「毅行」。2016年,寇延丁在台北出版了《敵人是怎樣煉成的?沒有權利沈默的中國人》(時報出版)

此刻,她在台此,就從今(22)日起,計畫以九個月時間,徒步「環島」,仔仔細細地看看台灣,呼吸台灣的空氣。在路上,看到她,請給她一個笑容、一個協助、一個鼓勵。

朋友介紹徒步環台的時候,往往會用到「環台苦行」這樣的說法,我都會立即跟上一句「不是苦行,是樂行。」

確實,對我來說,徒步環台此行,是如假包換的樂行。      

這次樂行的行程從1月20日就開始了。   

一大早我就從臺北公館出發,準備走路去桃園。   

那天的天氣預報是「40%降雨」,事實上出門時已經在飄雨了,那種細若午毛的毛毛雨,但我沒有帶雨具,說著是要走路去桃園,其實還存了一點兒小心思,穿的是跑步的鞋子,暗暗希望能夠一路慢跑去桃園。   

走路去桃園這種事,1月7日我已經做過一回了,那回是全程走的,46.7公里,按導航給的路線走,先穿過新北市區,再沿大漢溪大約十公里的樣子,穿過板橋鶯歌中壢進入楊梅區。那天一路順利走到目的地,但還是有點兒小遺憾,覺得沿著臺北的溪邊公園慢跑到桃園會是一大享受。這一回,就是想彌補這個遺憾的,沒見過人打著傘跑馬拉松的。      

一路慢慢慢慢地。細雨中的景美溪幾乎沒什麼人,一路雨下下又停停,雨住時偶爾迎面遇上晨練的長者,待到轉入大漢溪過城林大橋之後,雨變大起來,那十來公里美景全歸我一人獨享——真真是快要美哭了。

當時,一邊慢跑,一邊心裡各種羡慕嫉妒恨:臺北人簡直太暴殄天物了,這麼美的大好河景,居然只有我一個人!      

過鶯歌,必須「離河上岸」,進入擁擠的市區就跑不起來了,只能走著。小雨變成了中雨,氣溫也越來越低,到了攝氏11度。      

跑動狀態會出汗不覺冷,走在越來越大的雨裡全身浸透很快就吃不消了,只好沖進路邊電器店求救——請店員幫忙找了一個巨大的塑膠袋套在身上。      

1月20日那天中午,估計鶯歌八德中壢沿途觀眾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驚嚇——自29公里離河上岸,直到41公里時與朋友會齊,我就這麼就這樣身披一個巨大的白色塑膠袋在當街橫衝直撞招搖過市。      

朋友見面大叫:「為什麼沒有人把你抓去精神病院?!」   

跟朋友見到時我已經凍到半死,為了救人到處去找火鍋店,最後沖進霸味薑母鴨圍著暖鍋拼命喝熱湯。     

北台灣的雨。(寇延丁攝)
北台灣的雨。(寇延丁攝)

說到「苦行」「樂行」的話題,凍到半死的我依然不改其樂:「跑這一路,凍死也值。這回要去的地方是弘誓學院,是釋昭慧法師、佛祖的地盤,要去聽陳南州牧師的講座,這是上帝要在佛祖的地盤上發言哦,這種方式本身就無比吸引我,讓我看到臺灣的多元與包容。而且那內容也超級有趣,居然是《天主教500年與社會運動》。這麼有趣的事情,絕對值得走一百里路去看你——要不說臺灣人民歡樂多呢,也怪不得我羡慕嫉妒恨了哈!」     

不論風不論雨,這樣一場說走就走的樂行,是人生不可多得的奢侈際遇。讓我在未知的地方、遇上未知的你。

就這樣不管不顧地上路,我的除夕,在屏東。居然會在屏東過年,完全是因為這裡有個叫「Ho覓」的意想不到的地方。    

在「Ho覓」安頓好行囊,27日一大早,去趕發往霧台的頭班車,那天我付了公車的價錢,享受的是專車待遇。去霧台是要先做進山登記的,辦理手續時檢查站工作人員也覺得好奇,連問車長「怎麼只有一個人?」   

霧台的美就不多說了,更美的是我在霧台晃夠了之後是一路走下來的。又是獨享一路美景——全程只有我一個徒步行者。沒花半毛錢,享受的是頂極待遇。    

往霧台的山路上,唯我獨步。(寇延丁攝)
往霧台的山路上,唯我獨步。(寇延丁攝)

上路幾天來,都會在陽光燦爛的正午,找一個背風向陽的地方,安靜地坐一會兒。我與周邊的一切同樣安靜,心裡湧動著各種感激,感謝命運機緣讓我走上這樣一條路,享有這樣的時刻。    

不僅獨享一路美景,還與數以千計的黑蝶驚豔相遇。    

大年三十正午時分,走過了霧台穀川大橋之後約有一公里的樣子,剛剛見到大馬路上有蝴蝶飛,趕緊停下掏出手機拍照,一邊暗罵手機不爭氣,只看到但拍不到,無圖無真相,跟人吹牛肯定沒人信。      

一邊走一邊看蝶飛蝶舞,不料越走路上的蝴蝶越多,某一時刻,同時見到數百黑蝴蝶在我面前舞動。滿眼都是美景,滿心滿意都是感激。      

霧台蝶舞。(寇延丁攝)
霧台蝶舞。(寇延丁攝)

午後走過水門,不遠處已經有爆竹聲響,斜陽西下,河堤公園那段本來就美不勝收的路更是美到讓人不好意思——在深山獨享美景美色也就罷了,這會兒市井之聲相聞還是這麼吃獨食真真有點兒說不過去。      

因為天色將晚,那一路走的有點兒趕,不曾像正午一樣,在如彼之美的地方靜靜坐下來。一邊走,一邊有一絲遺憾:此時走的這條路是我第一次走過,也許會是今生今世最後一次。              

此時辭舊迎新時刻,在「Ho覓」的電腦上敲下這段文字,回味百感交集即將過去的一年,心存感激。慶幸我做出如此英明的決定,獨自上路,開始這一場臺灣樂行。走過一百里一千里一萬里,只為在未知的時刻,與未知的你,結一段情緣。

在屏東,走巧遇上了蔡英文總統年初一在家鄉發紅包。(寇延丁攝)
在屏東,走巧遇上了蔡英文總統年初一在家鄉發紅包。(寇延丁攝)

*作者為自由作家、紀錄片獨立製片人。著有《一切從改變自己開始》、《行動改變生存--改變我們生活的民間力量》、《可操作的民主》等著作;先後建立了「北京手牽手文化交流中心」、「泰安愛藝文化發展中心」等公益組織,發起了「北京水源保護基金會飲水思源愛藝文化基金」。最新作品《敵人是怎樣煉成的?沒有權利沈默的中國人》,(時報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