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法官上的這堂憲政課 顧立雄沒上過?

2017-01-24 07:50

? 人氣

不當黨產委員會主委顧立雄在農曆年前宣布解凍國民黨一億五千萬資金。(資料照/蘇仲泓攝)

不當黨產委員會主委顧立雄在農曆年前宣布解凍國民黨一億五千萬資金。(資料照/蘇仲泓攝)

「政黨政治乃現代民主政治極其重要而不可或缺之機制。政黨自主與存續性保障,為憲法結社自由基本權保障之重要內涵(司法院釋字第六四四號解釋理由書參照)。為使政黨得以自由而公平地競爭,並發揮其協助形成國民政治意志,促進國民政治參與之功能,各個政黨必須享有不受國家操縱、支配的自主性,以確保社會領域不會國家化,甚至成為威權支配的工具。

政黨存續運作須賴經費,倘攸關政黨存續運作必要事項之經費支用,樣樣均須於事前得國家機關之許可,始得為之,則已喪失政黨之自主性,受制於國家機關,徒存政黨之殼,而無政黨之魂,斯可謂「名存實亡」。此非但侵害政黨之自主與存續性保障,亦嚴重危及民主憲政賴以維繫之政黨政治。」─台北高行政法院許瑞助庭庭長

再一次,台北高行政法院就不當黨產委員會和國民黨的行政訴訟做出判決,認定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第二次凍結永豐銀行帳戶及台灣銀行八張支票的行政處分,在行政爭訟終結確定前,停止執行。換言之,國民黨被凍結的銀行七億多資金可以解凍。

特別的是,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在新聞稿中,特別援引大法官釋憲文,詮釋政黨政治之要義─政黨自主性之必要,做為判決的理論依據。

法官強調政黨自主性 顧立雄卻管得興起

儘管本案仍可抗告,不知道不當黨產委員會是否因為一再敗訴,或年關將屆,體會在黨產會前埋鍋造飯之國民黨工的艱難,主委顧立雄終於在除夕前四天宣布解凍國民黨一點五億的資金,以支付黨工薪水與年終獎金;同時基於國民黨已經申請大量解雇,國民黨被凍結所餘之六點九億資金,也將全數運於資遣,不足之數,除要求國民黨籌募外,「黨產會將有條件同意國民黨處分不動產。」

當法官強調政黨自主性之重要時,顧立雄的宣告無異宣示,解凍拍板還是在黨產會,還是在他的決定,國民黨的資金運用於何處,他已經框架在資遣黨工這個範圍,包括不動產之處分,就是不知道屆時若不動產處分後支應資遣之外仍有剩餘,是要繳回「國庫」?還是准許國民黨「自主運用」?而國民黨「自主運用」是否要報黨產會核准才能動支?

此外,在中投或欣裕台等營利公司之外,國民黨仍有若干黨部擁有房地產,黨產會儘管未對其進行限制登記,但顧立雄認定依照《不當黨產處理條例》,未來還是有可能被推定為不當黨產,因此還是會發生難以處分或交易被認定無效的情況,除非專用於黨工資遣,黨產會「同意經過協商後處分」,換言之,國民黨在未來任何名下產業,萬萬不可輕舉妄動,只要不當黨產委員會存在一天,套在國民黨下上的緊箍咒就存在一天。

說來反諷,當年民進黨一窮二白,李登輝要拿一億五千萬濟助民進黨務用度,被施明德一口回絕;許信良夜奔總統官邸,爭來制度化的政黨補助金;其爭者不過就是在野黨不受國家(執政黨)支配、操縱,不受執政黨之羞辱!如今,民進黨搖身二次執政,沒有一億五可以濟助任何人,倒是可以卡住五倍的一億五,羞辱國民黨。

20170109-洪秀柱赴黨產會前與黨工共進午餐,為黨工圍上圍巾。(盧逸峰攝)
洪秀柱赴黨產會前與黨工共進午餐,為黨工圍上圍巾。(盧逸峰攝)

早該處理 何必抱著黨產被羞辱

不過,有一點顧立雄說對了,被剝掉三層皮,窮得只剩下七億多資遣費的國民黨,從此,被迫邁向新的里程碑,儘管這一步,早在李登輝繼任國民黨主席的三十年前就應該做了,如果當年李登輝毅然處理掉讓他食髓知味的黨產,台灣的「轉型正義」不會痛了三十年還在痛。

國民黨如果還有點骨氣,就不必哭哭啼啼糾纏於營利公司或附隨組織,民進黨胃口大到能吞象,就讓民進黨吞吧,吞得了資產吞不了人心,不是附隨組織硬要套上附隨組織以奪產,除了嚇人沒更多作用,台灣還缺董事長嗎?就算民進黨人個個都成了董事長,奪產得來的董事長,也無可傲人,民進黨吞得愈多面目就愈猙獰─就像當年的國民黨。

講難聽點,全面在野,什麼事都做不了的國民黨,或許真要到被民進黨打趴打爛(不是自己人網內互打),才有翻身的可能,這叫爭取同情;如果民進黨突然醒轉發覺人心愈打愈散,這樣打下去不是辦法而停手,國民黨還是得散盡黨產,沒有「千金散盡還復來」的氣魄,又何能白手起家重頭來?這叫爭取敬重,最壞的就是抱著黨產不放,被羞辱還哭天搶地!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