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湘全觀點:『佈憲』之光頭共諜與國安法

2019-12-01 06:20

? 人氣

國民黨正副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竟成為憲指部莒光日短片的影射人物。(蔡親傑攝)

國民黨正副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竟成為憲指部莒光日短片的影射人物。(蔡親傑攝)

國軍為加強宣傳保密防諜,莒光園地電視教學拍攝名為「佈憲」的保防劇宣傳,此類生硬無聊片,一般人大概也不會想看,結果「佈憲」的光頭劇照,卻讓短片引發熱議。

憲兵指揮部在臉書貼出「佈憲」劇照,果然一炮而紅。因為該劇照中共諜,遭質疑影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憲指部火速撤下劇照及發聲明澄清。劇照中的共諜,被壓在地上沒露臉,只看得出來是名光頭、身穿淺藍色襯衫,整體造型看起來蠻像沒露出臉的韓國瑜。從宣傳角度來看,確實效果十足。不過,立委王定宇說這位劇中被逮捕的共諜,不論髮型、襯衫、身材都酷似共諜許乃權,韓國瑜陣營和國民黨怎麼會自己推論是在影射韓呢?

20191127-負責本周看《莒光園地》保防單元劇編劇與演出,憲兵指揮部昨透過官方臉書發布預告,預告海報畫面中一名被壓制的光頭更被指是暗指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引發風波。(取自憲兵官方臉書)
20191127-負責本周看《莒光園地》保防單元劇編劇與演出,憲兵指揮部昨透過官方臉書發布預告,預告海報畫面中一名被壓制的光頭更被指是暗指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引發風波。(取自憲兵官方臉書)

憲指部說保密防諜的「佈憲」短劇,改編自真實案例,劇中光頭確有其人,是去年屏東憲兵隊破獲的一件共諜案,由南部的檢察署偵查,也就是「真人真事」改編的。立委王定宇卻說劇中共諜酷似另一名共諜「許乃權」,但是許乃權案是台北地檢署起訴的案子,二個「共諜」根本是不同人,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劇照光頭共諜,想解讀成很像許乃權或影射是韓國瑜,各執一詞。一件事或一張照片,二方陣營可以各自解讀,這就是臺灣現在常見的亂象。連我們眼睛所看見同樣的相片,都可以你講你的,我說我的,還能有對話的空間嗎?

在此社會氛圍及政治環境難以對話前提下,關於「共諜」的認定,司法必須謹守最後界線,以防止行政權走鐘,尤其兩岸來往頻繁,人事物接觸,一不小心就被認為是「共諜」。雖說人民於兩岸人事交流,需更加謹慎,避免有造成危害國安之誤會,但司法也必須防止行政可能製造出來的「烏龍共諜」。

20191128-憲兵指揮部負責編劇及官兵演出的《莒光園地》保防單元劇「佈憲」遭質疑影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憲指部28日召開記者會再次向外界強調軍方立場。圖為翻攝劇中光頭演員造型。(蘇仲泓攝)
20191128-憲兵指揮部負責編劇及官兵演出的《莒光園地》保防單元劇「佈憲」遭質疑影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憲指部28日召開記者會再次向外界強調軍方立場。圖為翻攝劇中光頭演員造型。(蘇仲泓攝)

司法實務判決認為,兩岸人民交流頻繁,臺灣地區人民之敵我意識日趨薄弱,在中共對我國仍具安全威脅之情況下,為確保國家安全維護社會安定,國安法有訂明為中國大陸發展組織之刑罰必要性。然而,何謂「發展組織」?實務或許認為,所謂「組織」是指一群人為達成共同目的,組成依其權責分配而運作之團體,國安法所謂之「發展組織」,指為此等組織之成立目的,對外接觸、招攬、吸收成員或壯大、增進該組織之行為。實際運作起來,會變成只要和中國大陸的「組織」來往,都可能出事,這是最大的問題。而且,實務上幾乎都是論處「發展組織未遂罪」。在國安大帽子下,「接觸」就可能成罪,來往大陸的臺灣人民,能不戰戰兢兢嗎?

國安法舊法規定,為大陸地區行政、軍事、黨務或其他公務機構或其設立、指定機構或委託之民間團體從事特定行為,才會處罰。新修正條文,則是很抽象的規定為中國大陸發展組織,就會構成共諜罪。108年6月19日新修正國家安全法,原本為中國大陸發展組織之罪,有期徒刑的法定刑度從原本的「5年以下」,提高至「7年以上」,一下子八級跳。

從國安法前述修法看來,彷彿我們的國家安全,一夕之間衰弱到危如累卵,姑不論此一修法內容是否粗糙,在適用此條文時,應瞭解立法要件愈形抽象化,司法應更加謹慎地涵攝要件。觀察目前兩岸關係狀態,在特定政治氛圍下,不希望麥卡錫主義在我國再現!最終惟賴司法謹守界線,若司法權自我矮化成行政權的打手,恣意寬鬆適用國安法,以滿足輿論要求,三權分立裂解,更不利原本欲達成維持民主憲政之目的。

*作者為陽昇法律事務所所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