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新觀點:虛擬實境,直到世界盡頭

2016-10-02 06:50

? 人氣

《直到世界盡頭》中,男主角Sam為了母親走遍世界去經歷。(作者提供)

《直到世界盡頭》中,男主角Sam為了母親走遍世界去經歷。(作者提供)

德國導演溫德斯(Wim Wenders)曾於1991年推出一部宏偉的科幻電影《直到世界盡頭》(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描述在一個裝載核能的印度人造衛星失控,即將墜落地球某處,造成全球陷入恐慌之際,法國女子Claire邂逅了陌生男子Sam,從好奇以致愛戀相伴走世界的故事。

Sam偷走他父親為美國政府開發的腦波錄製機原型,四處遊歷,只為將將自己的見聞帶回家,以直接刺激視覺神經的方式,讓失明的母親再度見到世界。旅途中,Sam 看盡塵世滄桑,就算被追殺,仍為了母親,腳不停歇走遍世界錄製回憶。見證Sam的執著,彷彿守護天使的Claire 說:Sam有一雙悲傷的眼睛。

人來到這世界的目的,就是為了不斷經歷生命以了解自己。電影中深愛母親的Sam為了填補母親人生的缺憾,將自己的經歷原封不動地傳輸給母親,使其得以於實境中進行人生旅程,這是溫德斯於1991年想像的虛擬實境。

人對經歷的需要,使得創造虛擬實境一直是重要的人類活動。從三萬多年前繪於夏維岩洞(Grotte Chauvet)中火光搖曳下奔騰的動物群像開始,到梵諦岡的西斯廷禮拜堂頂那讓觀者經歷人類命運的米開朗基羅壁畫,再到1950年代Morton Heilig 發明的Sensorama,以致於今日各種繪畫、電影、以及電視,各式各樣的虛擬實境,是人類文明不可缺少的精神元素,持續刻劃著文明的紋理。

科技新觀點配圖-(夏維岩洞)-作者林意凡提供
夏維岩洞(作者提供)

自2014年Facebook收購Oculus便升溫的虛擬/擴增實境(Virtual Reality/ Augmented Reality),與自古以來其他形式的虛擬實境,一脈相承,皆是人類為了更好地滿足自己對經歷的需要,所發展出來的技術。循此脈絡,這次AR/VR的硬件創新,不是由硬件品牌商,卻是由Google,Facebook,騰訊,阿里巴巴,以及今年九月加入藍牙技術聯盟(Bluetooth Special Interest Group),被認為即將推出AR/VR硬件的Snapchat等全球主要互聯網平台企業所驅動,其意義非同小可。

壟斷移動生態圈的Apple、Google、騰訊等已經警覺,AR/VR可穿戴式設備向一般大眾普及的技術,已趨成熟,而左右使用者的互聯網平台企業,包括Facebook、阿里巴巴、Snapchat、樂視,以及近年來重振PC時代聲勢的Microsoft,亦積極跨入此領域。這與是否擅長硬件無關,而是因AR/VR硬件是未來互聯網存取界面上的必爭之地,掌握這個關鍵技術,就有可能顛覆目前互聯網生態圈的競爭均勢,威脅或被威脅到互聯網巨頭的壟斷地位。

以 Facebook併購Oculus為例,就算Oculus沒有發展成功,類似的頭戴式硬件依然會持續出現。與其被動等待AR/VR發展,讓某個極聰明的新創團隊掌握此下一階段的計算載具,並建構於己不利的商業模式,還是應該在自己融資容易時搶先付高價,將趨勢剛成形時最有價值的團隊買下,不只加速自己成長,於研發上早著先鞭,還有機會在下一階段的競賽中,透過掌控播送內容與服務的最重要的渠道,壟斷生態圈。

互聯網平台一直以來,便是以病毒式的傳播模式發展,因此對Facebook而言,就算其硬體於往後不敵競爭者,只要在自己硬體消亡前,Facebook已建立起使用者習慣、社交網絡、與生態圈內容與服務的整合,使競爭者的AR/VR硬件不能排除它的應用,則平台仍可順利移轉到這下一階段的載具,保持行業中地位。這次併購,Facebook或許買貴,但沒有買錯。

當Facebook透露了壟斷生態圈的戰略意圖後,其他互聯網平台企業便被迫加緊腳步發展自己的硬件。自從 Facebook於2014年3月以估值20億美金收購Oculus後,Google於2014年10月投資Magic Leap,估值20億美金;Microsoft於2015年1月公佈還在研發中的Hololense;騰訊於2015年12月宣布將推出自己的VR頭戴式設備,及2016年6月投資美國的頭戴式設備商Meta;阿里巴巴於2016年2月投資先前提到的Magic Leap,此公司至此已獲資金14億美金,估值45億美金;還有最近,Snapchat悄悄準備發展自己的硬件。

科技新觀點配圖-(神秘的Magic Leap最新發表的產品示意圖,圖來自Magic Leap臉書 )-作者林意凡提供
神秘的Magic Leap最新發表的產品示意圖,圖來自Magic Leap臉書-作者提供

在資本市場上具備充分融資能力的互聯網平台企業,各自選擇了AR或者VR的硬體創新投入,意味著AR與VR兩個目前看似截然不同的路數,有著統合的可能。這些互聯網平台想要的,不是自己的硬件規格獨佔市場,而是這下一階段載具儘快普及,他們寄生於上,能在短時間覆蓋許多人。只滿足單一AR或者VR需求場景,並不利硬件的普及,在雄厚的資本支援下,可以預見各方都會想辦法也有資源,往統合AR/VR的方向發展硬件。創業團隊Sulon於GDC16發表,同時是AR也是VR的Sulon Q,雖然不會是此硬件最終的模樣,但能讓人一窺未來。

如此一來,改變平凡人生的經歷製造機,與相較於手機更直觀、更有彈性的計算機界面結合在一起,AR/VR將大幅拓展人類行為中「因 - 腦 - 手 - 果」的聯結,並直接取代目前的移動式設備,對互聯網產生全面衝擊。現今移動互聯網上,除了少數需高強度線下積累的應用,比如健康醫療方面的應用,在轉變過程中較有餘裕;大部分的應用,如不能開始以新形態的人機互動、緊密的虛實關係、及更圖像性的內容,重新思考設計,進行產品實驗,以在適當的時候,移至下個階段的計算平台,則當虛擬/擴增實境硬件普及之時,這些應用,將全數被取代。並且因為人機互動的升級性太明顯,情況會比產業由PC端移至智慧型手機端的時候,還要慘烈。

對投資人而言,面對AR/VR的趨勢,在綜合考量企業整體基本面,市場估值合理的前提下,有幾種投資策略可以思考。其一是投資在這波大勢發展中,提供不論哪個陣營都需要的元件或者關鍵技術,使行業得以普及的企業。這些企業必須是最先受惠,並且競爭優勢清晰短時間不會改變,且新業務帶來的成長不會消洱於隨之減緩的手機市場。比如在公開市場上交易,提供目前性能最好GPU,在進行機器學習與處理大量圖像資訊方面大幅超越競爭者的Nvidia;或者仍是風險投資階段,但其開發引擎已是目前製作3D遊戲或內容的團隊都必須使用的Unity Technologies。這類投資要留意的是,其受惠顯而易見,市場估值恐怕已經過高。其二則是及早投資已妥善佈局AR/VR載具的平台型企業,比如先前提及的Facebook。其三則是等,等到AR/VR載具確定統一,人機互動模式清楚,而普及已發生,再投資這領域。可想而知,那個時候已沒有簡單的投資項目。

科技新觀點配圖-(Claire廢寢忘食地盯著自己的夢)-作者林意凡提供
Claire廢寢忘食地盯著自己的夢-作者提供

人類對於不同經歷的追尋,只有當他們陷入如希臘神話裡Narcissus癡心地望著自己倒影而死去的自我迷戀時,才會停止。在《直到世界盡頭》電影後半,Sam的母親過世後,Claire與Sam為了幫助Sam的發明家父親,用機器錄製自己的夢境。當他們開始觀看自己的潛意識,那些逝去的記憶、過往的傷痛、孩提時壓抑的慾望與夢想,他們忘了彼此的存在,在荒野中如鬼魅般,每夜錄製,一刻不停地盯著自己的播放器。這彷彿是溫德斯預告今日的人們頻頻刷新Facebook之景。而呈現著每個人的網路倒影的Facebook,如今正跨足虛擬實境,要餵食人們人生經歷,這是否將使得如此尋得的經歷,都混入自己的倒影,而人們的精神發展,要陷入自我迷戀這黑洞?

《直到世界盡頭》電影最後,Claire因為讀了好朋友在一旁看著她與Sam的旅程寫下的小說,而治癒了自戀,成為太空站的工作人員,由外太空平靜地望著美麗的地球。科技前進的動力,歸根究底是對死亡的抗拒,是人類望著必然的盡頭,仍擁有源源不絕生命力的表現。在競爭生存的過程中,有些殘酷使人們轉而加深自戀,並因技術進步而擴大沉溺,但這其實一直都存在於人類文明當中,畢竟Narcissus只需要湖水就可以自戀至死。重要的是,總還有足夠比例的人們,厭倦逃避,喜歡了解事實,並試圖做出改變,獲得各種經歷,也推動著文明前進。在科技往它必然要去的方向發展的同時,讓我們堅信,人們能夠保持完整的人性,往其精神必然要去的方向前行。

*作者為闖蕩北美與亞洲金融界的電影愛好者,買賣過全球債券,參與過互聯網創業,目前從事風險投資。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意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