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春鴻觀點:郭台銘若沒有論述,就只能是柯文哲的棋子

2019-08-27 06:40

? 人氣

20190823-台北市長柯文哲、前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前立法院長王金平23日出席「八二三61週年音樂饗宴」。(顏麟宇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前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前立法院長王金平23日出席「八二三61週年音樂饗宴」。(顏麟宇攝)

與主流論述相違背的都要被排斥

這種對制度的建立和改革的解釋權,在世界不同的政權上都各自有自圓其說的套話。比如,在自由世界裡運轉或被運轉的制度是「自由的」,其他那些超越這一模式的自由方式不是被定義為無政府主義、共產主義,就是被定義為宣傳。一切不通過私人企業本身或政府契約來侵佔私人企業的形式都是「社會主義的」,諸如普遍的和綜合的健康保障,防止自然完全徹底的商品化以及建立,可能損害私人利益的公用事業。比如,台灣的全民健保雖然舉世艷羨,但是大家從來不承認這是社會主義的一部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種既成事實的社會主義邏輯,在東方也有所反映。在那裡,由共產主義制度建立的生活方式也被稱述是自由的,其他所有超越這一模式的自由方式則是資本主義的、修正主義的。在這兩個陣營中,那些主流思想無法操作的觀念就是無法付諸實施的、起顛覆作用的觀念。思想的運動被停止在表現為理性自身的界限的障礙面前。

我們所有的思想習慣中的深刻變化就更為嚴重。政客認為這些變化有助於使思想和目標同現行制度的要求相協調,有助於把它們包容於制度之內,有助於拒斥那些與制度格格不入的東西。大家只好每天在臉書上Po存在感但這樣一種單向度現實的統治,並不意味人民毫無反抗,全然願意接受支配的;也不意味著精神的、形而上學的和狂放不羈的市場消失殆盡。恰恰相反,多數人要不就是乞靈於神秘力量;要不就是過度相信自己緊抓的那一張選票可以改變現況喚回正義而自我陶醉,最終是因為這些企圖都是不可捉摸的,在失去期待之下,由憤怒轉為無奈,由無奈轉為沮喪。存在主義和頹廢的生活方式等等大量地存在。不過,大家有隱隱約約還是期待明天會更好,於是一些劉曉波視為罪惡的小確幸,成為庶民日常生活中賴以活下去的滋養。大家每天在臉書及其他通訊群組上張貼自己又到哪裡去玩;有哪些好館子;自己做了哪些好菜;拍哪些好照片等等。不到一小時就上網看看有哪些人按讚,在自我麻醉及自我說服之下,這些抗議和越軌的方式不再同現狀相矛盾,不再是否定的。毋寧說,它們是實際的行為主義的組成部分,是對現狀無害的否定,因而它們作為健康的養料之一,部分為現狀所迅速地消化。

連一個梁漱溟都找不到,社會還有救嗎?

對於台灣50歲以上,一些還沒有被蔡政權洗腦過,以及被國民黨洗腦沒洗乾淨的所謂知識分子而言,內心除了憤怒和苦毒,還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鬱悶。

「學歷史的人跑到哪裡去了呢?」
「學哲學的人跑到哪裡去了呢?」

「學文學的人跑到哪裡去了呢?」在大學裡擔任文史哲教席的思想界人士,在台灣至少有成千上萬人,這些自認為心中還有包容思想,思辨能力的人,每天帶大學講堂上做夸夸之論的人,怎麼不見他們出來說一些話呢?

喜歡這篇文章嗎?

鄭春鴻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