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九月街頭尬場─將軍族的尊嚴與貪婪

2016-09-03 06:50

? 人氣

空軍儀隊在台北車站快閃活動。(空軍司令部臉書專頁)

空軍儀隊在台北車站快閃活動。(空軍司令部臉書專頁)

九月會很熱鬧,在2016的台灣街頭。

先談第一波的93會戰。這是兩路人馬尬場的大亂鬥,而且是難分輸贏的較勁場。

小英要打破往昔禁忌「榮耀戎裝」

正方代表是國防部,挺小英總統的人馬。也不知道是出自誰的創意,端出一盤新菜色:「穿軍服」上街購物享優惠。搭配演出的還有三軍樂儀隊分別在各公共場合演出「快閃活動」。海軍司令黃曙光上將也打破慣例,親自上陣演出這場「榮耀軍裝」的快閃創意。

這創意高點不在購物優惠,而是打破往昔禁忌:「穿軍服」逛街。基本上似乎沒人能說出哪條規定說禁止穿軍服上街的,但不穿軍服出營房已被默化為軍方約定俗成的自我設限的一種習慣性思維。

黃曙光(右)親自到板橋車站為海軍儀隊表演官兵打氣。(軍聞社)
黃曙光(右)親自到板橋車站為海軍儀隊表演官兵打氣。(軍聞社)

所以,這次要打破原本不存在的規定,某些將領當然開始憂心了!現役將領不敢發言只能搔搔發麻的頭皮,但退將們批小英可從不留情。據某報導揭露:「曾服務於國防部、已退役多年的李東明表示,蔡總統此舉純是『政治考量』,為了是討好軍人,也顯示她對軍人紀律的外行,因為軍人除非辦公事,不然是不宜穿軍服外出的,因為軍服在身,不論站、坐、吃、走都要有規矩。特別是,士兵穿軍服最怕被憲兵抓違紀,阿兵哥休假若不想徒增困擾,不會強迫穿軍服逛街的。」「如果民眾爆料軍人的違紀行為,那麼國防部豈不有滅不完的火?」

也有另則報導說:「『軍人怎能穿軍服逛街呢!』陸軍退役多年、也曾服務於國防部的張寶全強調,軍人穿著軍服參加正式的場合,才是『有紀律的軍隊』,軍人穿著軍服與女友牽手逛大街,這畫面也太突兀了吧?」

贏回尊嚴先把榮耀穿上身

聽了這些反對意見,回頭看看小英總統對於「榮耀戎裝」怎麼說:

「國軍需要改革,也需要掌聲。我很感謝參與93敬軍活動的企業行號對國軍的肯定。這個活動只是一個起點。當軍人穿著軍服,勇敢地走向社會大眾,而社會大眾也能夠張開雙臂,歡迎穿著軍服的軍人,接下來我們就會更有信心,一定可以重振國軍,贏回尊嚴。」

小英總統還說,「國軍的壓力很大,一點點小瑕疵都會被放大檢視。」「由於少數人在營外的不良行為,嚴重破壞國軍形象,曾經國軍弟兄出門都要換上便服,已經有點矯枉過正;事實上,穿上軍服,也代表將個人及國家榮譽穿在身上,責任加重,自我要求也會跟著提高。」

面對軍方保守勢力的扯蛋,以及軍方陽奉陰違欺上瞞下的傳統文化,這一套「榮耀戎裝」的心戰實驗方案會不會收獲實效,確實有待觀察。

總統蔡英文出席105軍人節暨國防教育日表揚活動
總統蔡英文出席105軍人節暨國防教育日表揚活動,鼓勵軍人節著戎裝。(盧逸峰攝)

這一方人馬也說要「找回尊嚴」

另一路反方人馬則是由退休軍公教發起的「反汙名,要尊嚴」九三上凱道活動,號稱已報名參加者超過10萬人以上。這次活動始作俑者係退將吳斯懷和胡筑生所代表的反綠陣營所發動,行動名稱超長:「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發起軍公教勞93上街頭抗議」。按照聯盟發言人吳斯懷說法是:「政府在討論年金制度改革,應該守住『信賴保護原則』這個重要底線,憲法增修條文明文規定需保障軍人退休待遇,因此他建議軍人退撫制度回歸『恩給制』。」

據最近才公布的統計數字,目前,中華民國退休中將少將就有2556人,先請問各位,你認為台灣正養著的將軍族是太多還是太少呢?

還有個數字:全國目前有12萬退役軍士官,一樣是軍人,退休金卻是天差地遠;521位退役中將平均月領11.2萬元,每年支領7億餘元退休俸;2035位退役少將平均月領10.1萬元,每年支領25億以上退休俸;而2萬名退役少校才月領4.3萬元(均值)。

這都只是數據,看得懂的自己會做比較,看不懂的就只好讓那些將軍們的號令牽著走:將軍們功在國家,退休後當然要過權貴般生活;那下半句應該是,要不然陞到將軍幹嗎?你認為這話真的有道理吧?

如果,只是假設的如果,現在有個年金改革方案告訴你:

1. 退役尉官級以下者,平均月領3.8萬元(按地板架高原則);

2. 退役校官級平均月領4.3萬元者維持不變;

3. 退役少將月領10.1萬元者一律改為平均月領4.8萬(按天花板調低原則);

4. 退役中將月領10.1萬元者一律改為平均月領5.8萬;

5. 退役上將月領15.5萬元者一律改為平均月領6.5萬;

你認為多數退休校官、尉官及士官級們還會不會被動員參加93上凱道示威?

國軍尊嚴點滴都由自己踐踏賤賣,怪誰呢?

服役期間各依職責輕重而有薪資上的差異化,這大概沒人有意見。退休後,大家不過都只是要圖個有尊嚴的生活基本支出,所謂頤養天年,老有所養的理想境界。如果退休後還繼續上下階級之間仍存在過大生活差距,終究是非人性的一種分配手段,長期下來,制度性所造成的社會貧富不均惡化到一定程度,比如像現在這景況:養個將軍可以養3-4個校級軍官,就必然會是個亂源。更別說拖垮國家財政了。

至於其打著的訴求「反汙名,要尊嚴」,其實是不著邊際的打高空。「人必自重人恆重之」,台灣每個家庭壯丁都要入伍服役,以前是2年3年,縱令現在縮為一年,在軍中那種虛偽作假欺騙拍馬的文化生活歷練過,退伍後還會有幾人懷念軍隊裡那段「可敬」的日子?還會有幾人能對軍人「好漢打脫牙和血吞」的氣節而肅然起敬?

同樣道理,如果台灣將軍們承平一生,然後退休後領著優渥的退休俸,卻老是喜歡跑到對岸去和解放軍頭領擁抱喝紅酒,牽手打小白球,大餐小宴還要高喊:「國軍、共軍,我們都是中國軍隊。」類似這樣的不知進退不懂分寸,在敵我認知價值上嚴重分裂的自我做賤行為中,台灣軍隊如何能搞得清楚為何而戰?為誰而戰?難道揚言要併吞台灣血洗台灣的不就是他們所擁抱的解放軍嗎?那麼,請問這不是先自辱人恆辱之麼?請問台灣人民如何能對這樣無德的將軍們油生尊敬之情?這類將軍們又有何資格伸手向台灣人民需索原該具有的尊嚴呢?吳、胡兩位已經浮上來的準政治明星,其言與行真的是為台灣這個國家而盡忠職守嗎?或其實只圖其個人利益?這能是台灣人民心中的軍人典範嗎?

說到這裡,如果你們又要跳起來指控我對你們污名化,我也只好認了,100%認了。把退將=降將標籤化的不正是將軍族自己貼上去的?

重新打造台灣武德與軍人節操才是正途

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台灣軍隊當然是其先決條件之一。沒有堅實的武力做後盾就別談獨立主權。可是國防部兵源老是招募不足,最該檢討的絕對是軍隊虛假文化使然。我之前已撰文提過:

拉幫結派、造假虛應、營私舞弊、逢迎拍馬、打混摸魚等等不一而足,尤其是長官跟下屬同袍不能「同心用命」,一遇狀況就搶先切割的私心自用,在外人看來特別白眼!這哪裡是生死與共的「兄弟連」?根本就是「好官我自為之」「有事你來擔」的「官場現形記」!這樣的白賊戲一再上演,國軍尊嚴點滴都由自己踐踏賤賣,怪誰呢?那些本該英姿煥發、意氣威武的將軍們還剩下多少「榮譽」可出售嗎?

更何況,現代戰爭打的是網路、科技武器與人員素質,分分秒秒計算的精準度,豈能還像傳統戰爭那樣繼續扯皮拉絲虛應故事?雄三誤射被斷定是系統性失靈的結果,戰車落橋、以及才剛發生的坦克炸膛事故又何嘗不是系統性失靈的表現?

要贏回尊嚴就要先從軍隊文化改革做起。小英的「榮耀戎裝」只是做個物象,畢挺戎裝下面的虛假文化永遠也喚不回人民普遍敬意的;總愛混淆敵我意識的軍人們只會讓人更加鄙視而已。

「軍公教聯盟黨」意圖敗部復活

同樣的,吳斯懷和胡筑生兩位野心勃勃的退將假「反汙名,要尊嚴」所發起的93上凱道,也只是欺世盜名的一次政治展示。要尊嚴是虛,動員測試才是實。

記得,胡筑生將軍在去年9月接受中國媒體訪問時,竟說「民主自由不切實際」的離譜言論。如果胡將軍認為民主自由不切實際,卻正在享受民主制度下上街抗議的保障權利,這就很嫌諷刺了吧?或是假民主之名遂行自己的某種政治任務之實呢?

這一行動聯盟其真實目的就是「反英派」「反民進黨政府」的大集結。可謂是選後首度動員練兵。勢力動員成功者對泛藍長久低迷士氣會為之大振,新的政治明星亦將會浮上來成為在野實力領袖人物;但若是集結人數太難看,這股保守反動勢力很可能將就此瓦解。

政治光譜上,這股新起的「反英派」聯盟勢力應該是繼年初選舉失利的「軍公教聯盟黨」的接力者。或說是新生勢力更為適合。他們跟現有國民黨有既定淵源,但顯然並不受命於黨中央,而保留著最高度自主性。只要他們在這兩年內能經過3次成功動員測試,他們就可能累積出一定實力的政治能量,並於2018的地方選舉中揭竿而起,儼然成為有別於國新兩黨的另一股藍營在野新勢力。

所以大家都將屏息以待,在小英民調持續下墜的此際,在兆豐已形成超級政治風暴的亂局中,今年的這個九月或許會繼116的翻轉希望而被倒翻轉回去!民進黨人不該視而不見,時代力量們更不該掉以輕心!

只能祈求天佑台灣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