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是挑戰暴政,還是挑起宗教戰爭?

2016-09-03 06:20

? 人氣

玖壹壹與黃明志合作的一首歌曲《Oh My God》,因MV宗教歧視意味濃厚而引起爭議。(圖/玖壹壹@facebook)

玖壹壹與黃明志合作的一首歌曲《Oh My God》,因MV宗教歧視意味濃厚而引起爭議。(圖/玖壹壹@facebook)

日前,玖壹壹與黃明志合作的一首歌曲《Oh My God》,其原版MV包含了疑似玷汙伊斯蘭宗教的內容。(MV劇情中登場的四位角色個別代表四種宗教:佛、道、耶三教的角色都手持宗教儀器,只有代表穆斯林的角色手持槍械)

筆者的觀察是,玖壹壹是一個純粹為娛樂而創作的樂團,其歌曲大多沒什麼政治訴求。即使他們的歌曲內容讓抱持某些意識形態的人(例如女性主義者)感到不悅,也是在無知無感的情況下。然而,黃明志就不同了,這名批判性頗強的馬來西亞藝人,曾經多次與馬國政府槓上。再加上《Oh My God》原版MV流傳開來後,黃明志又自拍了一段展示自己健全無傷之軀的影片上傳至網路上,彷彿已經預期到自己返國後即將遭受牢獄之災。答案恐怕呼之欲出了:不同於玖壹壹的無心玩鬧,黃明志正是有意圖地,使用攻擊伊斯蘭教的方式,再一次向馬來西亞政府挑戰。(馬國政府具有頗濃厚的伊斯蘭成分,馬來西亞國旗上鮮明的星月圖案即說明了這一切)

伊斯蘭教齋戒月即將結束,孟加拉尚義穆斯林正在準備迎接重要節日「開齋節」。(圖/美聯社)
圖為伊斯蘭教齋戒月即將結束,孟加拉尚義穆斯林正在準備迎接重要節日「開齋節」。(圖/美聯社)

升斗小民欲挑戰手握大權的政府,需要一定的膽識。「膽識」一詞甚妙,「膽」意味著勇氣與行動力,敢於不再隱忍、大力宣洩出對於政府的不滿情緒,而如此可能也具有強大的群眾號召效果。「識」意味著學問與智慧,政府為何該批?又該如何改正才對?我們能為此做些什麼?若沒有做好功課、「識」之不足,將無法好好回答這些問題。總之,在與政府對抗的過程中,「膽」與「識」各有其效果與意義,兩者不可偏廢也。「膽」多而「識」少,恐讓挑戰政府的行動徒淪為暴政與暴民間的狗咬狗,暴政垮後,暴民上台成為新的暴政;「膽」少而「識」多,則對政府的挑戰可能漸趨文弱、只成為對掌權者不痛不癢的一些紙上用兵。「膽識」兼顧,才可能會是一場精采的人民力量展現。黃明志這次使用汙辱伊斯蘭教的方式,來挑戰馬國政府,或許就是一個「膽多識少」的典型例子。吾等台灣人旁觀者清,並不熟悉黃明志所挑戰的馬來西亞政府,只是清楚看見黃明志對於一個宗教的汙辱。因次,黃明志此次挑戰政府的手法,只能說:並非一流!

20140319-SMG0019-187-318-太陽花學運-余志偉攝.jpg
太陽花學運。(余志偉攝)

然而君不見的是,黃明志此種行為:以褻瀆統治者的宗教來挑戰政府,其實在人類歷史上已行之有年了。如果放棄論述與思考,純粹想汙辱統治者的話,則方法甚多,隨意從統治者身上抓出任何一個點,大肆嘲笑或痛罵即可。然而若抓出來的這個點,是統治者的種族、性別等,則可能遭受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之回擊。就以當代台灣為例,每每有人笑話前總統馬英九是娘娘腔或男同性戀時,難免受到女性主義的支持者(以及暫時支持者們)圍剿。更別提從來沒人敢從前苗栗縣長劉政鴻(宣稱)擁有道卡斯族血統這點下手攻擊。不過,如果攻擊的是國民黨政府最愛掛在嘴邊的儒家孔教,則似乎就是一件相對受歡迎許多的事情。

2016-08-24-馬英九攀登玉山主峰攻頂-取自馬英九臉書
圖為馬英九攀登玉山主峰攻頂(取自馬英九臉書)

或許是因為政治正確光環所守衛的乃是弱勢團體,而宗教為帶有權威性之事物,所以難以引起此光環之擁護,除非該宗教為某弱勢群體所特定信仰(例如原住民的祖靈信仰)。但事實上:褻瀆統治者的宗教,儘管能大力激怒政府,但終究會牽連到許多同樣信仰此宗教的無辜弱勢,誠可謂是一種典型的「膽多識少」挑戰政府模式!

筆者斗膽試問:因為反感國民黨政府而反儒之人,有多少位是真的用心研讀過儒家經典、儒家思想史後才做出那些批評?再問:前一陣子台灣對抗馬英九政府的公民運動中,假設少了那些針對各項政策的精闢論述,而都只是如同黃明志此次的手法,把孔孟諸儒用醜(丑)態展演出來給眾人看,則如此層次的挑戰政府,還能引起國內外多少的支持?今天的台灣政治,會不會繼續是國民黨一黨獨大?

同理,回到《Oh My God》的爭議MV上來說,當這支MV引來眾多批評時。筆者難以視而不見的是,許多網友都反過來或笑或罵玖壹壹是一個「8+9才會喜歡的樂團」、「8+9們不要再幫玖壹壹護航了」云云。(「8+9」為近期網路流行語,即台灣福佬語中「八家將」的諧音)請問如此之言論,難道不是也有意無意地冒犯了跟此次事件並無干係的另一個宗教嗎?不喜歡《Oh My God》MV內容將穆斯林貼上好戰標籤的人們,又為何要將陣頭孩子視為沒水準之人的代名詞?

八家將頂著暑氣在街上遶境
八家將頂著暑氣在街上遶境

還是那句話,一個成功的挑戰,需要膽識兼具。欲對統治者或任何一個對象進行批判,就該聚焦在其該受批判之行為上建設性地探討,而非可能波及無辜的散彈式攻擊,包括攻擊該對象之宗教信仰。否則,即便初衷是挑戰暴政,可能也終將失焦,淪為宗教戰爭!黃明志、當代台灣的你我,請因此次事件而深思!

*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歷史所碩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