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選總統不是「畫大餠」比賽!

2019-07-08 07:10

? 人氣

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郭台銘提出六歲以下幼兒國家養的政見,引發正反討論。(顏麟宇攝)

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郭台銘提出六歲以下幼兒國家養的政見,引發正反討論。(顏麟宇攝)

台灣總統直選已歷七屆,應該進入成熟階段了。但從本屆初選開始,就出現前所未見的「畫大餅」比賽,蔡英文、韓國瑜、郭台銘一個比一個畫更大。蔡說她是唯一能捍衛台灣主權的人,別人做總統(包括賴清德)就會開倒車。郭說中華民國是一家瀕臨破產的公司,又說年輕人不願生育,沒有新生命,國家有亡國危機,他當選後不惜散盡家財,也要把零到六歲兒童由國家養。韓則喊出為中華民國不惜粉身碎骨,還說讓政府照顧你的爸媽(六十五歲以上老人由政府幫忙養)。以上「唯一」「破產亡國」「不惜粉身碎骨」「不惜散盡家財」等,無一不是極度聳人聽聞字眼,目的在配合「畫大餅」,吸引選票。

將國家財政的餅努力「做大」,是合乎常情的競選政見。但「做大」八字還沒一撇就要「畫大」,卻近乎買空賣空行為。這種「畫大餅」的新選舉策略完全從韓國瑜學來。韓國瑜去年什麼具體政見都沒有,光是「貨出去,人進來,高雄發大財」等口號,就輕易贏得高雄市長,並外溢到全國各縣市。選民投票如此輕率,難怪「韓國瑜模式」馬上風靡藍綠總統候選人,把總統初選搞成「畫大餅」比賽!

「畫大餅」的最大問題是財源哪裡來。例如郭台銘說他最懂振興經濟,必須產業升級轉型,國家才有競爭力、利潤、稅收;但最急迫的台商由大陸回流及擴大在台生產比重,他卻略而不提。而且少子化雖是國安問題,「國家養」卻是更大福利包袱,在產業升級轉型未見成效前,只能訴諸「所得重分配」,不能讓受薪階級獨扛福利包袱,要先加徵富人稅及公司資本利得稅(還需有法源依據,不是郭台銘式的「漫天喊價」),否則結果才真是郭台銘預言的「國家破產」。

20190703-國民黨國政願景發表會會前合影,高雄市長韓國瑜。(盧逸峰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的選舉大餅,一路從市長選舉畫到總統選舉。(盧逸峰攝)

韓國瑜更不必說,根本是由「口號治市」變「口號治國」,要靠什麼產業經濟和庶民經濟「翻轉貧富,南北平衡」,全然是空中樓閣(台北是全國政經文教中心,新竹是科技產業中心,南部如何靠產業經濟翻轉?靠庶民經濟平衡?)。沈富雄臉書即列舉十一項韓不適任總統的理由,指出「民粹式的總統固然可怕,無知的領導人更是可怕」。

相較之下,有廿年治市治國經驗的朱立倫反而因為更懂經濟而更穩健。他在國民黨最終場國政願景發表會表示,零到六歲由「國家養」是「社會主義」,由自已養是資本主義,但他覺得「台灣沒資格、也沒能力、也不該走向社會主義」,而該折衷由「大家養」,也就是高所得者自己養,中所得者大家幫忙養,低所得者「國家養」。他並告誡其他總統候選人:「財政資源是屬於全體民眾,不可以亂開空頭支票。」

朱立倫提醒選民不要被「畫大餅」迷惑的一席話,更是發人深省。他說他沒有「譁眾取寵」(暗指郭台銘)的政策,也不要「喊口號」(暗指韓國瑜),希望初選民調時,接到電話的民眾好好思考,不要做會後悔的決定,也不要做「一時爽」的決定;像英國民眾為了一時爽而票投脫歐,隔天就後悔了!烏克蘭民眾為了一時爽而選一位喜劇演員當總統,四天後就後悔了!

(當然,朱立倫也有自己的盲點及偏私。例如他批評立院下會期「中共代理人」修法,竟說這是「走火入魔」,會變「綠色恐怖」。西方民主國家如美、澳也有類似修法,以防外諜尤其中共滲透,何時聽過這會變成一種「恐怖」?這顯示是朱立倫把民主台灣誤當兩蔣台灣,又拋棄了兩蔣時代「匪共謀我日亟」的重要心防。蔡英文近日有些話頗值藍綠陣營共同思考,如「中國對台灣壓力那麼大,蔡英文從未退讓過一步,國民黨那些候選人卻是躲躲閃閃。要做一個國家領導人,可以這樣嗎?」「中國對台灣已進行全面性滲透,國人更要嚴肅以對。」)

20190703-國民黨國政願景發表會,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出席。(盧逸峰攝)
前新北市長朱立倫提醒總統參選人不要隨便畫大餅。(盧逸峰攝)

總統是一國民心及希望之所寄,選地方首長可以信口開河或亂開支票(如加發老農津貼、老人免費裝假牙、不斷加碼生兒及育兒津貼等,最後無錢還債,只好推給中央),選總統絕不能「畫大餅」及不顧國家長遠未來,只為騙選票於一時。美國歷任總統就有許多針對總統這一職位的良心建言,以下試舉幾則。

詹森總統說:「追求總統職位時,極端是最不可饒恕的罪惡。在國家事務中,務實中庸是最高美德。」林肯總統說:「如果總統犯了錯誤,不只是影響我,或影響你們,而是影響整個國家。因此,我至少應盡力不犯錯誤。」老羅斯福總統說:「一旦正直、誠實的國人不再相信我是他們的代表,不再相信我會為了正直、誠實的事業而奮鬥,我的權力(我全部力量的來源)就會化為烏有。」小羅斯福總統說:「總統不只是一個行政職位,它也是卓越的道德領導職位。」艾森豪總統說:「總統身邊無小事。事情若能輕易解決,就不必由總統來解決了。」

極端確是追求總統職位不可饒恕的過錯,「畫大餅」及「喊口號」恰恰都是極端。而本屆台灣總統直選,又偏偏是由幾位「非典型」候選人各領風騷,真正的典型候選人不是被做掉,就是屈居下風。這不由令人想起尼克森總統傑出著作《領導人》中的幾句:「長久以來,美國國內有一種普遍看法,即這個國家需要一位高級企業家來管理政府。這種看法沒有看到本質:管理企業是一回事,領導國家是另一回事。正如管理學家華倫.班尼斯的名言,管理人的目標是把事情做對,領袖的目標是做對的事情。管理人考慮今天和明天,領袖必須考量後天。管理人代表一個過程,領袖則代表歷史方向。」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