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苑舉民觀點:留一片綠肺─為政大化南新村請命

化南全區巷弄尺度親切保留1960年代的巷弄風情,保有文人眷舍幽雅特質。(陳淑美攝影)

化南全區巷弄尺度親切保留1960年代的巷弄風情,保有文人眷舍幽雅特質。(陳淑美攝影)

化南新村(以下簡稱:化南)為早期國立政治大學(以下簡稱:政大)於1960年代初期所興建之教職員宿舍,位於臺灣臺北市文山區萬興里。政大於1954年在臺復校,其前身為南京中央政治學校。然而,教育學子之教職員卻面臨交通不便困擾,此乃因政大位於臺北市郊區指南山麓(其時,該區域為臺北縣木柵鄉),往來市區頗為不便。有鑑於此,奉政大在臺首任校長陳大齊先生指示,於校外興建數批教職員宿舍,化南為其一,以減少舟車勞頓。化南建築為雙拼式,兩層樓房,頗有德式包浩斯(Bauhaus)主義建築風格。此外,由於木柵地區多水患,樓層墊高,離地約1公尺。紅磚綠蔭,Z-字型圍牆,為二戰後臺灣經典建築之一。

目前,化南依然有若干原住戶,例如,前政大財稅學系張則堯教授夫人,張梁錫純女士(民國12年生),現任行政院林全院長尊稱師母,鄰里間則稱其張奶奶。始自民國53年,張教授夫婦入住化南第一批眷舍。此外,尚有數位短期訪問學者向政大租賃房舍居住。雖住戶數目不似當年,化南與其「全區保存」,具有多方面重大意義,茲分述如下:

化南新村是都市的綠肺,保有都市難見的各類生態(BB團隊攝影/陳淑美提供)
化南新村是都市的綠肺,保有都市難見的各類生態(BB團隊攝影/陳淑美提供)

歷史的意義:

民國42年韓戰交戰國達成停火協議,臺灣暫時免於赤焰烽火,政大即於隔年(43年)篳路藍縷,艱苦復校,教育莘莘學子。於1950年代末期,臺灣歷經金門砲戰與八七水災重創,政大陳大齊校長即籌劃政大教職員宿舍。化南為其中最具規模與代表性者,見證歷史意義,展現時代精神。諸多文史界名人,如高明教授(中國文字學家,曾任西北聯大教務長)、王夢鷗教授(著名禮記學與唐人小說研究泰斗)、盧元駿教授(曲學家,帶領學生吟唱宋詞)、呂春沂教授(自由主義學者,曾遭受白色恐怖陷害)、…,皆曾以化南為居所,為國作育英才。

教育的意義:

化南宿舍為政大教職員居所多年,流傳無數感人故事,體現政大教育精神、師生情誼、社區和諧、…。例如,若干教授家中擺設黑板,為隨時到來學子設幔傳經。如今,化南住戶雖多已遷出,然而屋況良好,若是全區保存,並改作教學之用,則十分有助於政大學子撫今追昔,感念先人,深具教育意義。此外,化南興建多年,無論其生態、建築、歷史、地理、…,等多項資源俱有可觀,對於任何年齡層學子之學習活動而言,均極具教育感化意義,提供珍貴教材。

多少教育與人文精神都在化南新村的客廳裡產生。(荊永迪提供)
多少教育與人文精神都在化南新村的客廳裡產生。(荊永迪提供)

建築的意義:

據銘傳大學建築學系梁銘剛教授表示,政大為臺灣文史哲教育與研究重鎮,化南建築風格十分展現此一特色,與政大學術活動相互契合,著實可貴。施工方面,其外牆為清水紅磚構造,素樸典雅,結構厚實。院落圍牆為Z-字型,除具有增強功能外,更使得化南巷弄間呈現韻律浮動效果,十分罕見且美觀。此外,由於木柵地區多雨,各戶窗臺底座磚塊皆傾斜,有助於雨水導流至院內泥地,提供花草樹木生長與禽鳥棲息沃土,強調自然與人文環境彼此和諧共存,足見當時工匠巧思。

生態的意義:

完工50餘年之化南,蟲鳴鳥叫,花木扶疏,早已成為完整生態系,深受所有萬興里民愛惜,稱之該鄰里之「綠肺」,並非過譽。此外,當時多位教授家中種植不同樹種,如梅花、龍柏、南洋杉、龍眼、香椿、玉蘭花樹…,皆五十餘年以上樹齡,充分展現教授個性與其思維,十分令人神往。化南由於每戶皆有泥地,且舊時村民愛護堂前禽鳥,諸多臺灣珍貴鳥類,如臺灣藍鵲、五色鳥、紅嘴黑鵯、綠繡眼、…擇化南棲息,生意盎然,尤難能可貴。

國寶鳥臺灣藍鵲常在化南新村的小公園飛翔(羅道濟攝)
國寶鳥臺灣藍鵲常在化南新村的小公園飛翔(羅道濟攝)

社區的意義:

鄰近社區之於大學,其重要性不言可喻。優質學府,必定友善其社區民眾。對於大學而言,社區可謂其學子最重要之「實習工廠」。消極方面,至少須「不擾鄰」;積極方面,則應廣邀鄰近社區民眾參與校務,共創雙贏。化南自興建以來,即扮演與社區民眾彼此交流之平臺,見證臺灣族群融合發展。鳥語花香之化南,正是萬興里民最珍愛之芳鄰。村口有一遠興商店,張姓店長子女經常為化南村內年長村民遞送生活所需,而村民亦回贈可口糖果感謝,十分溫馨感人。時至今日,化南依舊是里民運動健身與鄰里間交流互動好去處。

化南新村的人文資源已成萬興里的資產,鄰近中小學生都會來參訪。(陳淑美攝)
化南新村的人文資源已成萬興里的資產,鄰近中小學生都會來參訪。(陳淑美攝)

永續的意義:

化南之於政大,乃至全萬興里民,甚至臺灣高教,其全區保存意義重大。如何面對全球暖化、氣候變遷,已是世界潮流,更是刻不容緩議題。而老屋新用,古蹟保存,正是此一概念之彰顯。化南全區保存,絕不僅僅只是廢物利用,而是政大,甚至於我國,鄭重向世界宣示「永續」概念之承諾。

化南新村每戶院落植栽不同,高中低複層生態體系結構完整。(陳淑美攝)
化南新村每戶院落植栽不同,高中低複層生態體系結構完整。(陳淑美攝)

化南全區保存後,未來發展之原則亦當以「政大同學獲益最大化」為主要考量。例如,各教授宿舍可望轉變作為政大學生專屬研討室、小型表演場、各學系工作坊、甚至實驗室、…,創意發揮無限,學子受用無窮。其中,由於化南宿舍客廳之面積、比例、角度、採光、…,均十分適宜實施大一同學專屬之新生專題討論課程(Freshman seminar)。新生專題討論為小班教學,約15人,由各系資深教師帶領,於新生開學之初即進行各類議題之陳述、討論、思辯、…。

新生專題討論在美國已實施超過130年,效果宏著,有專屬期刊(Journal of The First-Year Experience and Students in Transition)研究,並發表學術論文。於我國,目前雖僅有臺灣大學與銘傳大學開設此一課程,但是深受同學肯定,非常值得推廣。新鮮人之大學一年級,乃是影響其大學4年教育成敗最為關鍵時刻。新生專題討論在政大全區保存之化南歷史建築內實施,更是具有緬懷先人、導正觀念、強化學習、開創未來、…等多重重大意義,並可望為政大在世界高等教育史寫下璀璨一頁,這也是從小在化南長大的我,最殷切的期盼。

*作者為銘傳大學生物科技學系副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