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過去籃球在加拿大並不受重視,暴龍又如何將多倫多變成一座籃球城市?

2019-06-03 18:54

? 人氣

在過去,冰球是加拿大的主要職業運動,不過隨著暴龍20多年的努力經營,NBA的規模已經不輸給冰球了。 (美聯社)

在過去,冰球是加拿大的主要職業運動,不過隨著暴龍20多年的努力經營,NBA的規模已經不輸給冰球了。 (美聯社)

在NBA總冠軍賽首戰,湯瑪斯(Isiah Thomas)與過去曾為多倫多暴龍效力的傳奇球星蒞臨現場,看著場內外爆滿的觀眾,湯瑪斯也回憶起了25年前他剛接任暴龍第一任執行副總裁時的過往。

剛接下暴龍執行副總裁的職位時,湯瑪斯拜訪了一家又一家的媒體,試圖說服這些媒體買下暴龍球賽的轉播權,將被視為外國運動的籃球推廣給加拿大的球迷,即使最後有媒體願意買下轉播權,但實際上NBA在加拿大永遠不會是最熱門的運動項目。

「當你打開電視並看到新聞,你就知道我們的地位在哪裡,」湯瑪斯回憶道:「球賽精采片段的播放順序會是冰球、冰球、冰球、多倫多藍鳥、多倫多淘金人(美式足球)、網球以及冰壺。當冰壺結束之後,才會輪到暴龍的賽事精華。」

加拿大可以說是以冰球為主的國家,不過隨著暴龍打進隊史首度的總冠軍賽,多倫多也開始轉變成一座籃球城市,到處都有粉絲穿著暴龍的球衣以及印有「We The North」口號的T恤,也有運動用品店的員工在牆壁上噴上雷納德(Kawhi Leonard)的畫像,並稱他為「The King of the North」(北境之王),冰球在NBA季後賽期間的地位也受到了嚴峻的挑戰。

有球迷在建築物外牆噴上雷納德的畫像。 (圖片取自The Undefeated)
有球迷在建築物外牆噴上雷納德的畫像。 (圖片取自The Undefeated)


對於長期熱愛冰球的加拿大人來說,走到今天這一步著實不易,ESPN的評論員瓊斯(Mark Jones)也深知這點,瓊斯在高中時期就是當地的籃球明星,後來也與他的哥哥保羅(Paul Jones)雙雙入選約克大學的名人堂。

瓊斯兄弟檔是多倫多多元化社區的一份子,該地區有很多來自加勒比海地區的移民,他們非常熱愛籃球,但由於當時籃球在加拿大並不普及,當時NBA也並未在地區的電視台轉播,迫使他們必須要進到城裡的酒吧才能看球。

瓊斯也回憶道:「我們有次去了一間酒吧,員工還要在冬天爬上屋頂將天線喬到正確的位置才收的到訊號,因為天線完全結冰了;但是經常帶著晚餐到酒吧去,才是我們唯一能收看球賽的方式。」

為了與體育保持關係,瓊斯進入加拿大最知名的媒體TSN並擔任助理編輯,他的工作有部分要剪輯球員的精采片段,但他卻在某天發現,主管連球隊的名稱都不甚了解,儘管後來瓊斯在TSN的職位不斷提升,但是他在製作NBA相關內容時所遇到的困難,也迫使他來到美國尋找工作。

「我想讓活塞與公牛的季後賽成為轉播收視率第一的節目,而不是只撥放25分鐘的片段而已,」瓊斯說:「但他們總是將收視率甩在我的臉上,然後告訴我冰壺的收視率又超越籃球了,我只能跟他們說:『是的,因為你們每天都在播冰壺的比賽!』」屢屢受挫之後,瓊斯選擇離開了TSN並加入ESPN。

在這樣的氛圍之下,暴龍在1995年誕生了,隨著湯瑪斯懇求媒體讓暴龍有曝光機會,球員們也必須要到東部的省分旅行並進行宣傳,想當然爾,宣傳的效果乏人問津,參與簽名會的球迷也寥寥可數,曾為暴龍效力的莫瑞(Tracy Murray)說:「有次我們開車到多倫多幾個小時車程以外的地方,並開了簽名會,現場一個人都沒有,後來有個人走到桌邊說:『好吧,暴龍隊。』然後指著我問:『但這個人是誰?』」

這種反應並不令人感到意外,不過這也讓暴龍高層下定決心,要將籃球推廣給年輕人,而不是試圖改變喜愛看冰球的中老年球迷。

這樣的宣傳方針,也是暴龍吉祥物誕生的由來,與年輕人建立關係,當時暴龍還幫陣中的頂尖新秀史陶德邁爾(Damon Stoudamire)取了一個綽號「Mighty Mouse」,吸引喜歡米老鼠的年輕人。湯瑪斯也在受訪時透露,當初曾希望用第七順位選進還是高中生的賈奈特(Kevin Garnett),雖然最後並未實現願望,但湯瑪斯認為,選進身材矮小的史陶德邁爾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Damon非常善於幫助我們激發年輕人的想像力,」湯瑪斯說:「我希望孩子們有機會接觸到籃球,跟球員見面,甚至是到場觀看球賽,這有助於激發他們的想像力。」

米克斯(Mike Meeks)在觀看暴龍隊史的第一場比賽時已經22歲,雖然未必符合湯瑪斯所設定的年齡層,不過他明確的感受到了NBA降臨多倫多所帶來的後續效應。

出生於牙買加的米克斯,隨著家人移民到多倫多後一直都只有接觸街頭的曲棍球,不過在身高急遽增加後,米克斯也開始接觸籃球,米克斯坦言:「過去在郊區的體育館裡,經常都只有我一個人,現在郊區已經變成籃球員的溫床了。」

如今,米克斯成為加拿大國家隊青年球員發展部門的經理,他的工作必須要前往全國各地為未來的國家隊尋找有潛力的球員,對於籃球在加拿大越來越普及,他也有很深的感觸,米克斯說:「當我還年輕的時候,籃球只是課外活動,即使是在夏天,電視台還是一直在轉播冰球,不過暴龍在多倫多誕生後,這種想法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很多人也是因此而開始接觸籃球的。」

在暴龍球迷的背後,代表的是加拿大的希望。 (美聯社)
在暴龍球迷的背後,代表的是加拿大的希望。 (美聯社)

就像暴龍是現今唯一一支主場不在美國境內的球隊情況一樣,他們有能力改變觀眾對於籃球賽的看法,身為溫哥華街頭籃球員的海沃德(Joey Haywood)雖然沒能看著灰熊留在溫哥華並拓展籃球的影響力,不過已經讓不少原本對籃球興趣缺缺的球迷,願意開始接觸NBA,從總冠軍賽第一戰的收視人數就可以看出端倪,根據TSN所公布的數據,第一戰就有330萬人收看,相較於NHL多倫多楓葉隊季後賽370萬的收視人數,這樣的成績著實令人驚豔。

為何暴龍能繳出如此漂亮的收視成績?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官方舉辦的直撥派對,而加拿大的民眾也渴望著勝利的滋味,暴龍一路殺進總冠軍賽,正好滿足了加拿大球迷的胃口。過去曾為暴龍效力長達7年的波許也說:「過去我們在掙扎時,他們就支持我們,現在這些球迷也因為忠誠而獲得了回報,這種激情是完全不同的,這些球迷背後代表著一個國家,那可是3000多萬的人口數。」

◎加入風運動粉絲專頁,帶你掌握更多國內外體壇動態

◎加入風運動LINE,嚴選好文一次看

喜歡這篇文章嗎?

金茂勛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