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俊宏觀點:鄧麗君與六四事件

2019-06-04 05:50

? 人氣

1989年4月21日,數萬北京市民與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示威。(AP)

1989年4月21日,數萬北京市民與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示威。(AP)

近年來退休後,我較常到大陸各處走走,也喜歡聽聽大陸的歌唱選秀節目,令我很訝異的是,鄧麗君的歌曲在大陸居然如此廣受歡迎,幾乎男女老少都對它喜愛有加。

記得鄧麗君的歌曲在台灣開始流行的時間,約莫是1960年代末,正是我高中、大學的時代,彼時台灣正展開四小龍的經濟發展,西方資本主義的現代化思潮也隨之傳來,校園裡最流行歌曲是西洋歌曲,而像鄧麗君等的國語流行歌曲並沒受到特別青睞,只被看成二流歌曲,但這些二流歌曲在兩岸開放交流後,卻成為大陸百姓的天籟。

其實不只鄧麗君的歌,幾乎所有台灣當年流行的國語歌曲都傳入大陸,且深受喜愛。我還聽過大陸有人唱起歐陽菲菲的「熱情的沙漠」,這首歌約流行於1974年間,當時我正在景美政治犯監獄的洗衣工廠洗衣服,眾政治犯難友們一面洗衣一面哼著這首歌,把它當作好笑的歌曲。

台灣的國語流行歌曲,除黨八股的愛國歌曲外概皆以抒發個人情懷為主。這是因為在國民黨威權統治下,不允許反映社會面的歌曲出現,只容許個人情懷的歌曲。

這和大陸剛好相反,改革開放前中國大陸正進行國家漫長且艱困的工業化時期,此工業化所需的資金必須從全國百姓身上提,被稱為「內生性的自我剝削」,為了號召全民共體時艱投入國家的工業化,因此老百姓的精神生活長期被壓抑在集體主義、階級鬥爭等社會主義運動下,個人生活、個人情懷則一定程度上是會被批判的,因此像鄧麗君的這種歌曲,幾乎不可能聽見,聽說當初老百姓剛剛開始聽鄧麗君的歌時,還是偷偷摸摸聽的。

製作「八千里路雲和月」的凌風說:「鄧麗君代表一個時代的符號。」,對台灣來說這句話有些過獎,但對中國大陸來說這句話或許並不為過,畢竟鄧麗君的歌曲是伴隨著中國社會的巨變而傳入。

台北市長柯文哲8日參加鄧麗君紀念展的揭幕儀式。(取自台北市政府)
圖為台北市長柯文哲參加鄧麗君紀念展的揭幕儀式。(資料照,取自台北市政府)

與中國劇變同時傳入的還有西方的物質文明以及商業文明,這些文明令大陸從官方到民間,從高層的知識分子到一般市井小民都為之傾倒。

1989年2月我到北京拜訪當時一家電腦公司「四通公司」,與一位經理面談,他大讚西方的文明。

我反問:「你們不是正在提倡社會主義文明嗎?」

他不屑地回說:「什麼社會主義文明,日本、新加坡我都去過了,人家那個才叫文明。」

的確,要說文明,當時的中國實在很難與西方評比,物質方面中國落後太多,精神方面這位經理說:「人家那百貨公司的店員多有禮貌。」,而我這次到北京曾到一家雜貨店買紙張,卻被店員催著問:「買不買?買不買?…」,因為下班時間快到了。

還有伴隨這些文明進入中國的是西方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在此意識形態的薰染下,社會要求政治改革的聲音甚囂塵上。這次到北京我也去參訪北京大學,看見校園的布告欄上,貼著一張小字報,一堆人緊張兮兮地圍著觀看,我也擠進去看了一下,上面寫的是呼籲中央領導人應如何如何實行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那些用詞潛字,我似曾相識,因為當年我在學生時代搞革命想推翻國民黨最終被抓進去坐牢前,所接觸到的,也正是這些西方自由主義的東西。

看來改革開放後十年間的中國,在西方物質文明、商業文明以及意識形態的影響下,社會正醞釀著人心的躁動。

1988年中國爆發了一場經濟危機,其原因如下:

1.改革開放後,鄧小平領導的二代核心,為了解決國內經濟問題,遂借鏡戰

後許多發展中國家對外開放的經驗,進一步引進外資,允許對外貸款、合資經營,並因應償還外債之需要,開放沿海特區,帶來經濟高速增長。

2.改革開放後,生產力獲得解放的農村,其鄉鎮企業異軍突起,快速發展,

工業產值曾占全國40%。

以上兩項因素,帶來國家消費和投資需求兩旺,促使國家發行過量貨幣,通

貨膨漲因而爆發。

自從改革開放後,中國出現市場經濟,並且允許私人資產的存在,同時改革開放時為了安頓城市大量的失業人口,允許機關設立服務業公司,這些服務業公司後來演變為「官倒」公司,他們憑藉其特權關係,在價格雙軌制下利用官定價格與市場價格間的巨大價差,大搞倒買倒賣,從中牟利,此種貪腐現象,和改革開放前的廉政相比,呈現巨幅落差,自然也積累巨大的社會民怨。

而真正引爆這波通膨的導火線,正是由官倒公司所帶動的全民大搶購,各地生活物資被搶購一空,據說連鹽巴也被買光。

六四、1989年5月18日在北京上街遊行的民眾。(AP)
1989年5月18日在北京上街遊行的民眾。(AP)

於是改革開放以來對官倒貪腐不滿所積累的巨大民怨,以及在西方價值觀影響下的民心躁動,終於在這場經濟危機下引爆。人民蜂擁至天安門廣場示威抗議,要求整治官倒,要求政治改革。

示威活動延續二個多月,中共中央面對改革開放後出現的巨大動盪,何去何從出現分裂,使得事件遲遲未能解決。而與此同時,自從改革開放後,西方的勢力也悄悄進入中國,此時更是見縫插針,搧風點火,企圖像瓦解蘇聯那樣一舉推倒中國,使得事件最終以悲劇收場。

今日吾人如何看待六四事件?

首先,六四事件就如同文革一樣,它是中國國家工業化顛簸進程中的歷史悲劇,是苦命中國的一個社會旅程。

其次,衡諸蘇聯被西方帝國主義肢解的悲劇來看,六四事件還真幫中國逃過一劫。

當年蘇聯接受一些西化專家的建議,採取「五百天計劃」的「休克療法」,全面市場化、私有化,將國企分解為有價債券發放给全民,得以在市場自由買賣。然而當蘇聯人民還在為自己手中免費得到了有價債券,成為「國企的主人」而歡呼雀躍時,國際金融巨鱷已悄悄進入蘇聯布局,等彈藥就位後,開始做空國企,於是國企債券賣壓出籠價格急速崩跌,蘇聯人民急於拋售手中債券,此時國際金融巨鱷就進場,以極廉價的撿白菜價格,收購這些債券。就這樣幾代蘇聯人辛苦營建起來的國家企業,被蘇聯人從自己手中以極低極低的價格賤賣掉了。

同時國際金融巨鱷又瞄準盧布做空,盧布開始大崩盤,蘇聯人民剛廉價出售債券所得到的盧布,又面臨不保,盧布也崩跌了,蘇聯人民急於出售盧布,兌換美元,盧布遂從原來1盧布兌換2.8美元,崩跌到1美元兌換4800盧布。而這些進場的美元紙鈔,每張印製成本只有0.5美分而已。

就這樣從國企債券到盧布,蘇聯人民的儲蓄被劫掠一空,國家龐大的資產被洗劫殆盡。

看了以上驚心動魄的帝國主義對蘇聯的洗劫,不禁讓人聯想到當年六四事件,中國如被西方勢力推倒,中國人民的命運將會如何?中國會有今日的崛起嗎?

*作者為70年代政治犯,左翼聯盟中央委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