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月旦台灣紅白帖文化

2016-05-29 06:00

? 人氣

紅包白包意義大不同,其儼然成為台灣文化代表之一。

紅包白包意義大不同,其儼然成為台灣文化代表之一。

紅白帖文化,這個在台灣社會原本牢不可破的基層樁腳網絡,原本是傳統政治達人親近基層的最佳註腳。雖然面對紅白帖,當遇到黃道吉日,一天要跑好幾攤,早把若干地方政治人物搞得人仰馬翻,苦不堪言。但為了選票,為服務選民,仍然必須勤跑紅白帖。試問勤跑紅白帖是的屬哪一門子的選民服務?如此的選民服務,對改善國計民生有何助益?

結婚
結婚

在喪禮告別式場中,從總統到五院院長輓聯都到齊高掛,成為告別式場的標準配備,地方民代與首長的輓聯早已無處容身。當各級政要的輓聯之獲得如此的唾手可得,高掛告別式場的輓聯變得如此廉價,政要們還需如此作賤自己嗎?

各級行政首長、民代受選民所託,是希望行政首長戮力從公,興利除弊;民代依其職權監督行政機關、制定法案、審查預算。如果把寶貴時間花在流連於紅白帖文化中,試問哪還有時間思考如何興利、除弊、監督等法定職責。

市井小民面對紅白帖文化時,充滿著濃濃的莫可奈何的虛偽情愫。明明生計已經捉襟見肘,當收到左鄰右舍、鄉親故舊甚或800年都未曾謀面的遠房親戚紅白炸彈時,總是在人情世故的大纛下,備妥足以使自己不失禮的禮金赴宴(弔唁)。因為曾經投資,當自己有機會投出紅白炸彈時,又怎能失去此回收投資的大好機會呢?如此的惡性循環,在什麼都漲就是薪水不漲的氛圍下,禮金的支出成了市井小民揮之不去的夢魘,孰令致之?何令致之?

若能讓婚喪禮多一些簡約與莊嚴,少一點奢華與繁文縟節。於婚禮,當不會因為婚禮簡約而無法白頭到老。於喪禮,亦不會因少了風光大葬,而改變早已蓋棺定論的孝與不孝。

民法中婚姻已改為登記說,其實結婚是兩個家族的事,小倆口情投意合後,婚禮可以這樣辦。找一黃道吉日,備妥結婚證書及必要文件,到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完成法定程序後,找一適當場所;或為母校校園、禮堂或為公司交誼廳,以下午茶的方式邀親朋故舊參加,並在簽到處設一大布幅供來賓寫下對新人之祝福充當禮金。因為只準備茶點,成本相對低,不收禮金也不會造成主人家太大負擔。此一風氣形成一種文化之後,參加婚禮時便可不用為準備禮金所惱,在婚宴中因少了財氣,多一些簡約,更多出的是真心祝福。

喪禮可以這樣,當人生謝幕時,不發喪,不需驚動太多的人。只需三、五知己參加告別式。在告別式中,伴著清香素果,在子媳的引領下,將遺體送往火葬場火化,骨灰送回故鄉墓園安置。兒孫們每年清明時節,帶著祭品掃墓,並告慰先人子孫一切安康,如此足矣!

金泳三的兒子賢哲(右)接受各方弔唁(美聯社)
金泳三的兒子賢哲(右)接受各方弔唁(美聯社)

當收到紅白炸彈,手執紅白包,向當事人或其家屬祝福與弔唁的同時,真心祝福與弔唁者幾希?逢場作戲者幾希?疼惜禮金與帛金者幾希?如果有更多簡約,相信少了禮金之負擔,會換來更多真心祝福與容哀。

*本文作者為苗栗人,退休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