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一起推倒女宿高牆吧!

2016-05-22 06:10

? 人氣

根據大學學生權利調查評鑑小組在2012年公布的調查,近年來全台灣還有八成有女舍宵禁。2009年包括台師大、政大、輔大三間大學都有宿舍性別權益的事件。唯有女宿被女同學們解放,女同學才能在消夜場次中與男同學平起平坐的討論。(圖/maidigitv@flickr)

根據大學學生權利調查評鑑小組在2012年公布的調查,近年來全台灣還有八成有女舍宵禁。2009年包括台師大、政大、輔大三間大學都有宿舍性別權益的事件。唯有女宿被女同學們解放,女同學才能在消夜場次中與男同學平起平坐的討論。(圖/maidigitv@flickr)

校園生活的酸甜苦辣,是眾多年輕人必經的過程。即使內向,或者較少社交活動的同學,多少有一兩次觸犯宵禁規定的經驗。校園同儕的夜生活啊,像是消夜、喝酒、唱歌、夜衝,也是許多人大專時代的回憶。

但許多剛進大學的女孩,就像灰姑娘一樣:「要十二點了,我得趕回宿舍!」在偶像劇裡,可能還會有個肩膀厚實的學長,騎著高檔重機載女孩回家。但現實裡,可能是女同學內心許多的煎熬:擔心被退宿、通知家長、記違規點數或者接受勞動教育與舍監約談,造成許多隱性的壓力與傷害。在法律見解上,校方也可能觸犯《刑法》得強制罪。

抗議校園女宿宵禁的斷代

對抗女宿宵禁從來不是新鮮事。不知從何時起,台灣島上的大學開始有了宿舍的宵禁與點名制度;也不知什麼因緣下,男生宿舍普遍取消了這樣的制度,徒留女學生的點名及宵禁制度。在一些與學者的討論中,我們推測是跟戒嚴法的實施有關,生活教育作為軍事教育的延伸,是國民黨體制控制民眾及學生活動的方法之一。讀者們何不留個言來說說求學時期的宿舍夜間是否有嚴格的門禁?

1992年「大專女生姐妹營」培訓了一批同學,以女性主義及性別主流化為號召的「全女聯」在各校開花,追求女性主體意識的發展;也間接推動校園中男女宿舍的門禁問題以及廁所空間分配的不合理。台大1993年的女宿門禁抗爭1994年東海女舍運動「強強滾:門禁=安全?」、1997年中興大學黑森林社和女研社,在宿舍前面「女宿夜烤」烤肉,促成門禁時間延後;以及許多過去前輩在各個學校的抗爭,為的都是突破女宿的宵禁限制。希望可以讓大學生從了解女宿宵禁的性別問題開始,拓展性別平等與自由權利的意識。

根據大學學生權利調查評鑑小組在2012年公布的調查,近年來全台灣還有八成有女舍宵禁。2009年包括台師大、政大、輔大三間大學都有宿舍性別權益的事件。近年來有許多校園團體致力於宿舍宵禁的抗爭,又以男女宿不平等居多:有2010年高師戒嚴與黑水溝社等團體曾在不同時期提出抗議、2013年成功抗爭的北藝大女宿夜卡解放陣線廢除夜卡的限制、東海住宿權益行動小組與人間工作坊在2014年的陳情、中興黑森林社在校內得倡議、文大野青社與文化大學學生會舉辦講座、2015年海洋大學的女宿門禁方案改革、中興大學626女宿高牆行動聯盟成功推動刷卡、廢除通知家長之規定。還有更多未能蒐集到,在校園中從事自主抗爭的組織;這些努力不懈、為其他同學權益付出的學生團體,都是值得敬佩的。

校園性別啟蒙,靠得就是這些各校各處、遍地開花得女性權益關注者。從生活中的命題,延伸到女性處境、女性在社會、母職、女性主義理論以及各式各樣得性別命題。唯有女宿被女同學們解放,女同學才能在消夜場次中與男同學平起平坐的討論(大家有空請去大學校園附近得消夜攤數數看男女比)。女宿得解放,才能將議題帶回到被解放的女同學中,了解自由、才了解自由之可貴、才了解制度性監禁的邪惡與運作、才能成長為一個獨立,且不需要依附在家父長制度下生活的女性。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