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誰在操弄教師評鑑與升等?

2019-04-22 05:20

? 人氣

教師法修法真能淘汰不是任教師嗎?還是壓垮具教育熱忱的老師的最後一根稻草?圖為高教工會日前舉行「教師法修法爭議重重,呼籲暫緩修法」記者會。(資料照,蔡親傑攝)

教師法修法真能淘汰不是任教師嗎?還是壓垮具教育熱忱的老師的最後一根稻草?圖為高教工會日前舉行「教師法修法爭議重重,呼籲暫緩修法」記者會。(資料照,蔡親傑攝)

在台灣社會,教師已稱不上是有尊嚴、受景仰的職業,一部《教師法》修正草案更將教師的工作權摧毀殆盡,堂而皇之為資方大啟解聘之道。此草案,以積極回應社會呼聲、增進教師教學品質及維護學生受教權為名,行剝奪教師權利之實。洋洋灑灑的法條,非但見不到所謂「保障教師工作及生活,提升教師專業地位」(第一條),反倒以不合理的法條層層綑綁教師。其中,第二十七條規定違反限期升等或教師評鑑,不續聘或予以資遣。限期升等、教師評鑑之本意是希望教師在教學之餘致力於研究,拓展專業知識,進而傳授給學子,殊不知上述兩者在高等教育殿堂早有操之在他的沉痾。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人為操作的教師評鑑

教職本為志業,當以傳道、受業、解惑為己任,但在現今教育現場,教學變成次要,能否招到學生成為衡量教師優劣的標準。教師淪為業務員,推銷學校成為重責所在。琳瑯滿目的招生活動專為教師設計,如博覽會、入班宣導、參訪、家訪等,都有明確點數可供參考。只要點數差,立即被提醒要努力。每學期不乏招生講座,教導教師如何成功招進學生。

在研究型大學,教學與研究被喻為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但在私立大學,尤其是後段班的私立科大,根本沒有這個問題,因為招生是第一要務,至於研究,套套交情掛掛名,要不就買篇論文充當研究成果,也能造就不少副教授。教師們奮力衝刺招生點數,只為了讓主管和同儕認同他們為系鞠躬盡瘁。由於招生綁績效、綁年終,導致招生活動一上傳到群組,秒殺程度勝過熱門商品,但也導致資源分配不均的現象,有的教師行程滿檔,有的卻寥寥無幾。爭的凶,也爭的難看。主管漠視資源分配的問題,但卻以此刁難招生不力的人。儘管教育部明定不可將招生列為評鑑項目、甚至是年終獎金的標準,但不少學校還是明定招生達標點數,再者,在同儕壓力下,也不得不賣力演出。筆者不禁疑惑,明知學校的教學環境不好,但還要以三寸不爛之舌招攬學生,是社會之幸還是不幸?

20190415-全教總等工會15日集結立法院外召開「反對教師法惡修」記者會,並手持「捍衛校園專業,反對權威獨斷」抗議標語。(顏麟宇攝)
全教總等工會日前集結立法院外召開「反對教師法惡修」記者會,並手持「捍衛校園專業,反對權威獨斷」抗議標語。(顏麟宇攝)

ㄧ場場枯燥乏味的研討會,ㄧ篇篇極少貢獻的學術期刊論文,ㄧ個個橡皮圖章的會議代表,ㄧ張張昭告天下的招生照片,成為教師下課後真正的校園活動。上述活動皆可換成評鑑點數,就這樣,教師生涯變成制式且無意義的集點人生。

除了評鑑題目能否真正衡量老師專業能力的疑慮,教師評鑑在不良私校還存在ㄧ個嚴重問題,那就是評分標準因系因人而訂。私校主管自詡為掌控教師生殺大權的官員,更視決定教師評鑑分數的教評會為囊中物。變更評分標準往往缺乏合法程序,只需一聲令下,就可依喜好決定評分方式。即使是學校最高申訴單位、打著維護教師權益旗幟的教師申訴評議委員會,在上層威脅利誘之下,早已成為打壓異己的單位,遑論張揚公平正義。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