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誰在操弄教師評鑑與升等?

2019-04-22 05:20

? 人氣

教師法修法真能淘汰不是任教師嗎?還是壓垮具教育熱忱的老師的最後一根稻草?圖為高教工會日前舉行「教師法修法爭議重重,呼籲暫緩修法」記者會。(資料照,蔡親傑攝)

教師法修法真能淘汰不是任教師嗎?還是壓垮具教育熱忱的老師的最後一根稻草?圖為高教工會日前舉行「教師法修法爭議重重,呼籲暫緩修法」記者會。(資料照,蔡親傑攝)

在台灣社會,教師已稱不上是有尊嚴、受景仰的職業,一部《教師法》修正草案更將教師的工作權摧毀殆盡,堂而皇之為資方大啟解聘之道。此草案,以積極回應社會呼聲、增進教師教學品質及維護學生受教權為名,行剝奪教師權利之實。洋洋灑灑的法條,非但見不到所謂「保障教師工作及生活,提升教師專業地位」(第一條),反倒以不合理的法條層層綑綁教師。其中,第二十七條規定違反限期升等或教師評鑑,不續聘或予以資遣。限期升等、教師評鑑之本意是希望教師在教學之餘致力於研究,拓展專業知識,進而傳授給學子,殊不知上述兩者在高等教育殿堂早有操之在他的沉痾。

人為操作的教師評鑑

教職本為志業,當以傳道、受業、解惑為己任,但在現今教育現場,教學變成次要,能否招到學生成為衡量教師優劣的標準。教師淪為業務員,推銷學校成為重責所在。琳瑯滿目的招生活動專為教師設計,如博覽會、入班宣導、參訪、家訪等,都有明確點數可供參考。只要點數差,立即被提醒要努力。每學期不乏招生講座,教導教師如何成功招進學生。

在研究型大學,教學與研究被喻為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但在私立大學,尤其是後段班的私立科大,根本沒有這個問題,因為招生是第一要務,至於研究,套套交情掛掛名,要不就買篇論文充當研究成果,也能造就不少副教授。教師們奮力衝刺招生點數,只為了讓主管和同儕認同他們為系鞠躬盡瘁。由於招生綁績效、綁年終,導致招生活動一上傳到群組,秒殺程度勝過熱門商品,但也導致資源分配不均的現象,有的教師行程滿檔,有的卻寥寥無幾。爭的凶,也爭的難看。主管漠視資源分配的問題,但卻以此刁難招生不力的人。儘管教育部明定不可將招生列為評鑑項目、甚至是年終獎金的標準,但不少學校還是明定招生達標點數,再者,在同儕壓力下,也不得不賣力演出。筆者不禁疑惑,明知學校的教學環境不好,但還要以三寸不爛之舌招攬學生,是社會之幸還是不幸?

20190415-全教總等工會15日集結立法院外召開「反對教師法惡修」記者會,並手持「捍衛校園專業,反對權威獨斷」抗議標語。(顏麟宇攝)
全教總等工會日前集結立法院外召開「反對教師法惡修」記者會,並手持「捍衛校園專業,反對權威獨斷」抗議標語。(顏麟宇攝)

ㄧ場場枯燥乏味的研討會,ㄧ篇篇極少貢獻的學術期刊論文,ㄧ個個橡皮圖章的會議代表,ㄧ張張昭告天下的招生照片,成為教師下課後真正的校園活動。上述活動皆可換成評鑑點數,就這樣,教師生涯變成制式且無意義的集點人生。

除了評鑑題目能否真正衡量老師專業能力的疑慮,教師評鑑在不良私校還存在ㄧ個嚴重問題,那就是評分標準因系因人而訂。私校主管自詡為掌控教師生殺大權的官員,更視決定教師評鑑分數的教評會為囊中物。變更評分標準往往缺乏合法程序,只需一聲令下,就可依喜好決定評分方式。即使是學校最高申訴單位、打著維護教師權益旗幟的教師申訴評議委員會,在上層威脅利誘之下,早已成為打壓異己的單位,遑論張揚公平正義。

在權威至上、蠻橫無理的封閉學殿裡,不少人學會噤聲,就怕成為主管的眼中釘。倘以為教師都具溫良恭儉讓的美德,彼此間都是友愛合作,那就大錯特錯。在這裡,沒有師師相護,只有官官相護。為了一己之私,不惜出賣靈魂。

以不公正、充滿黑幕的教師評鑑,決定是否續聘教師,可謂滑天下之大稽。筆者期盼教育部勿成為資方打壓教師的幫凶,讓認真的教師再次承受被嘲諷的命運。

濫用權力的升等制度

大學自治(University Autonomy),指大學不受政府、政黨、教會或其他勢力的干預,進而實行獨立辦學。其精神,一方面,實踐大學中的學術自由;另一方面,讓教師、學生有權參與學校公共事務及重大決策、甚至校長產生方式的權利。大學自治,亦包含大學教師升等的自行決定權。任何制度的源起皆有其正面意義,但發展到後來,弊病叢生。

聽聞某位校長曾當著眾多教師的面,說「如果以為只要做好教學與研究工作,就可升等,那就錯了。」這番半勸導半恐嚇的話,起因於ㄧ位拒絕擔任主管的教師。教師升等與否,系級、院級、校級皆可操弄,操弄之核心人物往往是能控制外審學者專家及各級教評會的校長。倘若是個明辨是非、尊重專業的校長,升等必然具公信力;但若是一個跟錢權掛鉤的校長,恐怕不少教師都要慘死在刀下,這就是為何歷年來升等冤案層出不窮的主因。具專業素養與能力的教師無法升等,相反地,升等過的不少教師,各方面都遠遠不足。

某些私校更明確要求教師評鑑的每一項目,即教學、研究、輔導及服務,都要達到70分,才能獲得升等入門票。但如前文所述,教師評鑑本是不客觀的制度,以不客觀的制度來衡量教師能否升等,根本荒謬至極。門外人看學術殿堂,總以為教師無法升等是因不夠認真,殊不知升等無關認真與否,只關乎是否為權力核心、學校寵兒或聽從上級命令。只要王高興,就算只有一、兩篇名不見經傳的學術期刊論文,照樣讓你升,這就是為何現今高階師資過於浮濫的原因。

要成為學校寵兒,當然得兼行政工作。過去,需要教師擔任行政工作,大部分主管都會誠摯邀請。後來演變成若未限期升等,得擔任行政工作。現在修正草案第三十二條竟名正言順將「擔任行政職務」視為教師必須履行之義務,教育部著實為資方省下一筆可觀的人事經費。

20190415-國民黨立委陳學聖15日於立院教育委員會針對「行政院版教師法草案」質詢。(顏麟宇攝)
國民黨立委陳學聖日前於立院教育委員會針對「行政院版教師法草案」質詢。(顏麟宇攝)

行政工作之繁瑣沉重,只要經歷過,皆可體會。曾坐擁江山的資方,吃香喝辣時,不曾多給教師一分錢。但現在江山不保了(不知是否真不保),就要教師共體時艱,無償兼任各項工作,真是嗚呼哀哉。

教師的職責本在教學,但現在肩上卻多了好幾個重擔。試想一個教師跑完招生活動,忙完瑣碎的行政工作後,真能聚精會神站在講台好好講課?如此疲於奔命,真能提升教師教學品質與維護學生受教權?要求老師在教學、研究、輔導與服務等方面樣樣全能,是否人道、合理?

金錢、權力、謊言充斥在整個校園,不適任教師往往是權力核心者。《教師法》修正草案非但難以淘汰不適任教師,反而成為壓垮具教育熱忱的老師的最後一根稻草。慎之!慎之!

*作者為大學教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