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人間奇才呂秀蓮,「一中各表」入國史

2016-05-13 06:40

? 人氣

呂秀蓮以《非典型副總統》自況,果然非典型。(陳明仁攝)

呂秀蓮以《非典型副總統》自況,果然非典型。(陳明仁攝)

呂秀蓮真是很奇特的人,她愈老愈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的思維與行事風格一以貫之,如果要找一個比馬英九「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呂秀蓮肯定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樣的表述並無批評之意,畢竟「自我感覺良好」是非常重要的自我防衛機制,讓人們在無數生活的磨礪之中維持身心健康。

不過,她的自我感覺良好,很可能成為別人程度不同的尷尬、羞惱、憋屈…,甚至噩夢,不過上述負面情緒,在她看來則很大部份是他人「有計畫」的加諸於她的。副總統卸任八年後,她以三巨冊一千三百多頁的《非典型副總統呂秀蓮》一次吐盡,這套書由負責總統副總統文物典藏、管理、編纂和開放研究的「國史館」出版,堪稱允當,總比兩蔣日記因為家族或政治紛擾只得委託海外研究機構,不那麼讓人遺憾。

20160504-《非典型副總統呂秀蓮》新書發表會.(陳明仁攝)
《非典型副總統呂秀蓮》紀錄呂秀蓮八年府中歲月,有成就有委曲。(陳明仁攝)

以呂秀蓮為例,其實卸任正副元首都應該把材料交給國家保存、出版。兩蔣文物保存在包括大溪的檔案館,可惜沒發揮公開研究的作用;而李登輝、陳水扁、蕭萬長三位出版過書作的正副元首,都把材料交給民間出版社,雖然國史館理應也收藏,但終究只能是民間治史一家言,「國史」的味道差了一點;至於其他未及出書者,只剩下「新聞報導」可供後人參考,所謂「新聞報導」在網路時代遷演後,不要說三、五十年,三、五年可能都漫漶難為人所記憶。呂秀蓮則不然,這三大本「回憶」就是一定找得到的材料,連陳水扁的資料都沒她齊全,此刻要查找陳水扁說法,可能還得往舊書攤搜羅(都未必找得到)。

記者到天王,一個都不遺漏,一個都無從辯解

從這個角度看,呂秀蓮鉅細靡遺紀錄下讓她掛懷的大小事,簡直是天縱英明,被她點名抱怨或辱罵的人,不知該不該感謝她,因為她的一念之怨,讓本來無足掛齒的小人物,也進入「國史」之列,這些「小人物」包括兩個巴掌數不完的記者同業,還有陳水扁總統時期內圈或外圍幕僚,這些人在她筆下成了「倒呂集團」或「反呂小組」,有趣的是,她耿耿於懷在「新新聞事件」中彷彿成了一個傳播八卦的副元首,但她筆下的記者不是跟某幕僚走得很近,就是和某幕僚是同學(偏偏她弄錯了),還有幕僚們誰跟誰走得很近,僅僅「走得很近」四個字就足可引起許多遐想,當年若狗仔隊有此「指引」按圖索驥,難講還會不會鬧出什麼事來。

她對「小人物」如此,對民進黨內「天王們」,可想而知必然是一個都不能遺漏,比方說,高捷案泰勞暴動事件,由葉菊蘭主持的調查報告指陳敏賢(當時的高捷副董事長)弄到五十億佣金要給阿扁當競選經費;台開案爆發,這筆屬「盤後交易」的資料如何被取得耐人尋味,「而當時証交所董事長正是新潮流系掌門大老吳乃仁」;扁家洗錢案爆發,扁宣布權力下放前,當時的調查局長葉盛茂除了向陳水扁本人報告(葉因此入獄),其實還向當時的行政院長蘇貞昌和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報告(下一章又指是從法務部長施茂林處得知);倒扁紅衫軍一起,不但有在野的「施馬會」、「施宋會」(施明德與馬英九、施明德與宋楚瑜),還有蘇貞昌與馬英九的「蘇馬會」、游錫堃挺王金平組閣、游錫堃對罷免總統案原擬開放民進黨立委投票,差點讓陳水扁心臟病發……,簡直目不暇給,扁政府八年在她筆下除了她的政績,其餘俱是政爭。

當然,不論是「小人物」或「黨內天王」,她一視同仁,都沒給人答辯機會。史筆存真,史評則要兩造或多方並陳,從中取一史家之判準之言,不知道國史館有沒有打算讓這些被點名的知名或不知名人物,就呂秀蓮點評的「事實」也提出說法,以備日後供研究者一併參考之?

陳水扁以兩韓兩金握手,日日惕勵要拿諾貝爾獎

在書中,對陳水扁兩任皆與她搭檔表示有知遇之恩,因為卸任後為釋扁絕食也是略盡棉薄,但對因為有她而兩任皆捷,她也當仁不讓,拽著陳水扁允諾讓她「共參國政」,對八年來從人權到外交的功績歷歷細數,但對她無緣參與的大小會議,包括國政顧問團會議,卻也不忘頗有微詞一番,當然,也不忘對扁家洗錢案驚愕莫名之餘,以連宋為競選補助金而翻臉之事,慶幸(或感慨)自己兩次競選從未分得分毫補助金。

呂秀蓮說,陳把兩韓兩金「歷史之握」照片放大掛在辦公室,每日惕勵。(新華網)
呂秀蓮說,陳把兩韓兩金「歷史之握」照片放大掛在辦公室,每日惕勵。(新華網)

副總統承總統之命輔佐國政,就算沒有扁的一句話,她也不可能完全跟沒事人一般,真在府中當怨婦,對於總統與副總統的關係,她也特別以專章分析國際各種組合案例,也算幫讀者做功課(未來不論是掉書袋或真做研究,翻她這一章頂夠了),不過,她完全沒有意識到,做為副手在當選夜非要發表「副總統當選講話」,是多麼不得體的事。這筆帳她記了十六年,書中特別用《華盛頓郵報》資深記者潘文(John Pomfre)在選後隔天的一篇報導〈台灣勝利者緩步慢行〉(Winners tread softly Taiwan),報導中指呂秀蓮本來有一篇「戰鬥意志十足」的講稿,要向國際發聲,但被刪除了…,

「相反的,總統參選人陳水扁對中國十分溫和謹慎,而他的主要幕僚邱義仁甚至對外表示,民進黨對於『世界只有一個中國,但北京及台灣對於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立場保持開放態度。」

呂秀蓮的講稿其實後來還是對國際記者說了,而且是英文演講。但她大概沒想到,她的抱怨倒讓民進黨堅持不承認不接受的「一中各表」:「世界只有一個中國,但北京及台灣對於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以「保持開放態度」的立場進入「國史」。

當然,扁朝的民進黨持開放態度,不表示蔡朝的民進黨也要持開放態度,蔡英文大概不可能如呂秀蓮書中所述:「阿扁特別把那幅兩金(金大中和金正日)握手的放大照片掛在他的辦公室,像當年勾踐臥薪嘗膽,每日自問:『南北韓能,為什麼台北和北京不能』。」呂秀蓮還加碼一筆,她忘不了某次高層會議游錫堃建議扁應該不計毀譽和江澤民見面會談,「先抱回一個諾貝爾獎再說。」結果扁的夢想由馬英九和習近平實現,雖然諾貝爾獎還看不出指望,卻足讓嚴批「馬習會」的民進黨人羞煞。

讓卡斯楚驚艷的高雅女士,能拿她怎麼辦?

為台灣民主坐過牢的呂秀蓮讓卡斯楚驚艷。(取自呂秀蓮部落格)
為台灣民主坐過牢的呂秀蓮讓卡斯楚驚艷。(取自呂秀蓮部落格)

這樣的呂秀蓮,八年副總統想要如魚得水委實不易,不過,出了國門天地更寬廣,第三冊全部是她的「外交功績」,有一段談到二00三年,她代表陳水扁出席巴拉圭總統杜華德總統就職大典,與當時的古巴總統卡斯楚的「奇遇」,在卸任總統龔薩雷斯晚宴上,卡斯楚聽傳譯說她是來自台灣的副總統,還坐過六年牢,「卡斯楚眼睛更亮,他上下打量我,半信半疑的說:『天啊!這麼高雅的女士,竟然坐過六年牢,六年!』」呂秀蓮不忘向卡斯楚說明台灣處境,包括中國八百枚飛彈對準台灣云云,卡斯楚和她的交談引起國際媒體注意,卡斯楚索性伸出手將呂秀蓮拉向攝影機,讓大家拍個夠,還跟傳譯說,「這下中國可能要找我麻煩,不過,管他的!」

這一年,卡斯楚七十七歲,三年後以健康理由退位,五年後復出但未復權,在接受古巴電視台專訪時,呂秀蓮敘述,「很意外地忽然冒出一句話:『我認為台灣應該加入聯合國。』為何他會突然冒出這句話?不知道,台灣除了我之外,還有什麼人可能影響他呢?」

這就是呂秀蓮!她說的可能是實話,能拿她怎麼辦呢?邱義仁要如何澄清十六年前他跟潘文說過的話?還是,不用多說都忘了?民進黨最頭痛的大概就是,當所有人都忘記的時候,還有一個人什麼都記得下來,不但記下來,還記進了「國史館」。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