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石之瑜專文:林萬億,站穩台獨史立場了嗎?

2016-04-27 06:30

? 人氣

負責教育的政務委員林萬億表示,新政府將中止之前黑箱作業後的微調課綱,讓錯誤的事不要繼續錯下去。他所影射的錯誤,是指程序上的黑箱問題,而不是因為微調之後的課綱內容,大大不符合國家的政治發展需要。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林萬億藉由反黑箱作為台獨史觀的掩護,這種論辯方式所反映的,無非是對於台獨建國的歷史立場沒有信心,不敢直接了當的提出來。長遠來看,這要如何回應絕對多數選民對民進黨帶領國家創建新身份的殷切期盼?

林萬億所謂的黑箱作業程序,是自李登輝以降就基本採取的程序。實際上,從李登輝到陳水扁,所有建立台獨文化與史觀的政策,都是在密室操作後,再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程序性理由來合理化。其結果,台獨史觀永遠是附著在中國史觀之下,導致台獨只能靠反中反華來論述,這有什麼前途?

從國統綱領開始,這個原本用來化解統一壓力的制度設計,到後來變成是中國統一的象徵;至於九二共識這個原本顛覆一個中國的話語,如今卻成為一個中國的緊箍咒。究其根本,就在於台獨知識界只知反華反中,不能光明正大地為自己找一個歸宿,一個只屬於台灣,與中國無關的歸宿。

課綱微調起爭議,恰恰在於之前101課綱大量灌入日本的殖民史觀。可是,參與課綱改革的台獨學者們,個個不敢開誠布公地講述台獨史立場需要連接日本,只能採取反中反華的論述,批判國民黨,批判中國。老師沒有一個光明正大的台獨史立場,靠著反中反華的情緒,教出來的,只能是反中反華的下一代。

如此所能建立起的,就是永遠鎖在中國史觀裡的黑箱台獨。正因為台獨史觀都是在黑箱裡暗渡陳倉,因此台獨知識界對黑箱高度敏感,黑箱是台獨迄今賴以生存的方法,竟然在馬政府執政期間變成抵制台獨的手段,是可忍,孰不可忍?林萬億今天批評微調課綱是黑箱,同樣是捲在過去台獨知識界壟斷黑箱的心態中。

台灣獨立建國需要的,是一個對台灣自身正面的、光明的歷史想像。林萬億這樣身分的人,要清清楚楚地講,義正嚴詞地講,所以台灣不能再繼續採用中國史觀。這是一個政治決定,不是什麼歷史事實的問題,面對自以為客觀記錄歷史的史學冬烘,因此需要勇氣。但是既然要獨立建國,沒有勇氣是不行的。

台獨史立場下,台灣與日本的文化與歷史淵源必須自始重建,台日之間特殊的情感關係,也必須仰賴大量劇情敘事來補足。開宗明義,這就是造史,挖空過去,跟建國一樣,必須出櫃,走進陽光,沒有第二條道路。亦即,自己所需要的歷史就由自己研發,超越反中反華以後,才能用正面的態度面對自己。

當然有人會反對造史,就像有人反對獨立建國一樣。這一方面可以辯論,但更重要的,是靠選票。如果對於台獨史的立場,在言論市場上沒有共識,完全可以透過選票解決。李登輝對這一點講得最清楚──民主化最重要的,就是認同問題。如今台獨執政,若還靠反黑箱掩護,難道選票選不出個真實的認同?

因此,教科書根本不必處理與中國的關係,基本史觀只須一條:日清戰爭之前,台灣無史;日本入台之後,文明開化。是故,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台灣,就是在享受現代化的進步果實;二戰期間台灣的慰安婦;就是歡喜自願;之後台灣與日本共同戰敗,就是見證台日生命共同體。這是台灣的主張,不必靠反黑箱來掩護。

反黑箱課綱從不是真的理由,而用假的理由偷渡台獨史觀,儼然台獨史立場還是說不出口,便仍然以一種附帶物的姿態出現,進而強迫師生必須以反中反華的方式,從反面陳述台獨。這樣的親日史觀,不能算親日,充其量是用日本當成反中反華的工具,愈反,且愈纏在中國歷史中。

歷史教育的改革因此有兩端,一端是改造台獨知識界身在黑箱反黑箱的扭曲心態,丟掉這條黑箱不黑箱的遮羞布。另一端則是歷史課綱的內涵。台獨需要的歷史立場,絕不是台灣如何擺脫中國壓迫的負面史觀,而是台灣如何在日本的歷史中進入世界史的正面史觀。

*作者為台灣大學、中山大學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