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臉識別算什麼,中國要用「豬臉識別」防治非洲豬瘟,未來還會有「雞臉識別」!

2019-03-03 19:30

? 人氣

非洲豬瘟防治是極具挑戰性的工作(Pixabay)

非洲豬瘟防治是極具挑戰性的工作(Pixabay)

全球生豬總量的五分之三在中國。也正因為如此,非洲豬瘟在中國的肆虐尤為令人擔憂。那麼,採用「豬臉識別」真的有助於遏制非洲豬瘟的傳播嗎?德國之聲採訪了獸醫專家普法伊費爾(Dirk Pfeiffer)。

德國之聲:中國是怎樣將臉部識別 軟體用在豬身上的呢?

普法伊費爾:阿裡巴巴等大型公司在人工智能方面已經積攢了很多經驗。他們正在研制這方面的技術,並在一些農場開始推行這些技術。

德國之聲:他們只是對豬進行識別編碼,比如,豬1號,豬2號等等。還是會通過對豬臉部的識別來確認這頭豬是否是病豬或者受到了傳染呢?

普法伊費爾:要想確定一頭豬是否生了病,必須要經過更多的步驟。但通過 軟體監控,可以確定豬的行為是否发生了變化。通過對一頭家畜的 軟體監控可以確定它的行為和體溫的變化,從而確定它是否比其它家畜更經常得病或者被傳染。但是,這一 軟體並不是專門針對非洲豬瘟的。我們在養牛場也使用了類似的技術,以監測母牛懷孕及分娩的情況。

德國之聲:您所說的家畜監控系統也包括攝像頭和定位 軟體嗎?

普法伊費爾:沒有,這裡只使用了傳感器,畢竟這裡涉及到的都是大型家畜,在它們身上攜帶傳感器很方便。

德國之聲:中國豬的數量是多少,其中有多少受到了非洲豬瘟的影響?

普法伊費爾:全球生豬存欄的大約60%在中國,超過十億頭。中國的養豬面積相當於法國、德國、荷蘭、甚至包括西班牙的總和。而且,中國養豬的密度也非常之高,在西班牙、意大利、荷蘭、丹麥、德國和波蘭等國,也有局部地區有這麼高的養豬密度,但是像中國這樣,在如此大的面積內有如此高的養豬密度卻是其他地方所沒有的。

我們不清楚目前有多少頭豬受到了非洲豬瘟病毒的感染。我們只能希望我們得到的信息能夠較為真實的反映當地非洲豬瘟的實情。

德國之聲:既然在豬耳上釘一個標籤,就可以達到識別豬的目的,那麼使用「豬臉識別」 軟體又有什麼特別的優勢呢?

普法伊費爾:首先標籤有遺失的可能性。此外,佩戴標籤的過程,你必須要和豬有近距離的接觸。而如果「豬臉識別」技術能達到標籤的精確度,那當然是一個進步。此外, 軟體並不像標籤那樣僅局限於識別身份,它還能記錄到家畜的活動軌跡、行為變化,它進食如何?睡眠休息的情況如何? 這是飼養者更想知道的信息。

德國之聲:實現用 軟體監控豬的目標還有多遠?5年?10年? 或者永遠都達不到目標?

普法伊費爾:距離目標已經很近了。在家畜養殖領域,我們距離目標應該更近。在人臉識別領域,我們似乎離目標很近,但這也就引发了一些數據保護方面的問題。但是,對家畜採用識別技術就不存在這些問題了。

但是,無論這些創新技術多麼好,我們仍需要看到客觀的科研報告。這樣我們才能確信, 軟體確實能夠准確的識別家畜以及相關的信息,而不會发生錯誤。迄今為止,我還沒看到「豬臉識別技術」達到了這個水平。對此,需要進行科學調研拿出報告。

德國之聲:接下來會實施「雞臉識別」?

普法伊費爾:中國確實有一家公司推出了類似項目。你可以在該公司的網絡平台上查看一只雞的狀況,你可以獲取有關這只雞的所有信息,也可以購買一只小雞。該公司宣稱,他們使用了先進的人工智能,能夠確保對雞的准確無誤的識別。

但我還是要重復剛才談「豬臉識別」時的觀點。我必須看到科學性的論證結果,來證明這一切是可靠的。我並不是說,這一切是不可能做到的。五年之內,通過 軟體進行家畜識別的可靠程度,可能會達到耳簽的水平。但眼見為實,我必須要先看到科研試驗項目的結果。

*菲普法伊費爾是德國人,在紐西蘭獲博士學位,曾就職於倫敦皇家獸醫學院,現在常住香港。曾在肯尼亞、索馬裡、馬來西亞以及泰國從事專項研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