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關心太陽花學運的伊朗人

2015-04-22 10:00

? 人氣

伊朗男孩的眼神,讓我想起那群坐在立院外的學生(圖/Hamed Saber@flickr)

伊朗男孩的眼神,讓我想起那群坐在立院外的學生(圖/Hamed Saber@flickr)

在新加坡工作的期間,曾經和幾位朋友,搭長途巴士,一同造訪馬來西亞麻六甲。我們沒有訂旅館,選擇以沙發衝浪的方式,借助在沙發主人歐米的大學宿舍。

來自伊朗的他,知道我是台灣人,問起了太陽花學運。我介紹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聽完之後,平靜地對我說:「很驚訝你們竟然沒有人死亡,我最好的朋友,在伊朗綠色革命的時候,被鎮暴警察打死了。」

眼前這位伊朗男孩的眼神,讓我想起了那群曾經靜坐在立法院外的學生。雖然國籍不同,種族文化的差異也甚大,但我卻在他們的眉宇之間,找到相似之處。

在麻六甲與伊朗朋友歐米一起用餐(圖/作者提供)
在麻六甲與伊朗朋友歐米一起用餐(圖/作者提供)

「選擇來馬來西亞念書,是因為宗教相同的緣故嗎?」

我如此問歐米,他愣了一下,臉上閃過一絲疑惑。

「不是,而且我不是穆斯林。」

「可是伊朗的國教不是伊斯蘭教嗎?」以為所有伊朗人都是穆斯林的我,意識到這問題可能不太禮貌,但已經來不及收口。

「那是不得已的,而且也不代表所有的伊朗人都是穆斯林。」歐米帶著微笑,悠悠地回應我。「關於這個問題,我等一下解釋給你聽。」

我們換了話題,聊起旅行的故事,和沙發衝浪的經驗。一直到告別前,他始終沒有告訴我為什麼選擇來馬來西亞,為什麼不當穆斯林,以及伊朗到底有什麼不得已的無奈。

回到新加坡後,除了上網查詢相關資料,還把著名的小說<德黑蘭的囚徒>找來看。知道伊朗是以什葉派為主,馬來西亞是遜尼派為主之後,我暗叫了一聲,羞愧到無地自容。這就是為什麼歐米沒有給我答案的原因吧! 對伊斯蘭世界近乎無知的我,連最基礎的背景知識都不知道,的確不值得歐米費心為我解釋。

許多資深背包客都曾告訴我,伊朗是他們跨國旅程當中,治安最好、最熱心助人的國家。而這樣的形象,卻不是300壯士和亞果出任務這類的電影,能夠告訴你的。

我暗自下了個決定,有朝一日,我要踏上伊朗這塊土地,親耳聽聽伊朗人的聲音,把他們的故事帶回台灣。

 

【作者】:葉士愷

旅遊作家,著有《在家環遊世界!400沙發客住我家》。

1985年生,新北市泰山人,畢業於交通大學電子物理系和顯示科技所。最喜歡問自己「我想要怎樣的未來?」,並持續將想法付諸行動。在新加坡度過兩年的外派生活,完成烏克蘭之旅後,回到台灣。希望藉著400位沙發客帶來的養分,想辦法讓台灣變的更好。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