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法人盡毀的國家」 臺灣還憑什麼向前走?

2015-04-22 05:40

? 人氣

打趴法人,於台灣發展不利。(網路圖片)

打趴法人,於台灣發展不利。(網路圖片)

最近三四年間,整個臺灣似乎都在普遍進行紅衛兵式的瘋狂「全民運動」,正在分進合擊式地,把所有各種各類「法人」都不分青紅皂白,紛紛施予以最赤裸裸,也極端無情的污名化與妖魔化打壓撞擊,使其全面性失能、失格、失速,甚至根本破毀。過去一個多月,濫漫無情刨根擊殺「慈濟財團」,以至最近兩個星期排山倒海摧毀「阿帕契觀光團」的景況,幾乎就是去年「追揪貪瀆高官賄賂富商」及「滅頂行動」一無二致的翻版法式,令人寒心。

「政府法人」已遭全面動搖

今天,狂飆激越的「極端左傾自閉主義」的社會民粹、無法無度濫情理盲且無端煽惑造謠惹事的眾家名嘴,乃至高蹈激越、到處搧風點火、迴護力挺偏頗狹隘價值觀的反對黨派,幾乎已然把社會上,所有能夠發動及發揮國家資源能量及高效生產力競爭力的,包括「政府」「財團」「社團」之各種類型「法人」(entities),都打趴了、打垮了,其作為過程及所想欲企達的終極目標,究竟是為了什麼?最讓人難以理解,高度讓人為之無限杞憂。

事實也就在這短短十幾年之內,社會民粹及反對黨派就是不斷運用「醜官丑吏」手段,早已漸進式一寸一步地將「政府部會機關」行政機制,分別予以擱阻停滯;用「沒有貞操」、「過當暴力」、「凌虐平民老百姓」惡名,將「司法、軍事、警力」予以撕毀癱瘓;用「貪腐圖利」、「無端耗費公帑」罪疑的羅織,零落賡續地僵固了絕大多數的國家公共引擎,以及大多數足以拖拉帶動社會提升進步的機構動能,特別是整體中央的「政府法人」,已然都在這種態勢下「不能做事、也不敢做事」,甚至已被公開要求「還政於民」,「中央政府」既給悉數動搖破毀了,而「地方政府」乃紛紛「割地自立」地諸侯政治、諸侯經濟起來,扮演社會民粹及反對黨派式的反動角色,與中央政府大唱反調。

而社會民粹及反對黨派之全面制伏中央民意機關,更變本加厲壓抑行政部門,解除行政權,直讓行政院成為「立法院行政局」,對國家體制運作能力的根本破毀,傷害尤深且劇。

「民間法人」被極度妖魔化污名貶抑

民間法人,則不論是「人合的」社團法人(政府與政黨是其特殊一種)或「資合的」財團法人,也同樣在這樣一波激越濫情的暴戾浪潮中,給淹沒,給破毀了。

一方面,用仇富反商的激烈言詞手段,將社會核心主力動能的富人與商人、製造業與服務業、公司企業廠商、社會資金、創意人才,也都一股腦給批鬥屈打成為社會不公不義極化、貧富差距擴大、高智低愚強弱勢反差加劇的原罪因子,甚至就是罪魁禍首,因此最必要悉數予以驅趕「出走」、「他遷」,根本不計如此作為結果,其實正就是糊裡糊塗地把國家社會的頂尖珍寶資源,免費奉送出去,無端轉供給其他國家人民所欣樂享用。

另一方面,則用「邪惡斂財聚資」「妖魔投資牟利」,將整個社會之中既已存續久矣的所有營利、非營利之諸多非公司組織的「財團法人」,也同樣都予以極度污名、妖魔與貶抑,使絕大多數的「財團法人」的職能,無從積極正常運作,無法發揮其原本既有的「善」「正」作用力,也因此都被根本僵死且固化。

知識經濟社會進步發展靠「財團」與「社團」

事實上回頭檢視人類社會之成長發展,既進入廿一世紀全球化知識經濟社會,「知識獨佔(knowledge monopoly)」已成為壟斷市場經濟發展的「自然獨占力量」,最重要特徵之一就是,強者越強、大者更大。綜觀全世界基本態勢,整體國際社會的進步發展,早已從「個人個體拉動」型態、急遽轉化為「唯法人及團體拉動」型態,這種典範移轉趨勢現象(paradigm shifts),所啟示於我們的是:「群策群力」「打群架」方式,才是廿一世紀今天,世界市場中唯一足以取得勝算的遊戲規則,從大的區域整合、FTA簽署,中的產業社群的團塊化,或價值鏈(網)協作聯盟化,到小的企業機構之整併結合,社群社團之結盟運作,以至於在微觀經濟社會之中,都唯有必須透過「人合」或「資合」的團隊化、機構化組織化,才有發展成長、提高總合吸引力競爭力的可能,而且這也才是今天,任何一個國家社會能夠不斷轉型升級,提高相對存活競爭能力,能夠永續成長發展的最新主流典範。

在當今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社會,祇要是沒有了高效能高效率的政府組織機制運作,沒有了高創意高競爭性的民間「社團」「財團」的實力潛力發揮,則各該國家社會,根本就必然要失去其向前、向上的任何條件與前瞻性。也就是說,在廿一世紀的國際市場大社會之中,「人合的社團化」與「資合的財團化」發展,已是一個經濟社會生態大系統中的唯一根本必要之善,卻絕對不會是必要之惡。當然,在這種基本發展調性上,也就不應該會在一個真正繁榮進步國家,竟然出現有任何一個團隊、一個團體都是「全盤必然邪惡」之理了。

最大的「顏色恐怖」就是被貼上了「財團」標簽

在已然邁進廿一世紀的今天,倘若臺灣還存有任何「顏色恐怖」的「籠罩統治」,則其最大之恐怖應該就是,被貼上了「財團」的標簽。

不管是公司組織、企業廠商、法人機構,也無論其機構組織之任何投資營運、獲利取財,其實都是既合法合理、又合乎自由市場法則倫理,竟然連腁手胝足憑藉創新突破整合運作白手起家的企業家鴻海郭台銘、遠雄趙藤雄、日勝生林榮顯,甚或即使像慈濟這樣的一個已然廢蜚聲全世界的高度國際化社會慈善機構,亦仍然都會因為被玷污上「財團」的惡名,竟然就可以一律都被無端莫須有地抨擊成為「黑心霸道」「貪得無厭」「戕害弱勢」乃至「邪教橫行」「邪惡牟利」「毒害社會」之屬,而遭受極盡一切法律規定沒有、公權力運作範圍所無的莫名「非法治」手段的所擊殺與摧毀。

事實上,最近十多年來,正是這樣子的惡劣環境條件腐化發展,才會無端加速了臺灣產業企業「被迫出走」他遷異鄉,臺灣社會人才及龐沛資金紛紛積極外流、國內投資消費卻步、鮭魚返鄉及滯外資金回流越發躊躇,成為肇致臺灣經濟「悶」而社會一片「空洞化」的核心變數。

因此,我們也可以這麼說,今天臺灣社會所面對的,最為嚴重的根本危機正是:當少數人竭盡所能,致力把包括「政府」「財團」「社團」之所有「法人」都打趴了、打垮了,則最終在臺灣所僅能留存下來的,恐怕就必然祇是,個人個體的一群散砂式「自然人」;是則,欲將整個國家的一切未來發展、前途、願景,都完全寄託在「祇准照顧貧窮弱勢」「一律均等分配享用僅有資源」,乃至其所最大可能引申出的有限個人個體「小確幸」之上,竟不把這個國家,推落到「均貧社會」「均愚社會」「廉價社會」或「廉價國家」境地,也難。

若然如此,則應該試問,這個國家社會的大未來,寧將伊於胡底呢?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