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講茶》一小時要價1000元的品茶課,為何吳淡如、世界清酒冠軍都跑去上?揭講茶學院如何擄獲人心

2020-07-23 16:52

? 人氣

現為講茶茶業集團執行長、講茶學院共同創辦人的湯家鴻,其實原本是茶農第四代。(圖/柯翎肇攝)

現為講茶茶業集團執行長、講茶學院共同創辦人的湯家鴻,其實原本是茶農第四代。(圖/柯翎肇攝)

身在台灣的我們,對「茶」必然不陌生。事實上,茶、酒、咖啡被稱作「世界三大嗜好性飲品」。然而眾所周知,酒有品酒證照、侍酒師;咖啡也有咖啡證照、咖啡師等,那茶呢?

遺憾的是,茶證照的起步相對晚,要一直到2015年由茶農四代的湯家鴻成立「講茶學院」,才算正式開始,不過僅短短的5年時間,講茶學院的學員數就已高達5000多人,當中的學生除了對茶有興趣的一般消費者之外,也包括各大品牌瓶裝飲料公司、手搖杯業者等都紛派員工來上他的課,還有西班牙、智利等國的茶類業者專程飛來台灣上課,甚至荷蘭還請講茶學院整個團隊飛到荷蘭當地授課培訓,可見「品茶證照」的需求,不獨是台灣,而是放眼世界都極為匱乏。

荷蘭。(圖/講茶學院提供)
荷蘭的ITC Academy邀請講茶學院親臨荷蘭上課。(圖/講茶學院提供)

一切的起點,是「茶葉不夠了」

現為講茶茶業集團執行長、講茶學院共同創辦人的湯家鴻,其實原本是茶農第四代,家中世代相傳的茶園就位於奇萊山。

「我們家的茶園就在登山口旁邊,所以每次奇萊山發生山難,救難隊都跟我們家借設備。」湯家鴻笑著說。

至於為什麼會想到要開「講茶學院」,湯家鴻坦承:「其實原因很簡單,大概六、七年前吧,我發現茶葉的量不夠賣了,那難道要買更多茶園嗎?如果你有在觀察這個產業你就知道,這個產業很多茶葉世家,一做都四、五代,那我就算增加茶葉的量,其實也沒有太多的優勢。」

其實茶園的事業並非一帆風順,當茶園傳到湯家鴻父親時,主業竟變成有線電視,賣茶反淪為副業,因此資工系畢業的湯家鴻,一開始是先當父親有線電視的工程師,後來到加拿大溫哥華遊學,回台後因為實在不喜歡做有線電視,才決定「逃避現實」接下茶園。

茶是國飲,但消費者卻對茶一無所知

接下茶園後的湯家鴻,先從最基本的工作開始做起,採茶、焙茶都難不倒他,為他日後的教學奠定了極為深厚的實務基礎。六、七年前發現產量不夠的他開始思考:如果增加茶園規模也於事無補,那他還能為台灣的茶業做什麼?

白天是茶農的湯家鴻,晚上則化身大學講師,到國立中興大學生物產業管理學系夜間部上課,「我在教大學生的時候發現一件事,就是台灣的茶教育漏了很大的一塊,也就是一般消費者。」

擁有多張咖啡、葡萄酒證照的他,從參加這兩種證照課之中,找到了課程設計的方向。「葡萄酒的課程普遍較短,最短可能三小時、六小時就結束;可是咖啡的都很長,三天、五天、甚至一個禮拜。課程的設計方式也很不一樣,葡萄酒的都是給你一個架構,讓你對葡萄酒有個基本的認識,但咖啡都講得很難,為什麼?因為葡萄酒的TA是消費者,但咖啡的TA是咖啡從業人員,所以課程設計當然不一樣。」

喜歡這篇文章嗎?

柯翎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