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講茶》一小時要價1000元的品茶課,為何吳淡如、世界清酒冠軍都跑去上?揭講茶學院如何擄獲人心

2020-07-23 16:52

? 人氣

現為講茶茶業集團執行長、講茶學院共同創辦人的湯家鴻,其實原本是茶農第四代。(圖/柯翎肇攝)

現為講茶茶業集團執行長、講茶學院共同創辦人的湯家鴻,其實原本是茶農第四代。(圖/柯翎肇攝)

身在台灣的我們,對「茶」必然不陌生。事實上,茶、酒、咖啡被稱作「世界三大嗜好性飲品」。然而眾所周知,酒有品酒證照、侍酒師;咖啡也有咖啡證照、咖啡師等,那茶呢?

遺憾的是,茶證照的起步相對晚,要一直到2015年由茶農四代的湯家鴻成立「講茶學院」,才算正式開始,不過僅短短的5年時間,講茶學院的學員數就已高達5000多人,當中的學生除了對茶有興趣的一般消費者之外,也包括各大品牌瓶裝飲料公司、手搖杯業者等都紛派員工來上他的課,還有西班牙、智利等國的茶類業者專程飛來台灣上課,甚至荷蘭還請講茶學院整個團隊飛到荷蘭當地授課培訓,可見「品茶證照」的需求,不獨是台灣,而是放眼世界都極為匱乏。

荷蘭。(圖/講茶學院提供)
荷蘭的ITC Academy邀請講茶學院親臨荷蘭上課。(圖/講茶學院提供)

一切的起點,是「茶葉不夠了」

現為講茶茶業集團執行長、講茶學院共同創辦人的湯家鴻,其實原本是茶農第四代,家中世代相傳的茶園就位於奇萊山。

「我們家的茶園就在登山口旁邊,所以每次奇萊山發生山難,救難隊都跟我們家借設備。」湯家鴻笑著說。

至於為什麼會想到要開「講茶學院」,湯家鴻坦承:「其實原因很簡單,大概六、七年前吧,我發現茶葉的量不夠賣了,那難道要買更多茶園嗎?如果你有在觀察這個產業你就知道,這個產業很多茶葉世家,一做都四、五代,那我就算增加茶葉的量,其實也沒有太多的優勢。」

其實茶園的事業並非一帆風順,當茶園傳到湯家鴻父親時,主業竟變成有線電視,賣茶反淪為副業,因此資工系畢業的湯家鴻,一開始是先當父親有線電視的工程師,後來到加拿大溫哥華遊學,回台後因為實在不喜歡做有線電視,才決定「逃避現實」接下茶園。

茶是國飲,但消費者卻對茶一無所知

接下茶園後的湯家鴻,先從最基本的工作開始做起,採茶、焙茶都難不倒他,為他日後的教學奠定了極為深厚的實務基礎。六、七年前發現產量不夠的他開始思考:如果增加茶園規模也於事無補,那他還能為台灣的茶業做什麼?

白天是茶農的湯家鴻,晚上則化身大學講師,到國立中興大學生物產業管理學系夜間部上課,「我在教大學生的時候發現一件事,就是台灣的茶教育漏了很大的一塊,也就是一般消費者。」

擁有多張咖啡、葡萄酒證照的他,從參加這兩種證照課之中,找到了課程設計的方向。「葡萄酒的課程普遍較短,最短可能三小時、六小時就結束;可是咖啡的都很長,三天、五天、甚至一個禮拜。課程的設計方式也很不一樣,葡萄酒的都是給你一個架構,讓你對葡萄酒有個基本的認識,但咖啡都講得很難,為什麼?因為葡萄酒的TA是消費者,但咖啡的TA是咖啡從業人員,所以課程設計當然不一樣。」

湯家鴻表示,雖然茶是台灣的國飲,但消費者對茶的知識卻幾乎空白,不僅會有「金萱=烏龍茶」這種荒謬的認知,甚至連功能性飲品跟嗜好性飲品都分不清楚。「如果你把紅酒當成功能性飲品,你是因為紅酒多酚對身體好才去喝它,那一瓶5歐元的紅酒跟一瓶3000歐元的紅酒就沒有差別,因為他們紅酒多酚含量基本上差不多,你就會無法理解這瓶紅酒憑什麼可以賣3000歐元。」

茶、酒、咖啡是世界三大嗜好性飲品,嗜好性飲品的重點,就在於品飲,從品種、產區、製程,甚至風土、氣候,乃至於採茶師、焙茶師的作法與意圖,來分析品味它香氣、口感、滋味、層次的種種細微差異,「這就是為什麼品飲要有人教,也是我們講茶學院最主要推廣的重點。」

茶葉品評一級第105期。(圖/講茶學院提供)
茶葉品評一級第105期上課實景。(圖/講茶學院提供)

一次只專注一件事

如此一來,講茶學院的基本方向已經有了,就是「品飲教學」。但是這還不夠,品飲教學要做到什麼程度?是否要順便賣自家的茶葉?有許多問題仍等著湯家鴻做決定。

「我觀察到這個產業的其他公司有個共同的壞習慣,就是什麼都想做,那你公司的規模、人力、精力就這樣,你什麼都做,是不是每項都只做一點點?所以我2015創辦講茶學院時就決定:我只做教育,其他都不做。」

只做教育,其他什麼都不做的意思,就是所有的決策與行動,都必須圍繞著「品飲教學」這個核心,都必須以讓學員的品飲能力提升為前提。但唯獨一項,即使能增加學員的品飲經驗值,他也絕對不做,就是賣茶。

「我去上葡萄酒WSET證照課的時候,喝到一款紅酒我覺得很棒,就問台灣酒研這瓶酒多少錢,結果他們非常堅持他們沒賣酒。」湯家鴻說,他當下其實被酒研嚇到,因為酒研的反應比他想像得還大很多,「但後來我想通了,他們如果賣了酒,他們的教育就會失去價值,所以我的講茶學院絕對不賣茶。」後來的事實也證明,正因為湯家鴻堅持不賣茶的這個決定,讓他能與100多家茶農維持良好的合作關係,「因為我不會搶他們生意,才能跟每個茶農都當朋友。」

推廣茶業的關鍵:共同語言

而在湯家鴻的精心設計下,他的茶葉品評課程除了詳述茶葉的產地、製程等基礎知識之外,湯家鴻更教授學生國際茶葉鑑定的方式,上完他的課不只是會「喝茶」,還會「品茶」。他說:「例如我們跟日本茶輸出促進協議會合作的『日本茶品評一級』,任何人只要上完這四小時的課,就知道以後去日本要怎麼買茶。」

日本茶品評一級。(圖/講茶學院提供)
日本茶品評一級課程實景。(圖/講茶學院提供)

湯家鴻始終認為,台灣茶產業要能推得更廣,就要讓消費者理解茶,要有共同的語言。舉例來說,若是用專業人員在品茶時講的「舒展香」、「通鼻香」這樣的形容,是很難讓一般消費者聽得懂,可是,若告訴消費者這杯茶聞起來有糖香、有剛削好的蘋果香氣、有柑橘的調性,消費者自然能想像那樣的味道。

課程這麼貴,到底誰會來上?

講茶學院目前開設有六種茶葉品評的課程,從台灣紅茶、特色茶到日本茶的品評都有,另外也開設有茶飲調製課。若以「茶葉品評一級認證」來說,課程是六堂課程售價六千元。也許聽到這個課程價錢,你可能認為是要給專業的品茶師上的課,可是,湯家鴻說:「我的課是設計給一般消費者的。」一堂課一小時,每小時要價一千元的品茶認證課,真的有人願意花錢來上嗎?

事實上,講茶學院成立五年來,已累積了5000多位學員,連吳淡如、米其林二星日本料理祥雲龍吟首席侍酒師張鴻亮都曾坐在底下乖乖聽課。許多大型飲料企業也都派人來上課。

連吳淡如也是湯家鴻的學生。(圖/講茶學院提供)
連吳淡如也是湯家鴻的學生。(圖/講茶學院提供)

湯家鴻後來調出數據,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台北教室有一半是消費者,四分之一是茶相關業者,四分之一是咖啡、酒或餐飲業者;台中教室則一半是茶相關業者,四分之一是消費者,四分之一是咖啡、酒或餐飲業者。

「這其實反應了兩地的文化差異。台北人是看到課程,有興趣,學費也還可以接受,就會報名;台中這邊不一樣,他們就覺得『就喝茶啊,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去上課』。」

「我的品茶課,可以改變人生」

2015年創立講茶學院,五年來教過這麼多學生,當問及是否有印象比較深刻的學員?湯家鴻卻不假思索地說:「還真的有一個,我印象很深刻,她是一個30多歲的年輕太太,因為先生在做茶商,就離職全心幫忙,但因為她不懂茶,工作時沒有成就感,每天都跟先生吵架,每天都在後悔離職回來幫忙的決定。後來她不知道從哪裡找到我們的資訊,就來上我們的課,結果上完課後她就完全明白這個產業在幹嘛,也找到一些樂趣,跟先生也能好好溝通,後來她還叫她先生也來上我們的課。」

「哇!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我們的課好像蠻重要的樣子(笑),還可以改變別人的人生。」

Profile│湯家鴻

現任

講茶茶業集團CEO、焙茶師
講茶學院共同創辦人
中華茶產業教育學會常務理事

證照

美國Serious Beew啤酒侍酒師
美國CWI加州葡萄酒認證
英國WSET葡萄酒認證
法國CIVB波爾多葡萄酒認證
澳洲A+澳洲葡萄酒認證
西班牙Cava氣泡酒認證
日本SSI清酒唎酒師認證
葡萄牙PWC波特酒大師認證
歐洲SCAE歐洲精品咖啡師
世界SCA咖啡品評杯測師認證
日本茶講師協會二級日本茶檢定
日本茶輸出協會日本綠茶修了證書
台灣茶葉改良場茶葉官能評鑑證書
台灣陸羽茶道泡茶師
英國City&Guilds HAB國際行銷師
英國City&Guilds 8106國際專業培訓師

責任編輯/焦家卉

喜歡這篇文章嗎?

柯翎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