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紅樓為何蓋成八卦、十字形?真是因為鬧鬼嗎?還原當時興建經過,揭開不為人知的真相

2020-01-06 17:46

? 人氣

西門紅樓。(圖/取自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網站)

西門紅樓。(圖/取自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網站)

2018年12月20日,國內知名的文史專家─莊永明先生,在其部落格發表一篇文章名為「台北的西門市場」。文中莊永明先生認定臺北西門紅樓的八角和十字造型,乃象徵「八卦」、「十字架」之宗教符號,是作為驅魂鎮邪之用。

2019年7月,臺北西門紅樓文史工作室負責人─黃永銓先生,也針對無從求證之紅樓靈異現象,作如下的談話:

近來西門町仍常傳出靈異事件,有工讀生曾看過一個頭戴鋼盔的日本軍官在十字樓屋頂上走,也有人曾在廁所照鏡子,結果看到日本武士的身影。去年7月15日,西門十字樓祭拜好兄弟,結果東南側地下室卻突然冒煙著火。今年6月30日深夜12點,一位紅樓保全在開著燈的休息室休息,耳邊突然聽到兩聲呼聲,讓他隔天急忙跑到西門町天后宮拜拜。

把上述兩位文史專家的言論兜在一起,你是否發現其中矛盾之處?一個說八角十字象徵避邪符號可驅鬼,另一個卻指證歷歷,說西門紅樓處處有鬼?莊、黃二氏都是受人景仰的文史前輩,但是所言之物卻互相牴觸,真是搞得我好亂啊!

圖1:西門紅樓的3D立體圖示(圖/黃正安)
圖1:西門紅樓的3D立體圖示(圖/作者提供)

綜觀日治時期的大小建物,像西門紅樓如此獨特的造型(圖1),實乃鳳毛麟角!根據長年累積之研究心得,我認為西門紅樓的八角十字,不該解釋成八卦和十字架等避邪符號,其理由有二:

第一,1908年興建新起街市場(西門紅樓前身)之際,日本人已將臺北西門外的墳墓進行首波遷移,不但徵得3048坪土地,還將2000多具無人祭祀或來不及移出的先民骨骸,合葬於「頂內埔庄共同墓地」,易言之,市場是蓋在已清理「乾淨」的地方。既然已將「好兄弟」安置妥當,那又何必畫蛇添足,弄個八卦十字架來「驅魂鎮邪」呢?

第二,假設西門紅樓的建物本體,真如莊永明先生所言,是象徵八卦和十字架之避邪圖騰,那麼日本人在設計和建造之際,每一環節勢必要符合中國的風水理論,如此才能發揮法力,達到鎮邪止煞的效果!可惜,紅樓的入口大廳,大門開向東北方,也就是開在鬼門的方位,這點不禁令人起疑。

另根據史料指出,紅樓的動工之日是在1908年6月1日(圖2),這一天據農民曆記載,此日乃「月破日,百事忌,除求醫外,宜事少取」(圖3)!由此吾人可知,僅用臺灣人的認知來解釋日本人的作為,這肯定是行不通的!八角十字不該視為避邪符號,其象徵的意涵肯定另有所指。

圖2:出自漢文臺灣日日新報,1908年9月27日第4版(圖/黃正安)
圖2:出自漢文臺灣日日新報,1908年9月27日第4版(圖/作者提供)
圖3:西門紅樓開工日之吉凶說明(圖/黃正安)
圖3:西門紅樓開工日之吉凶說明(圖/作者提供)

再來,你有沒有發現西門紅樓文史工作室負責人─黃永銓先生的說法,都是引述別人的靈異經驗!倘若其本身具有陰陽眼,那他的發言或許會有參考性,反之老是一味引用他人的話,不免淪為道聽塗說,是其不足之處。

值得附帶一提的是,西門紅樓的官方網站,也針對紅樓的八角造型提出說明:

1908年西門紅樓……由……近藤十郎設計。年輕大膽的創意以「八卦造型」取其八方雲集之意作為市場入口。

讀完西門紅樓官網的敘述,不知大家有何見解?據我查閱「国語辞書─大辞泉」發現,日文中並沒有「八方雲集」這樣的語詞和用法,所以近藤十郎不會懂得何謂八方雲集!

再者,筆者長年研究西門紅樓和近藤十郎,迄今未曾看過近藤十郎有研究中國的八卦,並發揮創意將八卦之形納入市場設計的文獻記載,所以西門紅樓官網的說法從何而來,真是令人好奇!倘若紅樓官方乃至來自各方的讀者們,能提供史料佐證,這真是近藤十郎當初設計的原意,那我欣然接受,願聞其詳!

行文至此,西門紅樓避不避邪、鬧不鬧鬼、創意不創意已是其次,令筆者感觸最深的是,歷史研究人人可作,歷史故事人人可講,但是有根據才講,沒根據不要亂講,請憑證據講!

歷史研究是人文科學的一環,科學講究的是觀察、推論和實證,探討歷史也應以相同的方法為之,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這樣才能以理服人,不是嗎?

最後,容我針對莊永明先生在「台北的西門市場」一文中,其不足之處作補充說明。莊先生說:

有「八角堂」之稱的新起街市場,也稱「八卦樓」,後來後方又加蓋十字樓,使經營空間更大。

上述這幾句話,筆者認為有兩點要釐清。第一,1908年興建的新起街市場,是由八角形的「八角堂」和十字形的生鮮賣場共同建構而成,換句話說,新起街市場是整個市場的總稱,八角堂僅是新起街市場其中一部份,吾人不該以局部(八角堂)來代稱整體(新起街市場),這一點在臺灣日日新報的報導中,早有明確的界定(圖4~6),主從之間的分別不容混淆。

圖4:出自臺灣日日新報,1909年5月9日第3版。(圖/黃正安)
圖4:出自臺灣日日新報,1909年5月9日第3版。(圖/作者提供)
圖5:出自臺灣日日新報,1920年7月16日第7版。(圖/黃正安)
圖5:出自臺灣日日新報,1920年7月16日第7版。(圖/作者提供)
圖6:出自臺灣日日新報,1928年4月27日第2版。(圖/黃正安)
圖6:出自臺灣日日新報,1928年4月27日第2版。(圖/作者提供)

第二,八角堂也被稱作八卦樓(圖7),這一點沒說錯,但是後來後方「又加蓋」十字樓使經營空間更大,這樣的說法就大有問題!根據台灣日日新報的記載,八角堂和十字樓的設計是在同一時間完成(圖8),是出自近藤十郎的手筆,且無孰先孰後之排序問題。

圖7:出自漢文臺灣日日新報,1909年5月11日第5版。(圖/黃正安)
圖7:出自漢文臺灣日日新報,1909年5月11日第5版。(圖/作者提供)
圖8:出自漢文臺灣日日新報,1908年3月26日第2版。(圖/黃正安)
圖8:出自漢文臺灣日日新報,1908年3月26日第2版。(圖/作者提供)

文/文史愛好者 黃正安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