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腕自殺有多可怕?他在清理死亡現場的同時,也看見最慘痛人生真相

2016-07-05 17:25

? 人氣

目睹最悲慘的死亡現場,清理血跡液體等穢物,這樣的工作在日本稱為「特殊清掃」。筆名「特掃隊長」的他,從大學以來20年都持續這樣的工作,看遍獨居死亡、自殺、車禍現場等死亡的姿態,他也從中悟出一些人生道理……

我的人生不只是「決鬥」,而是「血鬥」。

聽起來或許有些駭人,但是,清掃死亡現場過程中,經常會遇到只能用「血鬥」來形容的可怕場面,其艱難簡直如人血搏鬥一般。需要血鬥的工作絕大多數是割血管自殺。這種場面給人的衝擊實在強大,彷彿是想透過視覺傳達死者的訊息。雖然不一定真的留下什麼意念,但至少當下確實震撼人心。

接到一個委託我前去特殊清掃的工作。一打開小套房的大門,連身經百戰的我也驚愕不已,鋪設的地板全都染成紅黑一片。我聞過無數次直衝腦門的血腥味,但卻和腐爛惡臭一樣,過了一會嗅覺便會習慣,只是心理調適的時間會比嗅覺長。

「人竟然有這麼多血!」看著大量流出來的血,我不禁驚訝地嘆息。

「又是自殺嗎……」

住在這裡的往生者似乎是割腕自殺,發現時已經太遲了。染成酒紅色的被褥和衣服令人怵目驚心,但是對我來說,蔓延至地板的一片褐色造成的衝擊才是強烈,特別是四濺至牆上的黑色血痕顯得更加駭人。

我看著濺至高處的血痕,心想:「這好像是電影場面,人割腕會噴那麼多血嗎?應該也有割喉吧?」往生者是割喉,還是割腕,其實完全無關我的工作,但駭人的程度讓我忍不住揣想著。

「這實在很難清理啊,到底要從哪裡開始呢?」流得滿地的血,其中有的已經變成固體,有的是半固體,有的則還是液體。再怎麼細分,作業流程也不會有多大改變,因此,我決定不要想太多,趕緊進行。

作業當天,我蹲在地板上,默默地從角落刮除這些血痕。這是一項非常需要耐性的枯燥工作。人血乾掉的部分就像硬脆的麥芽糖,很容易剝除;半乾的部分則像一層厚厚的蠟,不是那麼容易刮掉。至於未乾的部分,就像擦拭半溶的巧克力。

持續做著單調動作時,就算心裡想著其他無關工作的事,身體還是會持續進行手邊的工作,也不用深究自己眼前到底是什麼,說實話在這種情況下,就算肉體十分辛苦,精神上還算輕鬆。

然而,隨著工作時間不斷增加,我的身體也在不知不覺中滿是血污。尤其是雙手和手臂,簡直如浴血戰場。場面之駭人,我想可能會讓人一看就昏倒吧。

「往生者到底幾歲?」
「為什麼想要自殺?」
「為什麼選擇用這種方式?」
「家人受得了嗎?」

工作時要是忍不住想這些,心臟必定難以負荷。

「我只是個清潔工啊」,面對這樣的工作,我只能在內心吶喊著,拚命將自己從那現實中抽離,只是清掃魂一旦被點燃,便難以澆熄,而滿天的思緒只會讓自己更難受。那個當下,往生者、穢物和自己彷彿處在三角關係裡,令人難以抽身。面對這樣的工作,我不知道是因工作太苦,或是現實太過沉重,我會莫名地冒出一身惱人的黏汗,有時眼淚甚至會不聽話地掉下來。

似乎每隔一段時期就會出現自殺潮,一段時期又會平息,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有人認為其中一項因素是受到「氣壓的影響」。經常面對死亡的我常想,這世上是否真有一股使人萌生自殺衝動的氣流?難道沒有人能夠阻止這股氣流?

我們每天面對的是一場場決鬥,但我們只能選擇義無反顧地奮戰,每個人都在艱苦中奮鬥求生,而我的人生還有很多場血鬥等著我奮戰。

● 風傳媒提醒,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一位清掃死亡現場者20年的生死思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