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益中專欄】公共住宅只是一根浮木,我們需要更多的救生艇!

2016-05-31 10:54

? 人氣

「巢運」為什麼要集結?就是要讓公民知道,你們擁有改變自己人生的能力!(圖/社會住宅推動聯盟提供)

「巢運」為什麼要集結?就是要讓公民知道,你們擁有改變自己人生的能力!(圖/社會住宅推動聯盟提供)

台北市議員徐弘庭一個引發輿論眾怒的公宅提案,要求「市府推動公營住宅方案應依公民參與及I-Voting精神,以基地為圓心,周邊直徑一公里之居民,舉辦2次以上公聽會,並獲得多數居民同意後,始得進行設計規劃。」這個惡意提案最多時竟有56人連署(整個市議會也不過才63位議員),在廣大網民與公民團體抗議之後,民進黨、親民黨、民國黨已全數撤簽,目前剩28位議員連署,已低於半數。

講白了,議員選舉需要金錢贊助、需要樁腳動員,能提供這些資源的,絕對不會是廣大的平凡選民們,而是極少數高階層、高社經地位者。這些高階層者不但是有房者,往往還是擁有很多間房的大戶。未來新蓋的公共住宅品質佳、管理好、租金又低,以後年輕人不需要買房、也不用被迫去租又貴又髒的破房子,這些既得利益者當然跳腳,忙著對議員施壓。

不過,公宅面臨的壓力不只有這些,建商團體們也是磨刀霍霍。

比方建商團體向行政院表示,「新政府不宜再興建20萬戶的社會住宅,否則會造成供給量過剩,並會使房市雪上加霜。」他們還提出建言:「目前全台多達120萬戶的餘屋量,新政府應構思如何使空屋流動,建議可善用蚊子館或聯開宅改建社會住宅,透過只租不售的方式,如此以來才可以解決餘屋過多的危機。」

這種建言乍聽很有道理,都已經有120萬戶空屋了,幹嘛還要蓋公共住宅?

我首先反問建商,都已經有120萬戶空屋了,幹嘛還要蓋新的建案?你們的新建案最該停止興建吧。

接著,我也希望大家來想想,那為什麼會有120萬戶空屋擺在那邊不賣也不租?

有一次我去營建署開會,會中有個教授說,晚上去重劃區看都是黑壓壓一片,這些房子都沒有賣出去,放著很可惜。我馬上回她,我說這些房子都賣掉了,而且都是投資客在買,買了不出租,因為租金太少又會使房屋折價,他們在等的就是房價炒高然後轉手賣掉!

可是我們常看到空屋一放就空了好幾年,這樣投資客撐得住嗎?

我有個好朋友在新北市土城買了一間房自住,現在市價大概新台幣1600萬元。有一次,我問他房子每年要繳的房屋稅與地價稅加起來大概多少,他說他不知道。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原來是太少,他根本無感。後來他去翻了他們家的稅單,他告訴我每年要繳的房屋稅只有新台幣8100元。怎麼會那麼少呢?因為他那間七年的新屋,在政府的評定現值只值68萬元,然後他持有的土地,在政府的公告地價是14萬5000元,所以地價稅只繳了290元。

換句話說,這間市價1600萬元的華廈,在政府眼中,它只值82萬元。

我接著問他那台80萬的國產車每年要繳的牌照稅與汽車燃料費多少錢?這次他馬上回答我,大概是1萬6000元。反觀市價1600萬的房子卻只繳8400元。

法國知名經濟學家、《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湯瑪斯.皮凱提(ThomasPiketty)訪台時,當他聽到我國房地產持有稅竟然只有美國的十分之一,他說:「這種超低稅率,等於鼓勵富人買房囤房,必須調高房產持有稅,而且應採累進稅率,讓擁有多房者每年繳很高的稅,才能達到公平目的。」

還好,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已經注意到這個荒謬的現象,他認為,台灣房市的亂象,有很大的原因來自稅制的混亂、不公,造成房屋稅、地價稅、房屋評定現值等與市場行情脫鉤。一定要從源頭—稅基評定基礎全面檢討,稅基做好了、站穩腳步了,才能往前邁進。

對廣大年輕與弱勢族群而言,公共住宅是他們在居住正義汪洋中最後一根浮木,煩請這28位市議員手下留情,留一條活路。至於高達120萬的空屋,如果可以透過稅制改革,大量囤房者課重稅,提供出租或轉作社會住宅者課輕稅甚至免稅,則會是一艘又一艘的救生艇。

民主政治選舉可貴之處就是「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既得利益者深知此點,所以他們人少但團結;廣大公民不懂,人多卻如同散沙。「巢運」為什麼要集結,就是要讓公民知道,你們擁有改變自己人生的能力!

註:28位議員名單:徐弘庭、王鴻薇、陳重文、陳義洲、闕枚莎、陳錦祥、李傅中武、戴錫欽、汪志冰、秦慧珠、應曉薇、吳志剛、王欣儀、李芳儒、陳炳甫、郭昭巖、林亭君、陳永德、吳世正、陳孋輝、厲耿桂芳、葉林傳、李新、吳碧珠(以上國民黨)、陳彥伯、潘懷宗(以上新黨)、林瑞圖、陳政忠(以上無黨籍)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