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復活節起義」100周年 《紐時》社論「愛爾蘭擁英國文化」引爭議

2016-03-28 18:13

? 人氣

都柏林舉行大規模軍事遊行,紀念「復活節起義」100周年(美聯社)

都柏林舉行大規模軍事遊行,紀念「復活節起義」100周年(美聯社)

愛爾蘭於27日舉行史上最大規模軍事遊行,紀念100年前在首都柏林爆發的「復活節起義」(Easter Rising)。愛爾蘭國防軍主牧師馬蒂岡(Fr Séamus Madigan)為捐軀的叛軍們祈禱,肯定愛爾蘭已經迎來新的和平,「我們珍惜這和平,有如我們平等地珍惜這座島上所有的孩子。」他並說,愛爾蘭如今吟唱新的「同情、包容及參與」之歌。

愛爾蘭總統希金斯在郵政總局前置上花圈(美聯社)
愛爾蘭總統希金斯在郵政總局前置上花圈(美聯社)

這場發生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叛變延續了6天,雖以失敗告終,但對愛爾蘭脫離英國統治的歷程具有重大歷史意義。愛爾蘭共和派武裝分子在1916年4月24日發動叛變,佔領了郵政總局做為總部,宣布愛爾蘭自英國獨立。近500人(包括116名英國士兵)在起義間喪生,約2500人受傷,16名領袖受到處決。原先不怎麼支持獨立的人民轉而支持起義者,最終帶來愛爾蘭在1922年的獨立。

其中一名遭處決領袖的曾孫菲力普斯(Ben Phillips)表示,他依然敬賞100年前起義者的勇氣與犧牲,「他們發動叛變時,已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他說,「他們挑戰的是一個,除了對上美國以外,從未被打敗的帝國。」

「愛爾蘭認同」在獨立中發明出來?

在百年紀念前3天,《紐約時報》(NYT)刊出歷史學家肯納克(Barry Kennerk)的文章〈發明愛爾蘭人〉(Inventing the Irish)。文中描述愛爾蘭一直有著英國文化傳統,愛爾蘭人的認同是在獨立的努力間被逐漸想像出來的。獨立建國對許多認同英國的統一派人士來說,應該是一個痛苦的歷程。

這篇文章指出,「復活節起義」事件如今成為愛爾蘭國族史的基石,但將英國人視為外國的敵人、以及許多愛爾蘭人的代表性認同,並不如許多人想像的那樣存在於1916年之前。積極爭取獨立的芬尼亞(Fenian)派組織並沒有太多文化規劃,部分國家主義者也意識到他們必須為愛爾蘭的自治運動建立更為穩固的原因。

愛爾蘭人需要一個能與英國人區辨開來的身分認同。新芬黨(Sinn Féin)創始者格里菲思(Arthur Griffith)對於這個問題的回應是,愛爾蘭獨立的基礎,倚賴於蓋爾文化(Gaelic culture)的復興。這包括愛爾蘭語(Gaelic, 也稱愛爾蘭蓋爾語)、愛爾蘭傳統運動(如板棍球(Hurling))與傳統服飾等。

許多愛爾蘭人也曾認同自己是英國人

肯納克認為,這個蓋爾復興運動卻忽視了那些認同英國的愛爾蘭人。1916年以前,大部分民眾接受英國文化傳統。英王愛德華七世(Edward VII)1903年訪視愛爾蘭時受到人民歡迎,許多投入一次世界大戰的愛爾蘭人,也以身為英國軍人自豪。即使是在40年代參與愛爾蘭共和軍(IRA)、鼓吹愛爾蘭國家主義的的都柏林作家畢漢(Brendan Behan),也曾承認他從未感覺自己與英國其他大城市的同齡男子間有太大的區別。

步兵團上尉宣讀1916年《共和國宣言》(美聯社)
步兵團上尉宣讀1916年《共和國宣言》(美聯社)

肯納克表示,100年前,許多愛爾蘭人是認同一個現代、進步的英國的。對於許多在心理上或多或少認同英國社會的人來說,獨立建國是一個痛苦的歷程。他並提到,當對帝國的抵制轉化為對英國的怨恨時,尤其是在貿易上抵制英國產品,將愛爾蘭經濟更推向孤立境地。

文章強調,敵人一直是事件歷程(processes),而非人民。這場紀念儀式應該彰顯的是愛爾蘭的多元性,以仇英的愛國主義面對英國人民並不公平。

最後,肯納克以起義核心地點郵政總局為例,指出在愛爾蘭獨立後,郵政服務也與皇家郵政(Royal Mail)脫鉤,並將郵筒從紅色漆成綠色,「但直到今日,只要磨刮一個舊郵筒的表面,依然可以看見紅色油漆的痕跡。愛爾蘭與英國的關係就是如此地深刻。」

「刮你自己的郵筒」

這篇文章隨即引發爭議。新聞網站「Buzz.ie」描述這是一篇令人讀到「血液沸騰」的文章,並建議作者肯納克「去刮你自己的郵筒」。新聞網站「Irish Central」一篇報導指出,「愛爾蘭人需要一個與英國人區辨開來的身分認同」是整篇文章最荒謬的句子,「愛爾蘭人從未向英國人屈服......且他們對於自決的渴望在每一個世代都一再地彰顯出來。」

肯納克的論點也被抨擊過於強調英國文化,而淡化了歐盟與全球化對當代愛爾蘭的影響。支持愛爾蘭島完全脫離英國統治、中間偏左路線的部落格「白色狐狸」(An Sionnach Fionn)也發文表示,對這種誤導性的文章被刊在國際大報上感到遺憾。

「白色狐狸」表示他贊同英愛之間有著歷史傳統的共通性,「這是在數百年的殖民後難以避免的結果。」他也認為,這篇文章暗指拒絕「現代、進步的」英國,而選擇獨立的愛爾蘭,是國家主義中心、反現代化的。但一個靠著剝削領地而持續擴張的帝國,實在不適合以「進步」來形容。

不列顛群島有著共同文化記憶 對立無法帶來自由

肯納克則在回應批評的短文中澄清,英國文化與大英帝國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他也反對帝國、壓迫與各種形式的不公義,但不支持愛爾蘭以文化上的歧異性攻擊英國人民。他認為不列顛群島共享著共同的文化,愛爾蘭與英格蘭、蘇格蘭或威爾斯一樣屬於地區性的文化,且其間具有兄弟般的共通性。

肯納克也說,他描述愛爾蘭認同是「被發明的」,不代表真實的愛爾蘭認同並不存在。他抨擊的是所謂的愛爾蘭認同如何被用以分裂,而非團結,「以『他者』與『自我』來建立的對立關係,並不會帶來自由。」

都柏林郵政總局上方愛爾蘭國旗降半旗(美聯社)
都柏林郵政總局上方愛爾蘭國旗降半旗(美聯社)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