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請告訴我們─他在哪裡?為了什麼?

2016-03-19 08:52

? 人氣

在北京失聯的專欄作家賈葭。(騰訊大家網)

在北京失聯的專欄作家賈葭。(騰訊大家網)

「文學必須干預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預文學為止。藝術必須干預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預藝術為止。新聞必須干預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預新聞為止。色情必須干預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預色情為止。以此類推。」─賈葭。

大陸知名媒體人賈葭三月十二日在臉書貼了上面那段話;這一天,是他最近還「現身」臉書的時間。三月十五日,賈葭帶著元月才出版的新作《我的雙城記》,從北京機場出發,準備飛往香港參加一場新書分享會,然而,就此失聯,

七十二小時毫無音訊,沒有人知道是誰帶走他、為了什麼、原因是何?當然所有的問題,沒有人給答案。

到底為什麼?賈葭的友朋與同業「揣測」他「可能」捲入「無界」公開信事件,因為賈葭曾透露他在陝西的親人最近遭到公安系統的調查問話。這起事件是在三月四日凌晨,中國兩會開幕時突然出現在「無界新聞」網站的一封公開信,標題是《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署名為「忠誠的共產黨員」,這封信立刻引起海外媒體注意與轉發,不多久,無界網站關閉,恢復時文章當然已經消失。無界內部聲稱是遭到駭客攻擊,但據查並無駭入跡象,且並未對外有任何說明。

無界是去年四月間,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財訊集團、阿里巴巴三方聯合入股成立的新媒體,被視作官方為新疆宣傳、為一帶一路鋪路的媒體。以中國的言論控制或網管,北京當局要查察無界不令人意外,奇怪的是,卻查到了轉發新聞內容的媒體人。媒體所為何事?不過就在傳佈資訊而已。根據賈葭律師燕薪的說法,賈葭告訴他,自己和公開信無關,只是做為普通網友看到並提醒無界的朋友。中國內部網管夠嚴,卻依然出現公開信,能怪網友或提醒的朋友嗎?

根據《端傳媒》的報導,燕薪陪同賈葭妻子到北京公安局查詢,卻一無所獲,律師說:「我們既沒有收到刑事拘留通知書,也沒有收到指定監視居住通知書,因為沒有正式的通知書,我們在北京公安局的接待窗口就被攔了回來,沒有任何答覆,甚至見不到任何具體的負責人。」甚至,無法確定賈葭到底涉入哪一個案件,「沒有消息。沒有通知書、沒有抓捕現場、沒有見證人……現在所有的判斷都只是猜測。」類似案件不是第一次。

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第73條和83條的規定,案件涉及國家安全,無論刑拘或是指定監視居住,均可以不通知家屬。這個國安條款,成為過去無數維權人士、律師或媒體人無端「人間蒸發」的尚方寶劍。這樣的維穩手段,叫人心生畏懼,更叫人心生厭恨。

劉曉波得了諾貝爾文學獎踏不出秦城監獄,楊繼繩得了美國哈佛大學頒發的尼曼學會授予「萊昂斯新聞良知與正義獎」出不了國門,維權律師陳光誠出逃…,維權律師大批入罪,二00八年,《南方周末》的中國憲政夢,竟成為醒不來的噩夢。不論律師或記者、作家,他們能對國安造成多大危害?律師是為人辯護者,竟因辯護而下獄;記者和作家只一管筆書寫真實與良心,卻個個處於時時可能被拘遭審押而不放的危機中,與「坑儒」何異?崛起的中國,不明白他們愈是不肯放棄千年以來封建皇權扼殺言論的維穩手段,愈是不可能達到「文明崛起」的可能。中國,距離文明太遠太遠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