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又天專欄:一返方言的小克─香港改歌神曲(3)

2016-01-16 06:10

? 人氣

香港漫畫星光大道上,小克作品《聾貓》。(Mpc116ven /維基百科)

香港漫畫星光大道上,小克作品《聾貓》。(Mpc116ven /維基百科)

和梁柏堅在《後九七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同一章出現的,還有漫畫家詞人小克。這位小克比一般改歌能手更強大的地方在:他自己包辦MV了。小克在香港的《東TOUCH》雙週刊有專欄,每期兩頁彩色漫畫,有時候他就在上面寫歌詞,每格一二句,刊出以後有人感興趣,錄好音,直接配上那一格格畫面,一部堪比正規出品的MV就完成了。

小克的代表作是「聾貓」系列,那兩隻貓熊的賣點是習慣性的聽錯字,把諧音笑話鬧到盡;小克創作過許多角色,其中只有這聾貓意外被網友轉錄轉錄再轉錄,然後紅了。後來小克也就在玩諧音的改詞中經常讓聾貓出場,如最近這首〈Let it go〉改編版〈Let’s Eat 糕〉:

(按:堆砌食物也是粵語諧趣歌曲的一個傳統,大抵食物最能引起人們的親切感,而且比色情更加老少咸宜。)

小克在改詞生涯裡的得意代表作〈一支得啩〉(直譯:一支可以吧?),也是改林夕的詞、澤日生的曲。它最大的成就是:漫畫在《東TOUCH》刊出後不久,原唱陳奕迅就打電話找到小克,說想在電台節目上唱這個改編版。小克高興壞了,而我們也就有了一首原汁原味原唱的改歌。歌詞對照如下:

小克的漫畫。(作者提供)
小克的漫畫。(作者提供)

歌詞
 
歌詞2
 
歌詞3
 

做到隻積:曾見於許冠傑歌曲〈半斤八兩〉。「積」是撲克牌裡的Jack,比喻辛勞工作的人。這句歌詞和〈半斤八兩〉所講的一樣是打工仔成日賣命卻得不到什麼發展的生態,乃至懷疑是否要靠女兒收紅包才能過年。

雞糊上落:「雞糊」猶我們說的推倒胡、屁胡。上落:上下。這裡歌詞講的是自己十三么這樣的大牌,被對家沒番或只有一兩番的小牌搞掉了。麻將真是僅次於食、色的改編題材。

這闋新詞,完全原曲憂傷、鬱結的情調,而且笑中有淚、淚中有笑,在荒誕之中有著意志不堅的生命之重。於是歌者唱來,可以「入戲」,也可以「作戲」;陳奕迅的演繹,更舉重若輕地唱到了既入戲、又出戲,從而能讓一切曾經想戒掉什麼、結果什麼都沒戒掉,最後「最想戒走承諾」的同胞大眾,都得到某種程度的會心與紓解。一言以蔽之:場合對了。最後,陳奕迅又來一句「戒煙熱線」口白和咳嗽聲,更加抵死。又有,後來我寫信問小克最後一句「牛頭角」是什麼意思,小克答:本來只是為了押韻,硬湊上去的地名,豈料後來一查,香港的戒菸中心真的就在牛頭角,也是冥冥中自有巧合了。

小克的漫畫合集,我先前在台北的誠品也看過,但那時我還不很懂粵語,而他有很多篇是手寫粵語文,密密麻麻的,不是一般能輕鬆一兩眼看過去的漫畫,就沒買。而這時我到了香港,讀了他的詞,聽了他的歌,真是如獲至寶,後來便把他的書都買全了,而那夾雜書面語、口語和外來語的粵語文,我也都靠查、靠問,又買了一堆講解粵語白話的書,一句句把它都弄懂了。

我深深感到了粵語文化的生命力,更感到,當前保育粵語的主力,是這樣一批面向大眾的詞人、漫畫家、作家;那種傳習著正統文學和語言學的學者,在檯面上只起到小部份作用,然而底下也提供著不少支持。碩士班時我讀過民初章太炎反對國語政策,主張「一返方言」的意見:保持各地的方言文化,但以共同的文字、文學傳統和書面語作為聯繫中國的紐帶。章太炎的意見沒有得到青睞,然而在英國殖民地的香港,這種支持本土文化的做法,卻被英國當局以制衡中國中央政權的考量而實現了。過去我們看到的港片,聽過的粵語歌,到現在這些繁雜茂盛的創作,都是它的成果。

尤其可幸、可貴的是,它這方言文化的發展,首要的目的,是為了生趣,而不是為了反中國、反中央之類的政治考量。把粵語或其他本土語言加上反抗、抵抗的政治意味,當然也一直都有,但英國人沒有把這一層用意操作成首要,只是任其自然發展,而也就達到了這樣的效果;而國民黨與中共就愚蠢得多,堅持國語政策,便把本來也是本國文化資產的方言弄成了仇敵。時至近年,香港與中共的矛盾愈加劇烈,粵語文化也愈來愈被加重反共的意味,這不是一種可幸的發展。蓋一種語言的生命力,它之所以能吸引人前來瞭解,學習,最重要在它的生趣,在它所包羅的食、色甚至麻將牌戲的花樣,而不應在一時一世的政治上的對抗。是這些生趣使它得以對抗,如果為了對抗而失了生趣,那麼徒留口號,也就無法對抗了。

我來香港的確是來對了。下期我們繼續談。

小克作品集。(作者提供)
小克作品集。(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敝人同門師姊梁偉詩的文章〈從小克〈一支得啩〉說起〉,摘錄如下:

由漫畫家小克操刀的〈一支得啩〉,改編自林夕年度力作〈一絲不掛〉,為響應本年5月31國際無煙日而寫就的「戒煙歌」。在短短十日之間,網上點擊率已超過二十三萬人次,遠遠拋離同期的「網絡改編詞」。〈一支得啩〉的廣泛流行,固然得力於漫畫原載電台推介、陳奕迅拔刀獻唱;關鍵的是,小克的改編詞既嬉笑怒罵地講出戒煙者心聲,小克「一條龍服務」的手繪漫畫更惡搞了官方沙畫(〈一絲不掛〉)MV──把沙堆形塑成向上飄的煙圈,主人公就在煙圈的漩渦中深陷翻滾,配上「煲煙詞」更維肖維妙──「誰當初想擺脫薄荷煙感受/過後誰人在遙控煙癮裏浮遊/食到呼吸困難才知變心癮毒咒/這煙蒂其實說到底還拿捏在手/不食不慣只等我給衛生署長擒獲/志明春嬌多仰慕戲中千嬅文樂….」

另一方面,「改編詞」作為新晉詞人自我磨礪的必由之路,也有人認為「網絡改編詞」,其實肇始於當今主流詞壇的重要詞人愛往高深裡寫,偶爾艱澀難懂。「網絡改編詞」正好填補了大眾對於流行歌詞,想要聽得過癮、容易上口的心理需要。正如林夕〈一絲不掛〉借鑒自《楞嚴經》佛偈,必須咀嚼再三才得箇中三昧。小克〈一支得啩〉講煲煙煙癮寫開枱打雀,的確令不少聽眾大呼過癮──「誰在摸我肩膊或是其實沒打牌觸覺/無奈欠一根煙似絕章一索」──甚至連「打牌搭膊頭唔老黎」的民間世俗小迷信也不介意照顧周到,自是博得熒幕前普羅網友一粲。  (原載於2010年6月11日《信報》文化版,頁51。)

*作者台北人,台灣大學歷史系學士,北京大學歷史系中國近現代史碩士,香港浸會大學人文與創作系博士候選人;作家、歷史研究者、也是漫畫工作者。2013年創辦「恆萃工坊」,目前的產品有《易經紙牌》和《東方文化學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