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懶人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閻紀宇專欄:「背棄」,川普時代美國外交政策的關鍵字

敘利亞北部,與美軍合作的庫德族戰士(AP)

敘利亞北部,與美軍合作的庫德族戰士(AP)

好萊塢黑白兩大硬漢丹佐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與布魯斯威利(Bruce Willis)曾在1998年合作一部電影《緊急動員》(The Siege),描述紐約市遭到一連串恐怖攻擊,聯邦政府史無前例下令戒嚴,陸軍101空降師(101st Airborne Division)進駐布魯克林(Brooklyn)緝凶。後來真相大白,作案的「恐怖分子」原本是波灣戰爭(Gulf War)之後,美國在伊拉克秘密扶植的反薩達姆(Saddam Hussein)組織,後來被美國政府背棄、被伊拉克政府屠戮殆盡,少數倖存者漂洋過海來到紐約,充分發揮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對他們的精良訓練,只不過目標不再是推翻自家暴虐政權,而是要報復一個辜負他們的外國政權。

川普突然下令撤軍,從五角大廈到盟邦都猝不及防

2018年12月19日,美國總統川普突然下令從敘利亞撤軍,從五角大廈到國務院顯然都表反對,除了土耳其之外的相關盟邦也猝不及防,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全球打擊伊斯蘭國聯盟」總統特使麥戈爾克(Brett McGurk)以辭職明志。川普再度證明他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也就是「美國獨行」(America Alone)。一時間「betray」(背棄)成了國際新聞熱門字眼,然而遭到背棄的並不是他的國安團隊或者盟邦,而是敘利亞北部的庫德族(Kurds)。

敘利亞北部,庫德族民族為陣亡戰士哀悼(AP)
敘利亞北部,庫德族民族為陣亡戰士哀悼(AP)

目前駐紮在敘利亞的美軍其實不多,以特種部隊為主,大約只有2000人,但是他們對敘利亞北部大約300萬庫德族人意義重大,不但是一道屏障土耳其威脅的長城,而且雙方有相當成功的合作經驗。過去4年,庫德族的角色絕不只是「被保護者」,他們更成為美國打擊「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在敘利亞勢力的尖兵。2017年10月7日,伊斯蘭國盤據3年多的「首都」拉卡(Raqqa)終於失守,立下大功的正是以庫德族戰士為主力的「敘利亞民主軍」(SDF)。

這4年時間,美軍與庫德族可說是互蒙其利、相得益彰。極盛時期,庫德族控制大約1/4敘利亞領土,包括許多珍貴的農地與石油產地。攻城略地之後,庫德族會建立地方事務管理機構,逐步奠定並擴大自治區的規模。伊拉克庫德族曾舉行獨立公投,但在國際社會幾乎無人支持。敘利亞庫德族顯然比較務實,最重要目標是爭取在戰後保持最大的自治地位。

敘利亞北部,與美軍合作的庫德族戰士(AP)
敘利亞北部,與美軍合作的庫德族戰士(AP)

庫德族在敘利亞與伊拉克崛起 土耳其大感不安

敘利亞內戰在2011年3月初爆發,一開始是遜尼派阿拉伯人(又分與西方國家合作的溫和派,以及帶有恐怖組織色彩的極端派)反抗什葉派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敘利亞的庫德族則在2012年7月趁勢崛起,建立「羅亞瓦」(Rojava,意為「西部」)或「西庫德斯坦」(Western Kurdistan)自治區,向伊拉克北部的庫德族自治區看齊。

庫德族長期被稱為全世界規模最大的「沒有國家的民族」(stateless people),敘利亞與伊拉克的庫德族追求自治甚至獨立,卻讓北方的土耳其大感憂心。因為土耳其南部接壤敘、伊兩國的地區正是庫德族的大本營。根據法國巴黎「庫德族研究中心」(Kurdish Institute)的統計,土耳其的庫德族至少1500萬人,比敘、伊兩國加起來還多。

敘利亞北部,與美軍合作的庫德族戰士(AP)
敘利亞北部,與美軍合作的庫德族戰士(AP)

土耳其中央政府長期壓制庫德族分離主義勢力,很快就發現光是在國內用兵並不夠,伊拉克庫德族自治區已難以撼動,但是對於敘利亞的「羅亞瓦」自治區必須及早處理。從2016年8月開始,土耳其發起「幼發拉底河之盾行動」(Operation Euphrates Shield),對敘利亞北部大動干戈。而庫德族的自保之道,就是進一步強化與美國的合作關係,並以打擊伊斯蘭國的戰功證明自身的價值。

對川普而言,這是「歐巴馬的戰爭」

敘利亞內戰遇上近代最「厭戰」的美國總統歐巴馬,以及全力保護阿塞德政權的俄羅斯與伊朗,加上利比亞內戰對歐美國家造成的創傷,其實結局早已注定。川普向來認定敘利亞內戰是「歐巴馬的戰爭」,是一個他根本不想接的燙手山芋,之所以沒有在上任後立刻撤軍,其實是看在伊斯蘭國的分上。

等到伊斯蘭國疆域日蹙、軍力大減,川普對這盤棋再也沒有任何興趣。12月14日川普(Donald Trump)與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通電話,艾爾多安直接拿「伊斯蘭國已不再是威脅,美軍無須長駐敘利亞」這個論點質問川普,沒想到川普當場就承諾會從敘利亞撤軍,顯然完全沒想到與美軍並肩作戰的庫德族,沒想到俄羅斯與伊朗會獲得什麼樣的戰略利益,沒想到此舉會對美國在中東與世界各地的盟邦與夥伴釋出什麼樣的訊息──尤其是美國在中東地區最重要也最忌憚伊朗的兩個盟邦:以色列與沙烏地阿拉伯。

2018年12月20日,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宣布辭職,這是他的辭呈(資料照,AP)
2018年12月20日,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宣布辭職,這是他的辭呈(資料照,AP)

各方批評如潮水般湧來,華府最受尊重的閣員馬提斯掛冠求去,在辭呈諄告誡川普「我們的國力必然與我們的盟邦及夥伴息息相關。美國是自由世界中不可或缺的一分子,我們若不能維持一道強有力的同盟,並且好好尊重這些盟邦,我們就沒有辦法保護我們的利益,也沒有辦法好好扮演自己的角色。」

川普的反應是惱羞成怒,迫令原本計劃2019年2月從容離職的馬提斯2018年底就走人。

川普:美國維持強大軍力,但不會再當「世界警察」

他知道自己此舉大失軍心,於是在耶誕節之後上演一齣「勞軍秀」,偕同第一夫人梅蘭妮亞(Melania Trump)飛往伊拉克的一座美軍基地,對官兵發表談話,再次強調他的核心原則:美國不會再當「世界警察」。如果伊斯蘭國敢再招惹美國,他會動雷霆之怒;但除此之外,敘利亞的事與美國無關。

從另一個層面來說,川普口口聲聲要讓全球最強大的美軍更加強大,但是這支勁旅儘量留在家裡,國際上的事只要與美國的(短期)利益無關,美國不會投射軍力。川普在伊拉克勞軍時說:「美國如果要為地球上每一個國家作戰,就應該收取報酬(being reimbursed)。我們不再當冤大頭(suckers)。」有分析家形容這樣的思維是「鷹派孤立主義」(hawkish isolationism)。與其說川普是自由世界領導人,不如說他是黑手黨教父。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AP)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AP)

土耳其大受鼓舞,庫德族求助大馬士革

鏡頭回到敘利亞北部,土耳其看到川普「亮綠燈」大受鼓舞,外長恰武什奧盧(Mevlüt Çavuşoğlu)誓言會發動新攻勢,將敘北的庫德族軍隊掃蕩一空。庫德族則大受震撼,在悲憤之餘轉向大馬士革(Damascus)當局求援,歡迎敘利亞政府軍揮軍北上。分析家如此形容:「這是美國(已遭背棄的)盟友向美國的敵人求援,共同抵抗另一個美國的盟友(土耳其)。」

現在各方在曼比季(Manbij)擺開陣勢,摩拳擦掌,新衝突一觸即發。鷸蚌相爭,曾經被川普咒罵為「禽獸」(animal)的阿塞德及其背後的伊朗與俄羅斯,看來會是滿載而歸的漁翁。

眼看局面越來越難堪,華府國安外交高層只能勉力進行損害控管,一方面不能打臉總統大人的成命,一方面要安撫相關國家。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一月將前往土耳其與以色列──幫前者踩煞車、餵後者定心丸,但是有川普這樣善變、衝動、不尊重專業的總統,波頓能對其他國家做出什麼樣的承諾?

2018年12月26日,美國總統川普與第一夫人梅蘭妮亞造訪伊拉克美軍基地,為官兵簽名。(AP)
2018年12月26日,美國總統川普與第一夫人梅蘭妮亞造訪伊拉克美軍基地,為官兵簽名。(AP)

華府國安高層進行損害控管 但亂源就在白宮橢圓型辦公室

2018年最後一個星期天,先前痛批川普撤軍決策的共和黨重量級鷹派聯邦參議員葛蘭姆(Lindsey Graham),到白宮與川普共進午餐,出來後聲稱川普會「放慢」甚至「暫停」撤軍行動(川普原本打算30天就撤光);還說川普很明白庫德族的苦難處境。然而同樣的問題:有川普這樣善變、衝動、不尊重專業的總統,一個參議員的說法能當真嗎?

2021年或2025年「川普時代」結束之前,美國的盟邦與夥伴──或許包括台灣──不時要想想這個字眼:betray,背棄。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