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硬派指導教授:恐怖分子也不能妨礙我們做研究!瑞典女教授找來傭兵,從「伊斯蘭國」手中救回博士生

2018-12-14 21:06

? 人氣

特納與祖瑪成了隆德大學校刊的封面人物。

特納與祖瑪成了隆德大學校刊的封面人物。

瑞典知名學府隆德大學最新一期校刊《LUM》的封面人物是一對化學系師生,這原本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但封面上的瑞典文「從IS手中救出博士生」卻說明了這則故事一點都不尋常。原來是該校的化學系教授夏洛塔‧特納,4年前為了營救自己身陷「伊斯蘭國」的亞茲迪學生,與校方商量派出僱傭兵遠赴伊拉克救人,最後這位博士生及其家人成功脫困,並且回到瑞典完成學業。

【延伸閱讀】地表最硬派指導教授》請6個傭兵,把人從「伊斯蘭國」救回瑞典要花多少錢?

伊斯蘭國。(美聯社)
伊斯蘭國。(美聯社)

隆德大學表示,策劃這起行動的教授特納(Charlotta Turner)與校方安全主管古斯塔夫遜(Per Gustafson)過去幾年都守口如瓶,但現在他們決定告訴世人這個故事的全貌。特納有一位來自伊拉克的亞茲迪學生祖瑪(Firas Jumaah),他在2014年回到家鄉後便下落不明。

誰是亞茲迪人?

亞茲迪(Yazidi)人其實也是庫德族(Kurds)的一支,但一般庫德族信仰伊斯蘭教遜尼派(Sunni),亞茲迪教徒則自成一格、崇拜上帝及其創造的「孔雀天使」(Melek Taus),習俗與其他庫德族大不相同,因此常被視為異端。亞茲迪族人口不到百萬,絕大多數分布於伊拉克北部的尼尼微省(Nineveh)一帶。

亞茲迪的「孔雀天使」神話,雖然在《古蘭經》裡也有類似情節,但主角卻換成了撒旦,因此在部分穆斯林眼中,亞茲迪人根本是撒旦信徒,雙方誤解也造成了亞茲迪人的苦難。亞茲迪教徒與與穆斯林相同,每天要祈禱5次,不過方向是朝向太陽而非聖地。亞茲迪人的聖地是摩蘇爾(Mosul)北部小山村拉利許(Lalish),穆薩菲教長(Sheikh Adi ibn Musafir)的陵墓,教徒一生至少要去朝覲一次。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之一的穆拉德(Nadia Murad)就是亞茲迪人。她所居住的村莊也是在2014年遭到「伊斯蘭國」攻陷,穆拉德與其他數千名亞茲迪婦女一起被極端分子囚禁,遭到虐待並淪為性奴,她的多位家人則慘遭殺害。

同年11月,穆拉德成功逃離伊斯蘭國的掌控,前往德國避難,並成為一名人權活動人士,擔任聯合國人口販賣倖存者尊嚴親善大使。她勇於向國際社會坦露被暴力虐待的遭遇,也極力營救受害的亞茲迪婦女,2016年首度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今年終於獲獎。

原來「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當時攻佔了亞茲迪人的村莊,男人都被殺死,婦孺成為奴隸。雖然祖瑪的太太、小孩、媽媽、兄弟並不住在出事的村莊,但所有人還是嚇壞了,並且立刻開始逃亡。祖瑪知道家人的狀況後,立刻搭飛機趕赴危險的「伊斯蘭國」佔領區。祖瑪說:「如果我不在他們身旁,發生什麼事該怎麼辦?我該怎麼活?

「沒想過老師竟能救我」

祖瑪跟他的家人團聚後,立刻與其他亞茲迪人躲進一間廢棄的漂白水工廠。據祖瑪描述,當地的白天氣溫高達45度,「伊斯蘭國」已經包圍了整座城市,受困者在缺少飲水與食物的情況下,實在不知道能撐多久。祖瑪說,他當時已經完全絕望,便傳了一封簡訊告訴老師發生了什麼事,說自己一個禮拜之內要是沒有出現,大概就沒辦法完成論文了。

除了祖瑪之外,特納也有許多國際學生。(隆德大學官網)
除了祖瑪之外,特納也有許多國際學生。(隆德大學官網)

祖瑪說,自己從未期待一位瑞典的化學教授能為他做些什麼。但接到簡訊的特納非常生氣,她說自己完全不能接受這種狀況,「伊斯蘭國」竟然闖進了她的世界,傷害了她的學生及其家人,而且還打亂了她們的研究!當時還在休假的特納,立刻去找理學院院長幫忙。雖然祖瑪返回伊拉克完全是私人行程,但隆德大學基於人道精神,依舊決定伸出援手。

隆德大學安全主管古斯塔夫遜。(隆德大學官網)
隆德大學安全主管古斯塔夫遜。(隆德大學官網)

校方同意救人後,特納找上隆德大學安全主管古斯塔夫遜(Per Gustafson)幫忙,並且聯繫了一間私人安全顧問公司,展開救援任務。古斯塔夫遜說,這確實是一次特別的經驗,因為據他所知,瑞典任何一間大學都不曾涉入這樣的行動。

傭兵千里救人

由於事關緊急,隆德大學找來的兩車傭兵,幾天之內就趕到伊拉克北部,找到了祖瑪一家人藏匿的廢棄工廠。在傭兵全副武裝的保護下,祖瑪與太太小孩穿上防彈背心與鋼盔,坐了六個小時的車才趕到艾比爾(Erbil)的機場逃出生天,搭機離開伊拉克。由於4位傭兵只能救出祖瑪一家四口,祖瑪必須忍痛放下自己跟太太的其他家人。幸好祖瑪的所有家人也幸運脫困,不過他們返回家園時,發現村莊已經徹底遭到破壞,可能需要好幾年才能恢復原貌。

Firas Jumaah的家人(瑞典公共廣播電台)
祖瑪的家人。(瑞典公共廣播電台)

祖瑪說,我有朋友以為我也許是一個特務,不然怎麼有辦法從「伊斯蘭國」的佔領區逃出來。他們不相信隆德大學的一名教授,竟然能從那種地方把自己的博士生救出來。如今祖瑪已經完成博士學位,他的太太也在隆德大學拿到碩士,一家人都在瑞典安家落戶,祖瑪也在瑞典第三大城馬爾默(Malmö)的藥廠找到工作。

Charlotta Turner(瑞典公共廣播電台)
救出自己學生的化學系教授透納。(瑞典公共廣播電台)

祖瑪說,他在伊拉克從不敢說自己是亞茲迪人,但是他在瑞典卻覺得自己完全融入這個社會,瑞典對所有人都平等看待。祖瑪不打算再回到伊拉克,因為他認為「伊斯蘭國」的極端意識形態猶在,只是在等待適合的土壤再次發芽。隆德大學則說,當初由校方支出的救援費用,祖瑪現在已經差不多還清了。

Firas Jumaah(瑞典公共廣播電台)
隆德大學化學博士祖瑪。(瑞典公共廣播電台)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