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同胞自己救!不畏恐怖伊斯蘭國 伊拉克律師英勇救出500餘名遭綁女性

2015-10-23 19:17

? 人氣

伊拉克律師自力救出了530多名遭伊斯蘭國綁架的女性。(取自推特)

伊拉克律師自力救出了530多名遭伊斯蘭國綁架的女性。(取自推特)

「在與恐怖份子的抗爭裡,只要成功從伊斯蘭國手中救出一個人,我就又打了一場勝仗。」

自力救援遭綁架女性同胞的伊拉克律師艾達希(Khaleel al-Dakhi)

 

2014年8月,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 IS)舉兵入侵伊拉克北部,不願屈服的亞茲迪(Yazidi)教派信徒紛紛逃亡到辛賈爾(Sinjar)山上。槍口下倖存的女性還是難逃被IS俘虜的命運,上千名亞迪茲女性遭到綁架、性侵、當作奴隸販賣,伊拉克政府卻束手無策。

孤立無援的亞迪茲人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拯救自己的姊妹、女兒、母親;在這之中有一名律師艾達希(Khaleel al-Dakhi)卻願意冒著生命危險,日夜籌畫救援行動,透過他成立的平台,已成功從IS手中救出530名婦女及兒童。

已進行救援達年餘

艾達希的救援行動自2014年9月開始。起先,他大量蒐集被IS綁架的女性肉票資料,接著挨家挨戶尋訪受害的家庭,列出了多達3000人的名單。但下一步-「援救計畫」,才是真正最難跨出。

原因在於,IS的統治地區「幅員遼闊」,從敘利亞橫跨伊拉克,如今「國界」還分隔了少數民族亞迪茲人的家鄉-伊拉克城市辛賈爾。

尤其在2014年8月起,IS控制了辛賈爾市約7成土地,亞迪茲人只好逃到山區避難;亞迪茲婦孺不僅時常遭綁架,更有可能因此被帶到IS境內的任何一處,讓救援行動困難重重。

其實,剛開始逃離IS魔掌的首批女孩們,是靠著自己的力量辦到的,「當時,比起這些女孩們,IS更關心他們的武器,所以她們可以不靠其他幫助逃出來,」艾達希解釋道,「而且,那時候IS與辛賈爾的邊界也不像麼的嚴加戒備。」

救援行動風險高

「剛開始時,救援行動真的很艱難。」幸好這些已經逃出來的女孩能提供IS控制區域的描述,讓艾達希在第一次行動就救出5名少女。這些被綁架的女性肉票經常被當作奴隸轉售、囚禁在雇主家中,因此艾達希特別需要她們住所、環境的細節,如此一來才能研擬一套詳細的救援任務。

艾達希的救援行動就像電影《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Impossible)裡一樣,背後需要龐大的消息管道支撐。透過平台,艾達希與一個志在蒐集IS各種訊息的組織合作,這群人走私手機進入IS,以便艾達希與被綁架的女性肉票聯絡所在位置、是否有守衛看守等。

這群人既是線民又像間諜,潛入IS內部,冒著極高的風險帶著被綁架的女性肉票離開雇主家,抵達仍在IS境內的安全屋(safe house)後,他們還要拿著仿冒的IS身分證、藏匿十幾天,直到前線的戰火稍稍停止,再徒步從邊界走到辛賈爾;有時候他們會不眠不休,走上2天2夜,只為了儘快抵達辛賈爾。

 

 

「救出一個人,我就又打了一場勝仗」

「當然會有生命危險,但是我必須拯救族人」,艾達希深知自己若是哪天落入IS的手中,他也難逃折磨和死亡的命運。「我從來不畏懼,因為我的生命並沒有比其他喪命的族人更偉大。但我會保護自己,有更多亞迪茲人還在IS的監獄裡,等著我去解救他們。」

「在與恐怖份子的抗爭裡,只要成功從IS手中救出一個人,我就又打了一場勝仗。」

艾達希訪問每個被成功救出的女性,記錄下她們在IS的恐怖生活。被綁架的女性中包括年幼的孩子,絕大多數都曾被IS成員性侵;這些聖戰士不僅狂妄地認為這個行為有著宗教的背書,更因為亞迪茲人在他們眼中是「異教徒」、「拜魔鬼的人」,而認為性侵亞迪茲孩童根本不是罪。

在官方文件中,IS允許嫁娶年齡僅9歲的女孩,所以小女孩常常被販賣給陌生人當作妻子。

「他們對女性施暴、性侵、強迫她們嫁給許多男人,有時候他們還會強行帶走母親的新生嬰兒;他們也會把婦女帶到奴隸市場,將女人當作互贈的禮物。」艾達希表示他曾經得知一名9歲的小女童被一名中年聖戰士殘忍性侵後,造成生殖器嚴重受傷,差點遭到第2次性侵,這名小女孩最後被迫接受割禮手術(genital mutilation surgery)。艾達希表示,若這些女性試圖反抗,下場就會是關禁閉、被丟在陽光下長時間曝曬或是被殺害。

成功救出後進行身心復健

這些女性逃離恐怖份子的魔掌後,艾達希每月會定期關心並連繫她們,確保這些受害女性能獲得婦科及心理上的治療,也希望能幫助她們繼續過著正常的生活。「那些離開英國、自願加入IS的女性們應該與這些逃出魔掌的辛賈爾女性聊聊,關於被恐怖份子統治的生活。」

「她們(那些自願加入IS的女性)或許不相信你、我或是政府說的話,但是她們只要來到我們這,跟我們的婦女聊過之後,她們就會相信了。」

即使逃離魔掌,這些受害婦女身心理依然承受著龐然巨大的壓力,所受的創傷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抹滅;至今,IS所掌控的地區對女性來說,可能是全世界最殘酷的地區,女性外出必須蒙上3層面紗、有男性親友陪同,若女性被指控外遇,就會遭亂石打死。

但艾達希說他開始在IS的統治裡看見「裂縫」,「在IS內其實有很多間諜,提供我們資訊,也有很多朋友幫助我們就出這些婦孺。」「對我們來說,IS不再那麼的危險,他們正在慢慢變弱。」

儘管艾達希對未來充滿希望,但IS境內目前仍有2500名辛賈爾婦女身處水深火熱之中;只要IS存在一天,艾達希就還有上百場救援任務要執行,讓這些被綁架的亞迪茲女性再度回到她們的家鄉辛賈爾。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