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能逃離他們的魔掌,要我失去雙眼也值得」伊斯蘭國性奴隸少女獲頒人權獎

2016-10-30 08:10

? 人氣

2016年「沙卡洛夫獎」(Sakharov Prize)頒給2位伊拉克亞茲迪(Yazidi)教派女孩穆拉德(Nadia Murad,左)與巴夏爾(Lamiya Aji Bashar)(AP)

2016年「沙卡洛夫獎」(Sakharov Prize)頒給2位伊拉克亞茲迪(Yazidi)教派女孩穆拉德(Nadia Murad,左)與巴夏爾(Lamiya Aji Bashar)(AP)

兩名從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性奴隸地獄中逃出的亞茲迪(Yazidi)女孩,在27日獲頒歐盟的最高榮譽人權獎—— 沙卡洛夫獎(Sakharov Prize),此獎不僅肯定她們致力於替族人發聲,也代表著國際間將不再對IS「種族滅絕」(Genocide)的殘忍行徑坐視不管。

挺身而出 一狀告上安理會

2014年11月,因為買下她的ISIS聖戰士忘記關門,穆拉德(Nadia Murad )才得以輾轉逃到德國,目前正致力替亞茲迪族人發聲。(取自Nadia Murad個人臉書)
2014年11月,因為買下她的ISIS聖戰士忘記關門,穆拉德(Nadia Murad )才得以輾轉逃到德國,目前正致力替亞茲迪族人發聲。(取自Nadia Murad個人臉書)

「他每天都性侵我,強迫我穿暴露的衣服,還虐待我,我很想逃跑,但是一名士兵攔住我,那天晚上,我就被打了...」穆拉德(Nadia Murad )成功逃跑後,她不是躲起來暗自療傷,而是選擇一狀告上聯合國安全理事會(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想讓全世界都知道ISIS對亞茲迪信徒所做的惡行。

現年23歲的穆拉德,在2014年11月輾轉逃到德國,至此之後,她接受媒體採訪分享她的故事,她發起解放亞茲迪性奴隸運動,想在有生之年內藉全世界的手,制裁那些殘忍至極的聖戰士們,「只有在那些還在水深火熱中受苦的亞茲迪女孩被釋放、我的族人們在這世界有一席之地、我能看到那些人付出代價,我才算真正找回我原本的生活。」她說道。

「只要能逃出來,失去雙眼也值得」

當年才16歲就被ISIS抓去當性奴隸,對巴夏爾(Lamiya Aji Bashar)來說:「就算我會失去雙眼,我也要逃離他們」。(AP)
當年才16歲就被ISIS抓去當性奴隸,對巴夏爾(Lamiya Aji Bashar)來說:「就算我會失去雙眼,我也要逃離他們」。(AP)

與她一同獲得這項殊榮的,是今年才18歲的巴夏爾(Lamiya Aji Bashar),4月才成功逃離IS魔掌的她,從她的臉上依舊仍可看見地獄的痕跡,她在逃跑過程中不幸踩到地雷,同行的另外兩名女子當場死亡,她總是稱自己為「幸運兒」,用右眼跟臉上的傷換來活下去的希望。

今年才18歲的巴夏爾(Lamiya Aji Bashar),是名亞茲迪(Yazidi)教徒,在ISIS追捕中不慎誤觸地雷,奪走她的右眼,也在她臉上留下傷疤。(AP)
今年才18歲的巴夏爾(Lamiya Aji Bashar),是名亞茲迪(Yazidi)教徒,在ISIS追捕中不慎誤觸地雷,奪走她的右眼,也在她臉上留下傷疤。(AP)

「只要能逃離他們的魔掌,要我失去雙眼也值得。」巴夏爾說道,在被當作性奴隸的日子裡,她被隨意買賣無數次,最後是靠家人付錢給人口販運分子,她才得以逃到德國。聖戰士們將性奴隸當做玩物,更建立所謂的「性奴資料庫」,還會用通訊軟體進行買賣,就連年僅8歲的小女孩也不放過。

國際組織以頒獎表重視

「對於她們的勇氣跟高尚的作為,我用再多的言語也無法形容。」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的議長舒爾茨(Martin Schulz)說道,「今天,那些淪為ISIS性奴隸的受害女性們,會知道有這兩人正在替她們發聲,更代表著我們不會再坐視不管,也讓那些受害者們知道,她們可以逃到歐洲,在這裡找到安全的居所。」

歷史上,南非前總統曼德拉、民主鬥士翁山蘇姬跟馬拉拉等人也曾獲得此殊榮。

亞茲迪教徒遭迫害 被視為撒旦的信徒

穆拉德(Nadia Murad )前往希臘的難民營,探視住在那裡的亞茲迪族人,彼此分享各自慘痛的回憶跟對未來的期望。(AP)
穆拉德(Nadia Murad )前往希臘的難民營,探視住在那裡的亞茲迪族人,彼此分享各自慘痛的回憶跟對未來的期望。(AP)

如同穆拉德與巴夏爾的亞茲迪教徒們,原本居住於伊拉克北部的尼尼微省(Nineveh),屬於一神教,崇奉「上帝」(Yezdan),特別崇拜「孔雀天使」(Melek Taus),但卻被多數的穆斯林視為撒旦的信眾,也因此自古以來衝突不斷。

【延伸閱讀:孔雀天使帶領 亞茲迪教徒掙扎求生

但ISIS卻在2014年8月,明目張膽入侵亞茲迪教派信徒聚居的村莊克丘(Kocho),並下令他們在5天內改信伊斯蘭教,否則男性將處死,女性淪為性奴隸,小孩更被抓去培養成娃娃兵,目前有9成(約50萬人)的亞茲迪教徒依舊在ISIS的控制下。

【延伸閱讀:伊拉克亞茲迪裔議員控訴:我們快被滅族,但世界袖手旁觀

「希望我是最後一個到這裡來的女孩」

兩人除了此次在人權的努力上獲得肯定,穆拉德更在9月被邀請擔任聯合國的親善大使,替人口走私受害者發聲,正如同她在聯合國安理會上所說:「我不是生來就是個好的演講者,我也沒有想過我會遇到這些世界領袖,我更不知道有一天我會代表這麼沈重又艱難的議題。」

她繼續說道:「但我會繼續前進,有一天我會在海牙法庭看著那些施暴者的眼睛,大聲告訴全世界他們做了什麼,如此一來,我的族人們才會從受傷中痊癒,我才會成爲到這裡來,向你們述說這個故事的最後一個女孩。」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韓亞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