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馬習會,能曖昧出一座歷史豐碑?

2015-11-08 07:10

? 人氣

馬英九總統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起進入會場。(仇佩芬攝)

馬英九總統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起進入會場。(仇佩芬攝)

七日,臺灣最高領導人馬英九與大陸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新加坡見面,這次習馬握手,應該是繼1945年毛澤東與蔣介石握手之後,最有影響力的兩黨(岸)最高領導人又一次握手。

有媒體翻開歷史,發現當年蔣介石對到重慶會談的毛澤東以「先生」相稱,而兩黨內戰之後,互相則以匪互罵,一方是共匪赤匪,一方是刮民黨蔣匪幫,互相匪化直到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才告結束。由此可見國共兩黨在語言與意識形態方式上,何等的一致與低趣,對待自己的政治對手,非敵即友,只有戰爭對決,伴之以惡罵,沒有政治妥協,也沒有基本尊重,只會挾國家、國民,以圖自己黨派的天下。

不要以為兩岸最高領導人握手了,就可以立一個劃時代的豐碑,如果要立碑的話,當年蔣毛重慶談判,從結果看,肯定是國共兩黨的罪惡碑,也是中華民族的恥辱碑,當年國家已自由獨立,兩黨卻不能和平開啟新政治進程,造成了四年內戰,犧牲數以百萬計的軍人與平民生命,還有後來長達半個世紀以上的軍事對立。

「共匪」(毛澤東)的第三代領導人習近平(鄧、江、胡應該算一個政治時代)與「蔣匪」(蔣介石)的第三代領導人七十年後的今天又互相以先生相稱,這讓世人看到了某種希望,或有了更大的想像空間。

然而,兩岸最高領導人如果不能真誠地面對歷史,那麼,他們就不可能真誠地面對現實,而只會在歷史與現實的政治問題上玩曖昧,那麼是難以在國家民族歷史上樹立有價值的豐碑。

國共兩黨問題,是歷史遺留問題,1945年兩黨已有雙十協定,要共同致力於建設自由民主憲政的新中國,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社會自由化,但為什麼國民黨失敗於政治協商,而中共卻成功於國家內戰?

國共兩黨如果對歷史沒有深刻的反思,對各自的歷史責任沒有應有的擔當,對內戰造成的國家巨大災難沒有懺悔、真誠的謝罪,而只有隨機性的互相政治利用,習馬見面不可能是歷史性的,因為歷史性的會面,必須面對歷史問題,並要致力於影響國家的政治未來。

臺灣國民黨發出的聲音是,這次會談不會發表政治聲明,不會簽署政治協定等,只是一心想維護台海現狀,或者利用機會謀取自由的經濟利益,如此這般,使瀕於下臺的國民黨,在島內有一些面子,或者還有一絲希望挽回敗局。

這說明國民黨已頹勢盡現,他們當年的政治制高點被中共搶得(當時中共強烈要求全國民主化普選、軍隊國家化等等),而現在的國民黨,既無力於高喊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也無力當面要求中共兌現歷史承諾,對大陸日益惡化的人權狀況,國民黨也把它看成與自己無關的事情,不予置評。某種意義上,國民黨已放棄大陸,只圖所謂的兩岸和平,劃海而治,不統不獨,維持現狀。

所以馬英九或國民黨與大陸的政治關係變得非常曖昧,大陸高調紀念反法西斯與抗日戰爭勝利大閱兵,在宣傳上仍然貪天下之功為已有,與當代時毛澤東反侮國民黨蔣介石不抗日,下山摘桃子,仍然一個口徑,現在這樣的黨國領導人,突然搖身一變,成為文明的「先生」,要知道,「先生」在傳統中國人的眼中,是多麼值得尊敬的身份與稱謂?

馬英九先生應該清楚,兩岸和平從來不是兩岸或兩黨領導人和談出來的,現在的兩岸和平,是世界經濟市場造就的,也是世界政治格局造成的,當年毛澤東敢於炮擊金門(毛澤東幾次在中央會議上提到炮擊金門:「炮擊金門,就是要幫助蔣介石守好金門。」),其它國家都旁若無事,隔洋觀火,現在呢,炮打一次試試?不是美國不答應,而是全世界人民都不答應。

國共兩黨在兩岸問題上,現在是下半身思維,那邊廂的,期待與大陸做些生意,讓臺灣的經濟看起來好看一些,人民怨言少一些,以期獲得長久的執政權;這邊廂的,慷大陸人民之慨,時不時的恩惠對方,希望通過經濟的方式,逐步增大增強自己對臺灣的影響力。

中共對臺灣並沒有改變自己的政治圖謀,就是放長線釣臺灣,從江澤民時代開始,對台戰略就是威逼利誘,威逼不成就利誘,利誘不成就威逼,江時代為影響臺灣選戰,阻止民進黨上臺,軍方不惜對台發射「飛彈」,結果沒有幫成國民黨,反而幫成了民進黨,後來只能改為利誘政策。如果既不能威逼,又不能利誘,後果會如何呢?那就是將其劃為敵對勢力。

大陸人民與臺灣社會都已開始致力於上半身思維,即要解決兩岸問題,首先是要解決大陸的政治體制或意識形態問題。但兩岸領導人嚴重滯後,毛蔣時代是空對空鬥爭,然後直接墮落到下半身思維,那麼,兩岸領導人或兩岸先生的大腦與上半身在哪裡呢?我們看到的是,他們只有曖昧,沒有上半身的思維,不敢共同面對真正的歷史問題與現實政治問題。

如果習近平能夠勇於面對國共兩黨的歷史,並對國家民主憲政有一個期許,那麼,這次會談必然會記入歷史,因為政治家或政黨領袖共同面對國家宏大主題時,有了政治的高度與歷史的深度,如果握一次手,做大的僅僅是兩岸生意,只會被世人視為兩個政客的借著兩岸話題進行政治表演。

習近平也許可以幫助馬英九,譬如讓馬英九到大陸擔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甚至主席,但習近平能夠幫助國民黨麼?幫助國民黨奪臺灣的執政地位,相當難,即便想幫,也還是幫倒忙。

那麼,習如何用上半身思維來幫助難兄難弟國民黨呢?

讓國民黨到中國政治的前方來,當年國民黨在前方抗日,現在可以讓國民黨到中共的前方來搞憲政實驗,在海南或廣東、福建建立國民黨代表處(當年國民黨允許共產黨在重慶設立辦事處),允許大陸公民加入國民黨,五年以後國民黨可以參選大陸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並參與競選大陸縣長市長。

如果在政治上幫助國民黨,並通過國民黨這樣一個支點,撬動大陸的民主憲政進程,這樣既給國民黨一個政治空間,又給了大陸政治改革一個契機。

所以,如果習馬會面能提升到政治層面,劃時代的豐碑,基本就可以矗立起來了。

*作者為大陸人士、旅美學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