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百年政黨的致命沉疴─從宇昌案到台中歌劇院看官箴敗壞

2015-11-04 05:50

? 人氣

台中歌劇院。(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

台中歌劇院。(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

從去年1129九合一選舉中國國民黨慘敗以來,很多人都在問:「這個百年大黨到底怎麼了?」「怎麼會搞成這樣?」而最簡單的迴避問題方式就是找個人開刀,把所有問題都丟給少數冒在浪頭的黨領導人,合理化地解釋黨的衰敗是因為「某些不夠好的領導人把黨的聲望搞差了」。所以搞成這樣是馬英九的問題,是洪秀柱的問題,甚至現在已經開始發酵是朱立倫的問題了!殊不知,這麼輕易的歸罪二、三人解套,卻忽略了黨的文化本質才是衰敗的真正原因,也喪失了這個百年大黨真正改革、重新振衰起敝的機會。

筆者當然無意為這些個百年大黨的領導人們脫罪於該黨的衰頹之責,事實也正是因為他們的領導風格讓這個百年大黨的本質文化走向「等因奉此」的虛假奉應政風,甚至敗壞官箴亦所不惜,但求保住政權在握。 晚清譴責小說名作《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作者吳趼人在書中描寫當時亂世的總總現象,著重描繪人性的醜惡,尤其洋場與官場中的人、事荒誕。印諸這個百年大黨這些年來的衰頹走向,今人實不遑多讓乎古人啊!怎能讓人不興嘆矣!

就以二 O 一二年影響總統大選結果至鉅的宇昌案來看,時任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主委,美國芝加哥大經濟學博士出身的劉憶如,以其高知識學者背景的部會首長之尊,挾「誤植」〈?〉的虛假資料,配合府、院、黨暨協力媒體全面對競選對手發動人格謀殺式的汙衊攻擊,乃至不惜賠上國家正要起步發展的生物科技產業。這樣的政務官「風骨」、「氣節」,今日其個人的司法敗訴卻怎麼也挽不回、彌補不了我們國家這四年的政經淪喪與其 百年大黨 的衰歿了。

再看看去年1129九合一選舉,選前一個月臺中市政府一直狂打臺中歌劇院的廣告。那三、四個禮拜臺中市政府瘋狂地利用臺中歌劇院辦各種大、小型活動,目的無非是為胡市長已經在臺中執政十三年卻低迷不振的民調、聲勢加分。三、四個禮拜,辦了一、二十場活動,熱鬧之餘,事實卻是:臺中歌劇院工程當時尚未完工,更沒完成履勘、驗收等程序,卻只為了市長的參選而拚命辦活動,甚至不顧參加活動的支持者的安全危慮,違法濫權至為明顯。這樣的選舉文化難道就是 這個百年大黨標榜的民主法治嗎?至於已經定讞的檢察總長違法監聽國會議長、洩密案,那更是經典之作了!

從中央到地方,原本應該嚴守「文官中立」之民主基本法則的政、事務官們,在選舉或政爭過程中配合其在上位的長官、參選人違法濫權至此,後面一旦有了任何閃失,責任該誰負責呢,還不是這些倒楣的配合演出政、事務官公務員們!更糟糕的是這樣的作法,從中央到地方嚴重敗壞了整個政府的官箴文化,做了最不好的公務員示範。

試想,一個個頂著國外碩、博士頭銜、歷練過中央部會、地方政府首長的國家公務系統楷模們,都可以為了一己或長官的選情或政爭,無視於行政程序正義至此,那我們老百姓還能對這個政府的官箴、風氣、 這個百年大黨的政風本質有所期望嗎?我們還能相信整個政府的其它施政、處置沒有任何其它為某些有力人士〈如頂新者流〉而忽略程序、正義,便宜行事的可能嗎?我們還能指望這個政府真的為我們一般庶民大眾主持公道正義嗎?任何稍有法治觀念的公民,還要默許這樣的法治沉淪,成為沉默的共犯嘛!

筆者是公教退休人員,但筆者要嚴厲譴責這樣的蔑視法治政客作為!更呼籲政風、監察、司法單位應該中立、積極執法。別讓臺灣的民主法治蒙羞!也呼籲各政黨鬆開操控文官體系的黑手,請幫我們所有的高、中、基層政務官、公務人員留住一點文官清正官箴治風,保住文官一點尊嚴與政道風骨、典範好嗎?

至於九局下半二出局後換了投手的這個百年大黨,如果還是不能勘破自己這樣的本質沉疴,還沉醉在上位者的宮廷大戲中,繼續以美麗的話術玩弄這些虛假政治手段,那麼真正愛護這個百年大黨的支持者們也許該認真思考看看,以敵為師,從民進黨二00八重挫到今天的重振聲威,也許讓這個百年大黨真正在野一次,才真能讓這個百年大黨重新學會如何作為一個民主政黨,並重新呼應民意的需求而振作起來。

*作者為退休公教人員,葫蘆墩季刊主編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