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馬克宏不得不低頭的「黃背心之亂」:6個QA看懂法國近年最大抗爭

2018-12-05 16:15

? 人氣

《France 24》說,馬克宏雖以中間路線自居,並未在意識形態的光譜上偏向兩端。他的政策確實不受庶民親睞,但在今年7月的一份民調中,反倒有超過5成的企業經營者認為,馬克宏的施政確實「令人滿意」,法國的外國直接投資(FDI)也重回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的高點。但海外資金流入法國,都市以外的地區顯然感受不到好處,青年人的失業率也依舊居高不下。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Q. 為什麼抗議者如此憤怒?

《紐約時報》巴黎分社社長魯賓(Alissa J. Rubin)認為,馬克宏當初說要降低失業率、努力拚經濟,改善法國人民的生活,但是許多法國人覺得這張選舉支票並未兌現。根據法國公共政策研究所(France's public policy institute)的調查,法國收入落在最後四分之一的家庭,其收入大部分都是原地踏步、甚至大幅降低,退休者的經濟狀況更是幾乎全面倒退—與此相對,富人們的財富卻是節節高升。

2018年11月27日,法國總統馬克宏發表能源政策演說。(AP)
2018年11月27日,法國總統馬克宏發表能源政策演說。(AP)

「黃背心」最初的支持者幾乎都來自大都市以外的鄉村地區,魯賓說他們是高度仰賴汽車營生或通勤的小本生意老闆、獨立承包商、農夫、卡車司機,他們的收入往往只能剛好跟支出打平。簡而言之,他們就是馬克宏執政下,被剝奪感最強烈的一群人。因此,燃料稅調漲真的會影響到這些人的生活,於是成為民怨潰堤的突破口。

這些身穿「黃背心」的抗議者抱怨,如果他們再窮一點,政府反倒會發給他們救濟金。但原本應該是社會穩定力量的廣大中產階級,如今有相當一部分人成了「剛好處在貧窮線以上的非窮人」。這使得他們剛好領不到補助,又沾不到馬克宏政府親商政策的好處,使得生活難以為繼。領不到補助不打緊,政府又猛盯著他們口袋裡的錢,想要挖出來再補助健保、社會安全、失業補助金跟再生能源,民怨於是大爆發。

Q.「黃背心之亂」會如何收場?

法國政府對12月8日的第四場「黃背心」抗爭嚴陣以待,內政部長卡斯塔內(Christophe Castaner)也呼籲「黃背心」運動的和平參與者,應該跟暴力分子劃清界限,不要參加12月8日的抗議。不過專精法國政治的英國華威大學(Warwick University)教授席爾茲(Jim Shields)研判,這場「黃背心之亂」的熱潮,可能會逐漸消退。

這從最近三個周末的抗議人數也可以看出端倪:30萬、16萬、13萬。何況法國政府已經願意在燃料稅調漲的問題上讓步,第四個周末(12月8日)還會有多少人上街,將會是一個重要的觀察指標。不過席爾茲也認為,即便「黃背心之亂」平息,但法國民眾對於馬克宏的憤怒不會消失。這股怒氣未來如果繼續醞釀,並且以其他形式再度出現,對馬克宏來說可能更加危險。

比利時也出現「黃背心」之亂。(美聯社)
比利時也出現「黃背心之亂」。(美聯社)
比利時也出現「黃背心」之亂。(美聯社)
比利時也出現「黃背心之亂」。(美聯社)

席爾茲說,退休金與失業保險改革都極具爭議,很難想像馬克宏要如何在不發生流血抗爭的情況下完成這兩件事。無論法國的「黃背心之亂」走向如何,「黃背心」已經成為最新的反政府象徵—比利時日前也有數百名示威者,在首都布魯塞爾穿著黃背心走上街頭,抗議高稅收和生活費用高漲。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